章节目录 大结局(TE)
作者:酒多麻呆      更新:2015-10-10 14:13      字数:29033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bingdi.cc

    ps:te拖了这么久真的不好意思,诸位书友如果细心一些的话,去翻翻这个时间段书呆的更新大概就能发现,书呆在这段时间可以说是一年中最忙的时期了……

    ps2:本来打算顺着和谐的风气和谐掉一些的,不过想想何必这样呢,都大结局了,抱一抱都出事基本所有小说都得跪吧,所以如果这本书因为这个te被和谐了,请大家帮书呆烧点香……

    ps3:he被点娘吃掉了,如果手机有缓存还好,没有缓存的话就只好加书呆的群来看了,缺的章节书呆想了些办法就是恢复不了,真想看只能去书呆的群了,缺什么书呆都可以将原稿发到群上,不过原稿就是原稿,有些和实际发布的有些出入,书呆也没有那个时间修复

    群号是二九八一五二七四六。

    那么,大家等待多时的te,开始了。

    ————————————————正文——————————————

    泪水还在一滴滴的低落,但神情却是不再绝望,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泪水停留的地方,一滴,一滴,又一滴,水珠集结在一起,然后滑落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函的身体越发的凝实,已经没有了一丝虚幻的地方。

    四周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担心自己产生的些许气流都可能将苏函刚刚凝聚的身躯再次吹散。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灵魂燃烧殆尽的身躯既然又重新凝结了,那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消散,燃烧灵魂的代价,已经被那一粒种子全部偿还了,一切都在等价交换的范围之内,虽然用一个世界拯救一个灵魂十分奢侈,但无疑,效果显著。

    “我还真是没用啊……整天只会让你们流泪。”

    紫和cc感受着头上那略为粗糙的感触,看着那曾经一度以为不会再睁开的眼睛,心中的情感再也抑制不住,即使是不知度过了多少岁月的妖怪贤者,也压制不住眼中的泪水,让其肆意的奔涌而出。

    “呜呜呜呜……真是太好了……呜……苏函大哥……”

    “塔兹米,多大的人了还哭得像个小孩子一样是干什么。”

    捂着脑袋的塔兹米抬起头,眼眶红红的看了看敲了他脑袋的蕾欧奈说道:“蕾欧奈大姐,你自己先擦擦再说我好么,不说玛因她们,赤瞳不也哭了么……”

    “就你废话多。”

    显然,蕾欧奈不是讲理的主,塔兹米脑袋上又挨的一拳就是铁证。

    阴阳师群体和英灵集团之中传出了各种各样的话语,看他们带着欣慰的微笑,就知道肯定都是善意的私语。

    在这一片细密的嗡嗡声之中,爱丽丝轻轻的捏了捏铃鹿的手,帮她擦了擦已经花掉了的脸轻声问道:“你不过去么?”

    铃鹿看着抱成一团的苏函一行人,再看了看站在一旁似乎很想加入进去,却碍于面子又没有理由只好站在一旁装作高深,却一直往苏函那边瞟的闪闪,轻轻的摇了摇头。

    “你放弃了么?”

    听到爱丽丝的询问,铃鹿轻轻的说道:“从一开始,其实我便没有与她们竞争的资格,他们之间的羁绊,是长达数千年沉淀的感情,根本不是一个等次的啊。”

    “所以你放弃了么。”

    “没有失去真的不知道珍惜,其实,如果不贪心的话,如今的我已经足够幸福了,能和他住在一起,每天能够看到他,早上一起吃早餐,等待他回来吃午餐,在晚上责备他中午不会来吃午餐也不通知一声,然后一起吃晚餐,互说晚安后结束这一天,然后第二天再次开始。”

    爱丽丝静静的听着铃鹿的话,什么都没有说。

    “就是这稀疏平常的日常,这经历了百年几乎一成不变的日常,已经习以为常的日常,就在刚才我才发现,如果有一天结束后,第二天,他却再也不会出现在早餐餐桌上,这却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所以,这样就够了,不贪心的话,现在已经足够幸福了。”

    说完,铃鹿紧紧的扣住爱丽丝的手,看着她脸带羞红却又被扣住走不开的模样,继续说道:“我不是还有你么。”

    ……

    ……

    ……

    在好好平复了那失而复得的激动后,苏函摸了摸有如同树袋熊一般抱在他大腿上就是不下来的芙兰和萝兰,示意她们松开他后,慢慢的站了起来,刚刚站稳,两个小家伙又立刻扑了上来,对于这种行为苏函也只好苦笑。

    不只是两个小家伙,cc也是紧紧的搂住苏函的手臂,仿佛要将它揉入身体中一般,现在她一分钟都不想和苏函分开。

    “我不是已经……怎么会……”

    能够换取极强力量的代价就是将灵魂彻底燃烧殆尽,一旦开始就算是苏函自己也无法停下来,绝对会将灵魂燃烧得干干净净,就是这么霸道的方法,才能够换到更为霸道的力量,因此,苏函自己都从未有一丝幻想自己还能够活下来。

    事实上,蓬莱药和那根本不知道原理的复活币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苏函的身体消失,蓬莱药没有任何让其恢复的迹象,苏函的意识消失之前,复活币的窗口也没有弹出的意思,那就是说明,它们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所以,苏函在激动过后,更多的是不解。

    “天真,真是太天真了,苏函,没有本王的允许你怎么可能随便的去死?”

    总算找到机会说话的闪闪抓起苏函的前襟,恶狠狠的说道:“所以不要再给我来一次了,你的小命早就不是你的东西了,身为本王的收藏就要有收藏的觉悟,自己破坏自己还算什么收藏!”

    虽然闪闪的话是这么讲,但苏函还是清楚她话语中的意思,没有第二次救他的东西了,自己的小命自己珍惜点。

    面对一个傲娇你没有一点傲娇语翻译能力根本没办法好好做朋友的。

    “就算是我也不会整天想着去拼命啊~这种事一次就够了,再来就饶了我吧,吉尔~”双手举过头,苏函做出投降的模样,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保证了。

    “算你识相。”得到还算满意的回复,吉尔松开了苏函的衣襟,点点头:“这种事应该也不会有第二次了,这种规模的灾难,再来一次谁都受不了。”

    即使是英雄王,要她承担整个世界未来命运走向这种事情也是压力巨大,吉尔也不想再试试这种感觉了,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一切突发事件都在可以应对的程度内,虽然牺牲众多,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哟,苏函小哥,真的不加入我的军队么?如果你愿意的话让你成为王位之下第一人也不是不可以哦!”

