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曹操的归宿
作者:狂妄之龙      更新:2014-05-08 05:07      字数:3156
    一切都已经明朗,曹丕的崛起那已经是沒有人能够阻挡的了。()----- ““”” 阅看阅精彩,阅读阅回味,是你阅读小说的首选。

    或者说,就算有谁不长眼的出來阻挡,老曹也会在自己还沒有死之前,让他们知道枭雄可不是别人随便说说的。

    曹植的《答教十条》甚至都还沒有拿出來的机会,他的太子之位就离他而去,曹操最后的考验并非是他们文韬武略的程度,而是在突发的危急关头,他们会有怎么样的表现。

    曹丕不到必死之地依然不肯放弃,甚至慢慢拿回了主动权,曹植至孝,死死护卫在曹操的身边,大有要伤害曹操,必须要从他尸体上面踏过去的意思,只是曹操可不希望儿子为他而死,他本來都快要死了,培养一个儿子多么不容易,哪能那么容易就让他死在自己的面前。

    说句不好听的,若是曹植当即舍他而去,突出重围什么的,以曹操对曹植性格的理解,或许还会高看他一眼,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烧,战略撤退比毫无头脑的死战到底,有时候是高明得许多的。

    以此为基础,曹丕的行为也未必合格,不过比起曹植,好歹好了许多,至于曹彰,他的血统曹操自然不会否认,但却相当于已经放弃了这个儿子,以后他要如何发展,是北上投靠刘铭,还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在魏国出仕,又或者以复仇者的身份,策划一次又一次的刺杀行动,他都不会再管他。

    一系列的宣布,一系列的仪式自然是不能够免俗,只是如今大魏的财政依然不是很好,所以只能从简。

    曹丕顺利成为了皇太子,这一刻他的心情是那么的激动,当激动到达了巅峰,脑袋里却是浮现出了牧原的样子,还有他的那番话,想到自己不过只有二十年的皇帝命,曹丕原本激动的心情又沒有了,只是非常冷静的应对着仪式。

    不过他这番表现,在其他人尤其是曹操的眼里,却是显得非常的冷静沉稳,这样一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太子,应该是魏国的福气了,在那一刻,至少大家都是那么想的。

    把一切确定完毕,曹操居然果断让曹丕试着摄政,简单來说,就是曹操不再亲力亲为大魏国的政务,日常的一切全部由曹丕來处理,当然,事关家国存亡的事情,必须要得到他的印玺,才能够具备法律效应,曹操沒打算那么快放手,任何君王其实在这方面都是差不多的。()

    当然,曹操和其他君王或许还有一些不同,一方面他希望曹丕尽快成长起來,一方面也不希望曹丕太年轻激进做傻事,如此安排,就是在催促曹丕不断成长的情况下,给他加上一个限速器。

    曹操开始不理政,曹丕则是提拔了一批建宁王府的老人上位,牧原自然是上了高位,曹丕赏赐了他不少的东西,以至于那些曹魏的老臣们,都有些嫉妒这个后起之秀了。

    只是牧原上位之后,发挥出的能力不亚于那些老牌文官,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切政务处理的井井有条,当然最让人佩服的是,他知人善用,能够有效的让人把工作都做完,他本人却不至于每天都沉浸在工作之中。

    如此一个人才,而且还那么年轻,那些老一辈的文臣们,自然自觉为他让路,而年轻一辈的文臣,则开始和他交好,在牧原优秀的交际手段下,原本对他羡慕嫉妒恨的文臣们,都沒有了任何心思。

    转眼,曹丕上位已经超过了一个月,作为一个摄政皇太子,曹丕表现出了自己的能力,也慢慢得到了认可。

    而这个时候,牧原被曹操接见,两人秘密在病房里面会面。

    此刻的曹操,已经衰老得和七十多岁的老人沒什么区别,他已经完全下不了床,他觉得只要脚站在地上,这骨头随时都会“咔嚓”一声给断掉,哪怕是躺在床上,他都觉得身子骨随时都会散掉。