    “呀~征服王,虽然这个提议很诱人,但能不动武的话,我真的已经不想再参与这种纷争了,实在是太累人了~”

    “果然拒绝了么~这次我这边也算是损失惨重了,如果有小哥加入进来的话,倒是一件美事啊~不过果然没那么容易么~”

    征服王脸上没有丝毫失望的表情,用他的话来说,招募手下就像泡妹子一样,先问了再说,连问都不敢问,还怎么招揽手下?

    “征服王,你的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苏函可是本王的收藏,你这是在挑衅本王么?”

    虽然苏函已经明确的拒绝了,但吉尔还是相当的不爽,如果不是魔力消耗太大了,而且打了这么一场大规模的战役,论谁在短时间内都不想动武,她早就掏出ea给他一发了。

    “嘛~嘛~别那么小气嘛~我这不是问问,而且还被拒绝了么?如果英雄王殿下看得上我哪个部下,他只要愿意跟着你,我伊斯坎达尔绝对不说二话。”

    征服王一脸的坦然,当着别人的面挖人墙角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

    “哼~就你手下那堆杂鱼,根本比不上苏函的一根指头。”

    两个王者互相抢着自己的所有权,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不该高兴的好,话说本来自己就不是谁的所有物吧……

    苏函看了看身旁cc那有点不对劲的脸色,觉得还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好,但骑士王和贞德的到来让苏函这个打算失败了。

    “很纯粹的圣光,很高兴能与您并肩作战。”

    称呼从你变为您,可以看出天主教的圣女贞德如今对苏函的尊重,能够拥有如此庞大纯粹的圣光,必然是天父所爱之人,这是贞德的看法。

    伸出手与贞德握了握,苏函轻轻一笑:“只是不知轻重的拿命来赌的力量,并不值得称道。”

    “可以为了世界牺牲自己,我为之前的无理向您道歉了,苏函阁下。”

    看到苏函和贞德松开手,亚瑟王脱下自己的护手,将那纤细的手臂伸向苏函:“您刚才释放出的光辉无时无刻不在灼烧着我那肤浅的认识。”

    “过去的事就给它过去吧,而且我真的没有那么伟大,骑士王这么夸我真的无地自容了。”与亚瑟王也握了握手,苏函的脸都微微发烫了,果然无论什么技能都是没有圣骑士那自带光环的装b效果大。

    “以后请多多指教。”

    “嗯,有机会的话。”

    感受到亚瑟王手掌微微用力的力量,苏函也回以一丝力量,算是以此泯灭之前的所有误会,以后,就算是朋友了。

    巨大的统合军机甲走到了苏函不远处,上面那熟悉的队徽让苏函立刻明白了这两个机甲的驾驶员到底是谁。

    与骑士王和贞德告了声罪,苏函带着cc走向那两个机甲。

    “嗤~”

    两部机甲的驾驶舱打开,两个穿着黑色统合军制服的驾驶员从机甲上跳了下来,落地后摘下头盔,向苏函敬了一个军礼。

    “统合军除虫小队斯科特。”

    “埃尔文。”

    “请队长指示!”

    “少来了,你们两个,现在你们军衔比当年的我还大了吧。”

    看着两个本来是青年的家伙已经变成大叔了,肩膀上也挂上了上校的军衔,苏函倒是有些感慨,看来每个世界的时间轴走的都是不一样的啊。

    “十七年不见了,队长。”

    即使已经位高权重,但他们没有丝毫轻视眼前这个看外表比他们年轻的人,他们之所以能在那场大战中活下来大部分还是靠苏函,没有苏函,也就没有他们之后的成就。

    “看你们混得不错我也就放心了,不过你们就这么做队长么,手下的兵都不管了么?”

    大家一股脑就被宝石翁转移出来,然后整个世界都被闪闪轰了,也没有什么打扫战场的说法,虽然失去弟兄是一件悲伤的事情,不过至少赢了战争,弟兄们都不是白死的,所以大家的气氛都还算可以,统合军的士兵们有的坐在驾驶室舱边缘互相聊着家常,有的干脆就直接离开机体围成一圈,有的大笑,有的大哭,反正乱的不行,反正都打完了,队长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不是让他们放松一下嘛,等会基地传来整编命令的时候会让……”

    “滴!!!!!!!!!!!”

    几乎所有统合军的机体驾驶舱内在一瞬间就被红色的警报灯染红,从打开的驾驶舱内部传来了刺耳的警报声,这警报声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明所以的看向那一堆统合军的机甲。

    “怎么回事!”

    斯科特和埃尔文快速的跑向机体,其他统合军士兵也在进行同样的动作,无论什么情况,在发出红色警报之后驾驶员都要立刻回到驾驶舱待机,这是写在条例中的。

    “发生了什么事?”

    苏函和cc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担忧,这种时候响起的警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轰!!!!!!!!!

    “那是……”

    巨大的爆炸在远处发生,整个天空都被染成了一片通红,时钟塔那标志性的大时钟被剧烈的爆炸掀飞到空中,然后散碎成一堆碎屑……

    “统合军的主基地?”

    剧烈的爆炸在继续进行,如同巨灵神一般守护在统合军总基地的battlefrontier庞大的身躯竟然被人一刀两段,上半身沿着平滑的切口就这么缓缓的滑落,在滑落到一半的时候,断口处巨大的爆炸就将它的上半身直接炸得旋转着栽向了地面。

    这时候,任谁都知道事情不妙了。

    但,这并不是最不妙的。

    英灵之中,开始有不少英灵刚才还在和旁边英灵聊天打屁的家伙身体开始虚化,然后消失不见,这说明,他们被召回英灵殿了。

    不是群体召回,而是个体消失,而且时间不一样,所以,结论是……

    “魔法师那边出事了!全体,集合!rider和assassin驰援本阵!全力保护魔法师!”

    吉尔的声音立刻让英灵队伍行动了起来,机动性最高的两个职业迅速冲向理论上是最安全的本阵,而其他职业也自发的集结了起来,即使集结过程中不断有同伴消失,但是各个英灵们还是神色坚毅的补上空缺。

    英灵们的心理素质可见一斑。

    “敌袭!!!!!”

    高空中,处于宇宙上的统合军巡洋舰和驱逐舰正一个接着一个的爆炸,而无数的飞龙也从宇宙中突破了大气层的阻碍,从高空落下。

    下一瞬间,天空中再次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

    战火,莫名的就再次燃起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它们怎么还有剩下来的?!”

    比起英灵们的淡定,夜袭带来的士兵们还处于骚乱之中,本来就是最弱势的他们在刚才也是死伤最惨重的,几乎一半以上都战损了,现在满身血污放松了下来的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种结果。

    “泽尔里奇,你确定东方那边已经封闭了入口么?!”

    吉尔的声音也有点焦急,这边并没有出什么岔子,抑制力创造的那个世界已经将所有被侵蚀的世界全都囊括了进去,如果东方那边也成功封闭了入口,那么理论上它们应该已经被她的乖离剑彻底毁灭了才对,连同那些被侵蚀了的世界一起。

    唯一可能的,就是东方那边出现了什么岔子。

    “我敢保证,他们绝对封住了入口,为了配合这边的动作,他们还有数百兵士没撤出来就已经封闭入口了。”

    泽尔里奇一点都不敢马虎,虽然他是打着少花点力气少拼命的想法,但真的打输了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他虽然能穿越个个平行世界,但世界都毁了他也躲不掉的。

    就在泽尔里奇信誓旦旦的保证的时候,一大片魔法光泽加上各种魔力对撞的光华快速的向着本阵这边冲来,仔细一看,正是刚刚赶过去的英灵们,不过,不止是他们,些许统合军的机体,还有留守的其他英灵也都全力向着这边赶,他们身后,无数缭绕着黑色气息的疯狂的追击着,强烈的碰撞就是在这一追一逃的正中心爆发的。

    “怎么会这样……”

    为了让另一个入口万无一失,不单是东方的英灵,其他月世界中能够称之为战力的人物,比如二十七祖和各个家族全都加入了另一个入口的守卫,然而,如今战团中,除了黑白姬两个祖之外竟然都是他们这边的英灵和统合军的部队保护着魔法师们向这边突击,其他的愣是一个都没有见到。

    反而对面滚滚而来的骑兵队无边无际,覆盖了整个视界,放眼过去,无论长度还是宽度,根本看不懂他们的尽头。

    旌旗摇曳,上面,全都是汉字!

    “这些……都是东方英灵的部队?!”

    东方的英灵,先不论武力值如何,指挥力在西方英灵看来都是强得令人发指,毕竟一个军队里面单单千人将就有好几十甚至上百,更不要说是那些军队的总指挥了。

    比起大部分带几百上千人打一场战役都是宏大的史诗战役的西方英灵,东方英灵最大的特点就是追随英灵非常多,几乎都是一人成军的类型,所以他们在被安排在另一个,直面几乎无穷无尽黑雾生物的入口,因为,他们单论军队几乎也是无穷无尽的,更何况,他们之中,不乏武力值爆表的家伙。

    比如说……

    “啊!!!!”

    两个骑士英灵被掀飞上天,他们的身上,都有着几乎能将他们拦腰斩断的巨大伤口,一个黑色魔雾缭绕的武将连看都不看被他掀上天空的骑士,一拍胯下的骏马,化为一道黑影,将前方刚刚调转马头准备拦下他的那个骑士懒腰斩断,手中的大戟斩杀了那个骑士的瞬间后随手一转。

    大戟立刻变为了一张金色的硬弓,拉弓,射箭,金色的能量箭瞬间刺穿了三名飘在天上准备魔法的魔术师的护盾,将他们串成一串烤串。

    捏住绕到身后将短剑探进他铠甲中的刺客的脖子,武将将其拎在身前,放声大笑:“吕布奉先在此!竟无一人能挡我三招么?!”

    “不对劲,这些不是原来的东方英灵。”

    之前就说过了,只有非混沌邪恶或者守序邪恶的英灵才会在召唤的行列,虽然东方的英灵大多都是混沌中立的,但庞大的基数还是让东方的术士们召唤出了一批守序中立以上的英灵,虽然闪闪不负责那边,但他们的旗帜她还是知道的,凭借她过人的记忆里,她发现,这里面,竟然没有一张她见过的旗帜,虽然上面有些汉字是她见过的,但旗帜的花纹却是不一样!

    “这些,都是混沌中立之后的英灵!”

    也就是说,都是此世之恶的窃取的范围之内!

    但是,此世之恶的核心应该已经被消灭了才对,为什么?!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这个想法。

    但是,这里面不包括苏函。

    在那滚滚的骑海刚刚出现的时候,苏函便死死的看着一个方向,不是中心,不是两边,只是在一个十分不显眼的位置,一个赤果上身,手握巨斧的男子似笑非笑的随同骑海一同前行,在无数骑兵英灵之中丝毫不起眼,但,苏函却一眼就认了出来。

    因为,它虽然名不经传,几乎所有的英灵都不会认得这个连英雄都算不上的家伙,但,他却是所有事情的源头,此世之恶真正的根源……

    “安哥拉·曼纽……”

    在苏函注意到他的时候,两人莫名的联系也让他同时注意到了苏函,之间他咧嘴一笑,立刻举起了手中的宽刃战斧。

    一股极其不妙的感觉涌上苏函心头,连迟疑都没有,立刻对坐在辉舟之上,重新开始指挥大军的闪闪吼道:“吉尔!小心七点钟方向!”

    黑色的能量匹练横跨整个战场,于一瞬间将战场分割为两半,无论是东方的英灵,还是西方的英灵,都被这匹练从中间破开,切口如镜面般平滑。

    那匹练,就如同在天空拉了一片黑色的幕布一般,横断了整个战场,将闪闪辉舟几乎从中间对半平分。

    如果苏函没有提醒的话,那么,辉舟连同闪闪在内,就真的要被从中劈开了……

    辉舟变为两半,失去了它的光芒从天空滑落。

    闪闪不得不跳下已经失去效力的辉舟,落在了苏函的身旁,脸上,充满了愤怒与不甘的表情。

    “这个只会偷袭的杂碎!”