    这是生命到达尽头的预兆,他已经有了清楚的感觉,所以,他必须要把最后的一件事情处理好,否则他沒法安心。

    “牧原,丕儿对你可好。”曹操沒有废话,直接进入正題。

    “太子对臣很好,臣很感激他。”牧原恭顺的回答道。

    “司马懿的命,你可否留着,让刘铭结果他。”曹操点了点头,再问。

    “不亲手结果他,臣对不起村中的各位百姓。”牧原摇了摇头。

    “若是我求你放过司马懿呢,而且我也告诉你,司马懿最终会死,死于刘铭之手,他的结局是不得好死,这应该已经可以算是对得起你的村人和家眷了吧。”曹操非常坚定的问道。

    “这……”牧原沒有回答,只是那咬牙启齿的样子,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好,司马懿会死掉的,最后一击,你來动手。”曹操闭上眼,下了决定。

    “臣叩谢陛下。”牧原感激的朝着曹操跪拜了下來。

    “以后好好辅佐丕儿,这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我那一辈的文臣已经不年轻了,大魏以后,还是得靠你们。”曹操沒有睁眼,只是慢慢的阐述道。

    “喏。”牧原自然不会反驳什么。

    “仲达,看來还是留你不得了。”曹操咬了咬牙,随即下定了决心。

    不久之后,司马懿就这样落狱,很神奇的落狱,他本人都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落了狱,第二天,就传出司马懿自杀在牢中的消息,让想为他求情的人,都觉得不知所措。

    至于早些时候被司马懿祸害过的,则纷纷弹冠相庆,大家都知道,曹操留着司马懿,是为了对付刘铭,不过前提是他本人春秋鼎盛,偏偏如今曹操一副就要死掉的样子,大家就猜想或许是曹操担心,曹丕沒办法控制得了司马懿。

    恩,或许有这个可能性,若是曹丕控制不了司马懿,结果司马懿又篡位什么的,那可就是大灾难了。

    至于牧原在司马懿入狱当晚进入过监狱的消息,却是被人选择性的遗忘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司马懿在当晚被秘密送出了长沙,然后被丢进了邺城的监狱之中,而入狱的当晚,刘铭也出现在了邺城的监狱之中,郑重的欢迎这位让他朝思暮想,欲将其碎尸万段,明正典刑的混球。

    “给我好好折磨他,他什么时候明白自己犯下怎么样的罪过,再让他解脱。”这是刘铭最后的交代。

    可惜不能够公审,否则牧原的身份就要暴露,牧原在南方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要他去做,这个时候还暴露不得。

    曹操随着时间的流逝,躺着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更长,很多人都知道,曹操就要挂掉了。

    终于,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曹操沒有了呼吸,内侍悲情的高呼:“陛下驾崩了。”

    消息迅速传了出去,所有人,包括所有的皇子都朝着皇宫赶了过來,所有人在大雨之中跪在曹操驾崩的病房外,因为内侍要宣读曹操早已准备好的遗诏。

    “朕……不能成大汉征西将军,实乃憾事,后众望所归,成就无上帝业,实乃侥幸……子曹丕,文武兼备品德优良,杀伐果断,实乃继承大魏的不二人选,今传位于曹丕,望不要辜负朕意,把大魏治理的越來越高,若是条件允许,给我打回老家去……”内侍带着哭腔,把曹操的遗诏宣读了出來,很多人都默默的流泪,默默的倾听。

    直至最后一个字宣读完毕,曹丕的身份算是得到正式的认可,所有人纷纷高呼万岁。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曹操所在的病房,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所有人都傻了。

    在呆了几秒钟之后,纷纷动员起來,在里面至少把曹操的尸体给抢救出來,只是当把一切都清理完毕之后,才发现里面根本沒有曹操的尸体,甚至一点血肉的残渣都沒有。

    换言之,曹操的尸体,居然消失了。

    这是大魏建立以來,最大的一个悬案,直至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原來是來自刘铭的恶作剧。

    恩,绝对是欺骗了所有魏国文武大臣,欺骗了曹操儿子们最大的一个恶作剧。

    几天后,洛阳的一个偏殿之中,曹操睁开了眼睛。

    朕,沒有死吗。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