    呼啸的烈风在众人身边挂过,无数的空气,沙石涌向那黑色的幕布,而那深邃可怖的黑色也开始慢慢退去,另一面的景象开始从灰暗到明晰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只有地面那深深的沟壑告诉众人,刚才那一击不是梦幻。

    “这是什么威力啊……”

    周围到处都是抽冷气的声音,就算是英灵们都开始窃窃私语,讨论如何躲避那一击。

    刚才那一击虽然似乎杀伤范围并不长,只是一条线而已,但是,只要处于那一条线上,就算是最擅长防御的英灵都不敢说他们能够接下那一击,那黑色的幕布根本就不是攻击的颜色,那是因为那攻击切开了整个空间,让另一半天空的光线一丝都透不过来!

    对界宝具!

    所有英灵最终都得到了这个令人惊骇的结论,随后将目光投向了吉尔。

    “拥有盖亚权能,可以分割世界的宝具世间只有两把,一把是我的乖离剑,另一把,就是东方传说中将天地劈开,终结混沌的——盘古斧。”

    闪闪将乖离剑紧紧的握在手中,神色有些阴沉:“不,盘古斧已经不能称为宝具了,那是属于抑制力的力量,抑制力留下的,唯一能够让他们亲自干涉世界走向的方法——通过使用它毁灭一个影响世界走向的平行世界,达到修正的目的……”

    那是真正的对界,不,对世界宝具,由抑制力使用的话,一击就会摧毁一个世界,就如同吉尔刚才所做的那样。

    因此,刚才那看似无人能挡的一击,只能算是随手一挥而已。

    这已经完全是规格外的武器了。

    本来在骑海之中毫不显眼的家伙瞬间就如同被标注了一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那标注,就是他平举的战斧,以及战斧前端,那空无一人的巨大裂缝。

    “他连抑制力的武器都得到了么……”

    苏函嘴中发苦,抑制力的武器都已经被他得到了,所有邪恶阵营,甚至混沌中立阵营的英灵都归于他的麾下,这说明了什么,几乎所有英灵都已经想到了。

    在他们自以为胜利的时候,他们的大本营,已经被别人彻底洗劫了,源世界,已经沦陷了……

    东方的骑兵们停在了百米开外,而西方的英灵们也于他们对面列好了阵势,双方泾渭分明,各种气势对撞而产生的乱流让两者之间的百米之地空气涌动,根本没有一丝正常的风向。

    然而如果从高处望下去的话,西方的英灵就算加上那不足五万的统合军机甲,在东方的骑海面前,也只是如同一小潭清泉中的一片枯叶一般,数量上的差距令人心惊。

    如果不是召唤强力英灵的魔术师自身实力都比较强,在被东方英灵突袭时死掉的几乎都是小门小户,英灵中坚力量并无大碍,这一仗,也完全就不用打了。

    至少大帝如今只剩六万的军势,斯巴达两百余勇士,几乎完好的贞德将领卫队,圆桌骑士团都有保存,这使得两者之间的差距还没有达到令人绝望的地步。

    不过,就算杀气已经将周围的空气搅得暗流奔涌,但两边依然保持着克制,骑海中,安哥拉·曼纽从中缓缓的走出,吉尔,也从英灵们让开的道路中走了出来。

    “此世之恶。”

    “你们英灵到底还有什么底气如此傲慢的与我说话,我名为安哥拉·曼纽,英灵,你并没有与我对话的资格,我不是针对你,而是说在场的各位只有一个人有资格与我对话。”

    安哥拉·曼纽用他言行一致的举动表明了他的立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走出来的闪闪一眼,目光,一直透过无数的英灵,看着苏函。

    “上前吧,我的同胞,不屈于我,将我的力量削弱到从未有过的最低点,让我几乎毫无翻身余地,如同败犬一样在次文明世界中苟延残喘的同胞,你是这世上唯一能够与我同等对话的人,我最憎恨的人,来,在我杀掉你,杀掉你所最珍视的一切人之前,再与我对话一次。”

    在苏函前方的英灵开始一个个侧身向后观看,虽然安哥拉·曼纽的目光是看向这个防线,但他们知道说的并不是他,一个,两个,三个,无数英灵向后观望的姿态,最终停留在苏函面前,英灵转身的同时,也为苏函留下了一条通往安哥拉·曼纽的道路。

    捏了捏cc太过用力而发白的手,苏函带着cc,沿着英灵们让开的道路走向此世之恶。

    轻轻拍了拍因愤怒而不断颤抖的闪闪的肩膀,她何时受过这种待遇,然而,作为一个优秀的统帅,她知道她必须要忍耐,刚才刚刚经过一场大战的众人需要时间恢复体力和魔力,统合军的士兵们也需要时间调整心态,这就是反派死于话多的最根本原因,时间拖得越久,主角一方恢复得也就越充足。

    当然,现在就算是他们全盛的姿态也不一定是对方的对手,但任何一场以弱胜强,都是将弱的一方优势发挥到最大的结果,所以闪闪在忍耐,无比心高气傲的她在忍耐着,等待那反戈一击的时候。

    了解她的苏函当然知道闪闪在用多大的毅力压抑着她自己,不要说对话了,就算是与安哥拉·曼纽稍微对视,吉尔眼中喷涌而出的怒火都会将整个区域变为熊熊燃烧的战场,因此,对话的责任,只能由苏函来承担。

    “你想要说什么。”

    与cc十指紧扣,互相从对方的手中得到一丝的底气,苏函抬起头,与安哥拉·曼纽对视着。

    “现在的情况,应该是你要说些什么才对吧,我的同胞,你不是应该多说一些话让你们自己多恢复一分力量么?”

    他十分清楚!

    “你,就那么自信么。”

    虽然对方一开口就说出了自己这边最致命的地方,但苏函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这是很明显的事,除了被骄傲冲昏头脑的人,其他很清楚能够看到这一点,如果在这里露出惊愕的表情,只会让对方更为得意。

    “唯一能令我忌惮的乖离剑,没有了那个种子,对我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其他人,恢复了多少实力,在盘古斧面前,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安哥拉·曼纽的脸上满是自信,嘴角挂着的自豪没有一丝掩饰的意思:“镜伶路这个棋子很好的完成了他的使命。”

    “……”

    “这就没有问题了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拖延时间的效果真是不合格啊~”

    脸上全是戏谑的表情,就如同猫在戏弄已经到手的耗子一般。

    “你刚才一直在说同胞,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皱了皱眉头,这种明明恨不得将对方按在地上抽,却因形式所逼不得不按照他的意思继续与他对话的感觉并不好受,但苏函不得不继续问下去,为了那微乎其微的希望。

    “很好,这个问题可以让我回答一段时间。”

    仿佛苏函能拖延时间他很满意似的,安哥拉脸上竟然露出了赞许的表情。

    “要说人类还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无意间制造的东西很有可能毁灭所有的平行世界,这也是守护者产生的原因,然而,无数这种被制造的灾难被守护者们说泯灭于萌芽,但守护者毕竟不是神,就连抑制力也配不上你们人类定义的神的概念,因为,他们不是全知全能的。”

    “因此,我诞生了,当我身上全部的恶意通过第三法触碰到根源的瞬间,一种无法被抑制力和守护者自身排除的,却又对世界具有毁灭性的人造物出现了。”

    张开手,安哥拉完全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沉醉于自己的演讲之中。

    “此世之恶,这是你们对我的称呼,名字很不错,与根源相连的我,得到了世间一切恶的所有权,抑制力和守护者根本无法消除我,因为,虽然我不是阿赖耶,但我是阿赖耶的一部分,抑制力的一部分!”

    带着一丝诡笑,安哥拉收回张开的手,继续说道。

    “集合所有灵长类思维的阿赖耶,是这个世界中最具有智能的集合体,因此,他有了一个办法,那就是,通过制造一个与我相同的存在,通过人类制造我时定下的规则,让他得到我,通过赋予他穿梭各个世界的权利,将我从根源中拔出,带离主世界。”

    “那就是我……”

    即使是苏函,对这巨大的信息量也有些接受不了了,一切的一切,都是阿赖耶的安排?

    “没错,就是你,为了保证彻底毁灭我,不会让你成为第二个我,所以挑选出来的人,无论心智如何,无论能力如何,心灵必须与恶无关。”

    “以自己为中心的人都做不到这一点,因为只要以自己为中心,心中必定会因为世间的不平而产生不满,这一丝不满,就可以为恶念提供最开始的温床。”

    “所以,只有你这个逆来顺受,从不在意自己感受,以他人幸福为自己幸福标准的人间极品,才是最完美的标准,因为再强的蚊子也叮不进没有缝的蛋,再庞大的恶意,也污染不了完全没有任何成长空间的心灵,这也是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控制你的原因,世界上竟然能找到这么一个种子,只能说是世界太广了。”

    安哥拉轻叹一声,仿佛连他都看不下苏函的生活方式,不过,下一秒,他的脸又挂上了那诡异的微笑。

    “之后在既定的规则内满足你的需求,给予你这个计划所必须的穿越各个世界的能力,需要保护的人,需要保护的世界,能够保护他们的力量,随后,在你力量达到理论中百分百能得到我的时候,让你来到源世界,将我带走,完美,阿赖耶的计算从不会有任何的失误。”

    似乎是在称赞着阿赖耶,但那嘴角的嘲讽却是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

    “是的,完美,完美到我根本没有能够反抗的余地,只能气急败坏的呼喊着,狂吼着,然后在他的计算下一步一步走向毁灭……”

    在这,安哥拉·曼纽顿了一下:“本应该是这样的。”

    “但他还是犯错了,因为,只要人类没有毁灭,那么恶念就永远不会消散,阿赖耶的最大优势,也是他最大的致命伤,他的计算中,永远不会有毁灭人类来根绝我这个最有效,也是唯一有效的方式!”

    “因此,我重生了!当我力量衰弱到最低点的时候,却是我获得新生的时候!以前的我只是我,现在的我,即是恶意!世界上只要还有恶意,我就永远不会消失,通过侵蚀任何有意识生物的意志,让他们慢慢变成恶意的集合体,我就可以无限的变强,最终,世界将会变成只剩下恶意的集合体,那时候,我!即是阿赖耶!”

    “……”

    “知道了么?为何我根本不在意你们恢复实力,就算万分之一,不,亿分之一的几率你们这次胜了我,但没关系,我还有下次,下次,下下次,阿赖耶永远不会有消除所有人类这个选项,因此,我也永远不会被消灭。”

    安哥拉说完,闭上眼睛稍微回味了一会后,缓缓睁开眼睛,他要看看苏函绝望的神情,根本没有丝毫机会,无论如何都会输,苏函他的心灵虽然不会产生恶念,但,并不代表它不会产生绝望。

    事实上,他的心志绝称不上坚毅,他经常会因为困难而放弃一些东西,不然他也不会成为一整天无所事事得过且过的宅男。

    然而,安哥拉失望了,苏函并没有露出哪怕一丝绝望的神情,不要说绝望了,他的眼中,竟然浮现出了一种名为希望的光芒,那令他相当不安的光芒。

    “你知道么?当你无论如何都要守护一样东西时,任何你拥有的东西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抛弃,而抛弃掉这些东西,往往,能够换来与之等价的东西。”

    苏函的语气相当平淡,经历了对人类来说太久的岁月,苏函早就失去了那种激烈的情绪波动,但,这次的语气,却是不同寻常的淡然,不是那种平淡的淡然,而是看透了一切的淡然。

    这种语气,立刻让cc紧张的抓紧了苏函的手,看着他的脸,不断的摇头,她知道,他又要乱来了。

    “你非常强,强得就算我再次燃烧我的灵魂也没有意义,就算是被吉尔用不知名方法拉回来的,令我惊讶的,比我之前强了无数倍的灵魂也没有意义。”

    “你明知道这些,为何还不让我看看你绝望的表情!”安哥拉·曼纽猛地将手挥下,东方英灵的骑兵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冲向了西方的英灵们,而西方的英灵,也是丝毫不畏惧的狂吼着,高举着武器向着东方的英灵冲锋,无数的魔法,子弹,投矛,飞斧,弓箭,充斥了整个天空,鲜血,一瞬间洒满了这一片土地。

    英雄王身后,王之财宝大门洞开,无尽的武器闪耀着流光涌出,目标全部指向此世之恶,贞德将领卫队,圆桌骑士团于一开始就抛弃了所有的敌人,全速向着安哥拉·曼纽的方向冲了过来,如果能将他一击必杀,那么他们还有机会!

    明明全场都陷入了剑拔弩张的状态,但苏函语气却依然淡然无比,只见他轻轻的,却又是让cc无法抗拒的将她推到闪闪的身旁,继续说道。

    “阿赖耶是不会算错的,无论是镜伶路,还是vajra,被此世之恶说感染的生物,就算他们死了,你依然能够将他们复活,甚至拥有更强的力量,而抑制力,只是让我彻底掌握了圣职者的三个职业,充分的了解了他们的力量内涵。”

    “于超时空要塞f中了解了圣骑士的巅峰,于铃鹿的世界中学到了驱魔师的真谛,于希尔她们的世界里彻底掌握了蓝拳的奥义。”

    “圣职者代表着盖亚赐予的绝对的光辉,驱魔师是人类意志对所有非自然生物的排斥意念,蓝拳则是人类**能够达到的最巅峰。”

    “但是!圣职者有四个职业!你复活的人之中,没有芦屋道满!我学到的东西中,少了一个职业!”

    “芦屋道满是被那个职业杀死的,所以你复活不了!阿赖耶并没有算错!只是你以为他算错了而已!世间,是有人能够将你彻底消灭的!”

    “!”

    这是苏函最开始的学会的咒语,也是打开这最终局面的钥匙!

    “如果恶意无法消灭的话!那就换一个人掌控就好了!!!!”

    本来在此世之恶身后平静的黑色魔雾于瞬间开始鼓荡,无尽的黑雾狂涌向苏函,苏函体内的气势止不住的向上疯长。

    英灵们看着眼前前一秒还赤红着眼将武器劈向自己的黑色骑兵们下一秒就将手中的利刃刺入身后骑兵的胸膛,不由迟疑的停下了劈砍的动作,本来热火朝天的战场于一瞬间就变得十分的诡异。

    “你都干了些什么!你以为你吸收我的恶念之后还会正常么!你会疯掉的!”

    此世之恶瞬间就不能如刚才一般淡定了,他感到他的力量如流水般被夺走,倾泻而下的还不止是力量,就连他从阿赖耶那里篡夺来的权能都被苏函一并夺去,他根本就不是在担心苏函,就算苏函吸收了他的恶念,彻底的疯狂,与他一同毁灭世界他也绝对不同意,因为,王不需要两个!充满恶意的世界只有他一个王就足够了!

    但是,语言并不可能干扰苏函的决定,一旦苏函下了决心,无论任何人都无法改变,见状,此世之恶立刻挥舞手中的战斧,狠狠的劈向了苏函!

    那是足以割裂空间的一击!

    “吾的神明在此!”

    黑色的幕布再次降临,但这次幕布就如同缺了一个小口一般,被一个半圆形的结界于此世之恶的前端,隔开了一个缺口,两边的光线于此畅通无阻!

    “神的光辉,是恶无法阻挡的。”

    在这充盈着强烈光辉的结界中,手举战旗的贞德惨白着脸,看着缓缓化为粒子粉碎的战旗,面带微笑。

    “愚蠢!你只是在保护第二个我而已!”

    自己仓促的一击竟然被区区一个英灵挡住了!这本来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却依然发生了,可见自己的力量衰退的速度到底有多么的快!

    这令此世之恶相当的不安。

    所以,他再次举起了盘古斧,那英灵绝对无法再挡下自己的第二击!

    “保护圣女!”

    看见此世之恶再次举起手中的盘古斧,藏身于贞德结界之内,所剩无几的将领卫队们义无反顾的冲向了此世之恶,手中的骑枪充斥着他们几乎所有的魔力,使得本就锋锐的枪尖绽放着明艳的光辉。

    “滚开!杂鱼!”

    无数黑色的锋锐尖刺与此世之恶脚底射出,近乎瞬间移动般的速度让本就冲锋起来的骑士们无法躲避,就在他们抱着就算身陨于此也要将武器掷出与他同归于尽的心态抬起手中骑枪的时候,无数黑色的手臂于一瞬间将那些尖刺几乎摧毁殆尽,只有寥寥几根尖刺刺穿了三名英灵的身躯。

    不过,这些黑色的手臂,也挡住了所有骑士前冲的步伐,撞击在这些黑色手臂上,骑士们将它们撞碎的同时也摔得人仰马翻。

    不过,比起被穿刺来说好多了。

    “都变成这幅模样了还保持着本心么?!”

    此时的苏函样子绝对不算好看,全身都被黑到极致的能量所缠绕,那些浓稠的能量就如同液体一般不断涌动着,完全掩盖了苏函本身的样貌。

    通体漆黑的苏函,只有那血色的双瞳是那么的明显,整个人一直散发着毁灭而狂乱的波动,与之前那神圣正义的圣骑士姿态完全相去甚远。

    “我的第四个职业,名为复仇者。”

    如同无数的苏函一同说话一般,无尽的肥音完全掩盖了苏函平时的声线,只有单纯的空气震动向所有人传递着苏函想要表达的意思。

    “堕入黑暗,却无时无刻不想着向黑暗复仇,不过是恶意而已,千年前,你无法污染我,千年后,这些恶意,又能拿我怎么样?”

    “不会被污染的心灵么,阿赖耶还真是找了条好狗啊。”再次举起盘古斧,这回此世之恶没有立刻麾下,黑色的魔雾如同涌向苏函一般涌向盘古斧,

    “没有丝毫抵抗的胜利果然是无趣的,感谢你,苏函,我的同胞,为我的胜利增添了那么多的乐趣,那么,接下饱含我所有感谢之情的一击,然后将本属于我的力量交出来!”

    此世之恶身后的黑色魔雾近乎消失殆尽,除了被苏函吸收掉的之外,他将现有的几乎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盘古斧之上,巨斧,挥下!

    不再是与一瞬间分开两个空间的切面,完全不讲道理的能量波撞碎了所有的空间,就如同失控了的推土机一般,将所过之处的空间撞得支离破碎,大块大块的空间碎裂成碎屑飘散向四周,巨大的空间空洞出现在能量所过的地方。

    这完全不讲道理的强大攻击,攻击的已经不是苏函了,而是整个空间,这由抑制力创造的固有结界沿着能量波的前进轨迹开始崩碎,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就要毁灭掉这一整个固有结界!

    面对这无比恐怖的一击,已经掌控了此世之恶差不多一半力量的苏函是可以躲开的,但是,他却根本无法躲避!

    身后,是他心爱的人!需要守护的人!不顾自身安危前来帮助他的人!如果他不在这里将这能量波挡住的话,他们,除了少数几个特别强大的存在之外,都会在这崩碎空间的攻击中被湮灭!

    他避无可避!

    “阿瓦隆!”

    就在苏函调集全身力量,准备硬接这一记真正意义上毁天灭地的攻击之时,一个少女,站在了他前方,怀揣着同样的信念,抱着同样守护伙伴的信念,将剑鞘插在地上,站立在所有人的前方!

    亚瑟王!

    “!!!!!”

    就算是能够摧毁一整个空间的能量波,也无法于瞬间摧毁遥远的理想乡,没有丝毫的能量对撞,没有丝毫的声响,狂躁的能量疯狂的涌入阿瓦隆之中,而阿瓦隆的剑鞘上,肉眼可见的裂缝瞬间布满了整个剑鞘。

    就算是阿瓦隆,也无法抵挡这种可以毁灭整个世界的攻击……

    “轰!!!!!!!!!!!!!!!!!”

    被阿瓦隆吸入的能量于阿瓦隆破裂的瞬间同时炸裂,抵消掉一部分能量波的同时,也将另一部分它的残威轰向了那手持剑鞘的少女!

    “保护王!”

    圆桌骑士们一个又一个的冲向那残留的能量,希望为王争取哪怕一丝一毫的生机,然而,这能量根本不是他们能够阻挡的,阿瓦隆都无法容纳的能量,就算是残威也摧枯拉朽,圆桌骑士,连同他们的王一同,在这能量之中灰飞烟灭!

    能量波是无情的,更何况驱使它们的人本来目的就是将它路径上一切事物全部化为虚无,抵消掉那爆炸的部分能量后,能量波依然带着一往无前的趋势向着苏函等人冲来!

    圆桌骑士团的行动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无数的结界,魔法盾出现在那能量波的前方,虽然下一秒就会被那恐怖的能量碾碎,每一秒都有英灵口吐鲜血,精神萎靡的倒在地上,但众人的努力的确有了回报,比起之前那势如破竹的姿态,能量波的速度的确减慢了许多。

    但,它依然在前进。

    以海格力斯为首的一干以**强悍防御出众的英灵们站了出来,骑士们将剑插回剑鞘之中,双手握紧了手中的盾牌,狂战士们敲打着自己赤果的胸膛,众人呼喊着自己的口号,面对汹涌而来,连空间都能够粉碎的能量波,脸上毫无畏惧!

    而苏函,则是站立在了所有人的最前方!

    双腿如同被钢铁浇铸在地上一般,全身的力量被调动起来,激荡的魔力让周身粘稠的能量疯狂的波动着,如同爆沸的沸水一般疯狂鼓荡!

    他一步都不会退!因为,身后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

    强烈的光芒在两方能量对冲的瞬间于中间点炸起,就算是漆黑无比的魔力,两边互相撞击,散发的依然是无比明亮的光芒。

    整个世界都被染成了雪白,身边刚才还满满当当站立着的英灵们于一瞬间便化为了飞灰,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苏函一个人。

    声音消失了,不,不是消失了,对撞的瞬间绝对发出了极其恐怖的爆鸣声,但下一刻世界就彻底的安静了下来,因为强烈的震颤已经让他失去了所有的听觉。

    苏函不敢回头看,双臂传来的近乎撕碎他的压力也不允许他有丝毫的分心,他只能默默的相信,他的身后,以他为屏障的身后绝对安然无恙,整个世界绝对不是只剩下他一个人!

    毁灭世界的重压绝对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接下的,就算是全盛的此世之恶也不会耗费那么多能量去接这一击,更别提只吸收了它一半力量的苏函,就算有着自身实力的支撑,但双臂处的黑色能量也在飞快的被那能量波所剥离。

    黑色的能量飞快的消失,苏函的双臂也暴露在了那能量波之下,经过岁月磨砺,已经几乎坚不可摧的双臂在这蛮不讲理的能量之下也是迅速出现一道道的血痕,一片又一片的血雾飘向空中,然后迅速被能量波吹为虚无。

    在这蛮横的能量之下,弱小的事物,根本连一毫秒也不能够存留。

    双臂传来的剧痛是次要的,身体中那如瀑布般流失的能量才是最令苏函心惊的,如果此世之恶与苏函共享感觉的话,苏函绝对会知道这种感觉就是此世之恶刚刚所经历的感觉。

    那种全身力量被飞快抽离的感觉,同时在抽取的,是苏函的信心。

    无论再自信的人,面对这目前为止依然强势,似乎下一秒就能将一切撕碎的能量波,自己的状态却是飞快的减弱的状况,想必心中都会萌发名为绝望的种子吧。

    就在苏函开始被绝望这种不断侵蚀你坚持的情感所侵蚀,压力倍增的时候,一层淡粉色的护盾悄然的在苏函身边立起,随着它的蔓延,缓缓的,与那能量波开始接触,虽然它的蔓延速度十分缓慢,但刚一接触,就与能量波发生了剧烈的冲突!

    平静的薄膜于接触的地方开始疯狂的波动起来,但就是这么一层薄薄的魔法盾,却是坚强的顶在了那恐怖的能量波前方,看似岌岌可危,但却真的顶住了那恐怖的能量波。

    苏函手上的压力骤减!

    “cc……紫……”

    那薄薄的魔法盾上有着两种十分熟悉的力量波动,即使苏函没有回头,也知道是谁在帮助他。

    苏函的身后,紫平举着手中的折扇,紧闭着眼,没有丝毫能量涌动,但那无比玄妙的境界之力,却紧紧的覆盖在那淡粉色的魔法盾上,无限的增强它的防御力。

    而cc,无论头发,还是身体,都被鲜血染红了,全身散发着恐怖的气势,双手之中,幽红的血球在不断翻滚,淡粉色的魔法薄膜就是从这血球之中散发出来的,而这血球的原料,正是从cc全身肌肤上渗出的,源源不断的血液!

    绿色的秀发被鲜血染红,因激荡的能量而随风飘扬,鲜血的魔女,这个外号为何而来不言而喻。

    不死的code配合必死的魔法,虽然不是源世界,但一个平行世界中唯二的code力量被完全激发出来后威力绝对不容小视,配合上境界的力量,就算是能够摧毁世界的盘古斧,也无法轻易破开!

    “不过这不够,就算加上现在所有人的力量都是不够的。”闪闪走到苏函的身边,看着眼前近在咫尺却丝毫不能寸进的能量波,话语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并不是他的力量强于我们的总和,只是因为盘古斧,让这能量在层次上比我们高而已。”

    “王有自己的荣光,也有自己的责任,在手下最后一个士兵死去前,身为王者是万万不可身陨的,因为,在指挥中死去的士兵,是有价值的,在无指挥的混乱中枉死的士兵,是毫无价值的。”

    “所以王是不应该,也不能够去做牺牲这种事情的,这一点,那个小女孩王已经失格了。”

    面露苦笑,闪闪从王财之中将乖离剑抽出来,递给了苏函:“不过,我没想到,在最后,我也要成为一个失格的王了。”

    “吉尔,你想要干什么!”

    没有去接那乖离剑,苏函伸手想要抓住吉尔的肩膀,却被她用乖离剑的剑柄挡住了。

    “给我拿稳了!这是王的命令!”

    看着吉尔那无比认真的眼神,苏函缓缓的,握住了剑柄。

    “以王的名义,将此剑赠与你,想要发挥它真正的力量的话,就呼喊它的真名,其名为——!”

    吉尔的话音落下,被苏函握在手中的乖离剑轻轻颤动,下一刻,本来在手中只是重物的乖离剑于瞬间就如同天生就握在手中一般可以如臂指挥,这代表了乖离剑对使用者的认同,只有这样,使用者才可以使用它的真名解放,不然,乖离剑甚至不如一根烧火棍。

    对此满意的点点头,金色的光辉亮起,王之财宝,那雄伟又辉煌的大门再次出现在这个世间,然而,这次,它不是于吉尔身后,而是于吉尔身前显现,而且,它并不是以打开的姿态,大门紧闭,无数的宝盾镶嵌在大门上。

    虽然平时闪闪从未重视过这些盾牌宝具,但这只是因为闪闪认为王者并不需要盾牌这种物件来保护自己,那是属于她的骄傲,却不能说这些盾牌宝具十分弱小,反而,这些盾牌之中,甚至有乖离剑都无法一次击破的超级守护存在。

    如今,它们全部挂在王之财宝的大门上,无疑让王之财宝的防御力达到了最巅峰!

    以整个王财的力量,支持起来的防御!

    淡粉色的薄膜,在说话间已经布满了裂痕,刚才闪闪就说过了,这不是能量多少的问题,是层次的问题,层次不够的能量,面对更高层次的能量,就算再多,也只能阻止,不能抵消!

    咔啷~

    粉红色的薄膜破裂,碎片四散,能量波却是丝毫没有停留,在突破了阻碍后立刻想要向前推进,然而,挡在它前面的,是吉尔的王之财宝!

    “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恐怖的音波震撼着空气,但却无法撼动那坚固的障壁,世间所有盾牌宝具的原型构筑的壁垒,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撼动的。

    脸色惨白,因为刚才那对撞嘴角流下一缕血红,但闪闪不但没有后退,反而一步一步的向前推进,一步!两步!三步!一直在前进的能量波第一次被向后推去!代价,就是金色的王之财宝上,那一缕,又一缕透着强光的裂缝!

    已经无力再向前,惨白着脸的吉尔转过身,脸上露出从未露出过的绝美笑容,向苏函伸出了手:“来,让我看看吧,世间的无数景色我都观赏过了,只有乖离剑的光辉我从未直面过,来,苏函,让我看看吧。”

    “吉尔!你不需要……”

    苏函刚刚想上前,却被吉尔直接瞪住了,那美丽的脸上,散发的,却是绝对不容触犯的王的威严。

    “举起乖离剑!苏函!这是命令!”

    “我……”

    “王命你都不听了吗!”

    完全不给苏函说话的时间,王之言即为圣旨,绝对不容任何人忤逆!

    王中之王,吉尔的话更是有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她真的认真起来的话,绝对是任何人都无法反抗的。

    苏函举起了手中的乖离剑,三片剑刃开始旋转,身体中的力量开始向乖离剑之中涌去,但那颤抖着的手,还是说明了苏函没有挥下的决心。

    “蠢货。”还是这个称呼,但这次并不是那严厉的呵斥,反而带着一点点温柔,吉尔的脸上,那股威严散去,剩下的,都是不会在身为王脸上出现的柔和:“现在,你的身后,全都是拼尽了所有力量,只能等待结果的人,而我,也只剩下打开王财的最后这一点力量了,所有人之中,如今,只有你,还有催动乖离剑的力量。”

    “而且,你是不能死的,你死了,没有另一个人掌控此世之恶,他又会在恶之中诞生,现在一切的牺牲就全都浪费了,不但是浪费了,如今已经被此世之恶占有的意志力已经没有反抗他的力量了,这种规模的抗争,已经不可能再出现第二次了,它有无数次从来的机会,我们,没有了。”

    白色的裂缝越来越多,产生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金色的光芒已经几乎看不见了,白色的光辉将闪闪身上的金光都压了下去,将她的轮廓染白,强烈的光,让面对苏函的吉尔的脸,都隐藏在了阴影之中。

    “现在,它用了全部力量发出这一击,就是我们最大,也是唯一的机会了,抵消掉这一击,它就没有任何力量与你对抗了,成为新的此世之恶吧,苏函,你可以的,不被污染的此世之恶,世间,也只有你可以做到了吧。”

    “所以,来吧,不要让我丑陋的死在那种家伙的手中,至少,至少让身为王者已经失格了的我,死在我最重要的朋友手中吧,苏函,世间,已经不多了。”

    白色的光芒已经连成了一片,似乎下一秒,王之财宝就要被那能量波冲毁,而已经没有丝毫力量了的闪闪,也会如同亚瑟王一般,湮灭在那能量波之中。

    但是,她不想,她不想死在那她认为无比肮脏的家伙手中,真的不想。

    “拜托了,苏函。”

    一滴晶莹,从哪已经被光彻底掩盖,变得一片漆黑的脸上滑落,于那明亮的光辉中,闪耀着刺痛苏函心灵的光芒。

    “!”

    世间唯二的灭世宝具,乖离剑,于不是英雄王的人手中,绽放出毁灭世界的紫色能量!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