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角色番外:高处不胜寒
作者:一起成功      更新:2015-09-01 12:34      字数:7668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bingdi.cc

    角色番外:高处不胜寒

    角色番外:高处不胜寒

    年二十八,阳光明媚,微风相送。

    随着春节脚步的靠近,整个华国的喜庆气息越来越浓,新闻不断播出各地的庆祝活动,把全国人民的喜悦串成一块,归心似箭,千里走单骑,一方迷路,八方相助的新闻不断见诸报端,在各地人们用最好心态迎接春节时,京城大街小巷也是张灯结彩。

    不仅紫荆城广场摆上吉祥物和花篮,十里长街也是早早悬挂上大红灯笼,各大广场更是不断循环播放新年歌曲,偶尔还能听到远处的爆炸声,来来往往的行人或车辆相比昔日也少了两分戾气,更多是一种宽容和礼让,一片井然有序,一片歌舞升平。

    赵氏府邸也人来人往,数不清的权贵前来拜访。

    当赵恒把自己决定告诉赵定天后,赵定天就以身体健康为理由开始半退隐的在家休息,他向来一诺千金,赵恒给予了答案,他就给予绝对尊重,只是他虽然放下手中权力,但所有人依然能感觉到,他那庞大身影就像是天空的乌云一样影响着华国。

    历史注定不会遗忘这个为华国鞠躬尽瘁又不恋权的老人,赵定天卸掉一切实职后,基本上华国的大小政务都是由赵恒出面处理,虽然赵恒年仅二十二岁,但傲人的战绩强硬的班底,再加上杀起人来毫不手软的凶狠,所以倒也没有人敢跟他叫板抗衡。

    特别是随着藏区、疆区以及苗疆等地的妥协,赵恒在众人心中显得更加神和伟岸,活佛、苗王和八大家都是历史遗留的顽固势力,明面上改旗易帜接受华国领导,但近百年来却始终拥兵自重,他们一向只收让中秧拨款扶持,却从来不向中秧交税。

    如今,三地都向京城表示臣服,还愿意每年向京进税,虽然这三地缴纳的钱粮微乎其微,但谁都知道双方关系发生了本质改变,此刻中秧算是彻底结束四大家族留下的烂摊子,进入只有京城一个声音的时代,赵恒的地位和威望也因此水涨船高。

    千年屠夫开始被一系列赞誉光环笼罩。

    尽管总统大选要明年四月才能尘埃落定,获得足够票数入围的名单上也有六七人,但谁都知道决定参选的赵恒必是华国下一任总统,除了赵恒有足够的功绩支撑外,还有就是他手里的势力秒杀各方,所以没有人会傻到真正跟赵恒角逐总统一位。

    跟赵恒出现在总统名单上,不过是陪太子读书罢了,候选人能够看到这一点,其余人自然也清楚赵恒会权倾天下,因此都借着春节这个传统节日前来拜访,此刻,大金衣他们正在门口恭送宾客,看着渐渐驶离的各方车子,他重重呼出一口长气:

    “总算又送走一批了!”

    大金衣揉揉疼痛的脑袋,随后向一名赵氏成员开口:“赵恒去哪里了?”

    赵氏成员忙低声回应:“恒少在后园晒太阳,他说一切事情由你负责!”

    听到赵氏成员这几句话,微微挺直身躯的大金衣摇摇头:“这小子,每次要应酬的时候都躲开,留下我们跟人家虚与委蛇,要知道,各方权贵都是冲着他来的,想要见的人是他!”他恨铁不成钢的叹道:“都快要做总统了,还没有一点分寸。”

    话音落下,一名赵氏守卫从前面走了过来,拿着几张帖子向大金衣开口:“山东朱家,河北王家,四川薄家,第一继承人前来拜访!”他还手指一点后面补充:“他们还带来了三车礼物,车子无法进入胡同,他们正让人卸下来准备往这里送呢。”

    “朱家?王家?薄家?”

    大金衣的脑袋又疼痛起来,皱起眉头扫过一遍帖子,想要说不见却被落款无奈压制,这些都是开国元老的后裔,赵府再怎么风光怎么权重,也是需要给他们一点面子的,不然很容易落一个撇弃功勋的帽子,当下挥挥手开口:“人进,礼不进!”

    他叹息一声:“我去找找恒少!”他很清楚对方拜见的是谁。

    在赵氏成员点点头出去安排时,赵恒正懒洋洋靠在后园的水池旁边,右手温柔的放在叶师师凸起的腹部上,感受小生命偶尔跳动的雀跃,叶师师眼神柔和看着心爱男人,手指捏起一颗葡萄送入赵恒嘴里:“还有一个多月,到时你就能见到你儿子了!”

    赵恒绽放一抹笑意:“你说,他会像我多点,还是像你多点?”

    叶师师妩媚一笑,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开口:“肯定要像你,这可是男孩,如果像我多一点,那岂不变得很妖?想到自家儿子像是一个娘们一样说话,还时不时穿一袭花裤子竖个兰花指,我就一股抽死他的冲动,在我眼里,男子汉就要顶天立地!”

    赵恒脑海浮现何子华侄子的形象:“放心,绝对不会让他走小鲜肉路线!”

    叶师师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偏头向大门口看了一眼:“听外面动静,今天怕是来了不少客人!”

    为了更好的静养身体,也为了让赵定天不会太孤独,叶师师从恒门搬入了赵氏府邸,此时她散去了昔日精明和凌厉,更多呈现一种娇柔:“你应该出去帮忙招呼客人,呆在我身边女儿情长有什么出息呢?而且客人来拜访,目的就是想要见见你。”

    “你不出现,不太妥啊!”

    赵恒似乎早料到这个话题,悠悠一笑轻声回应:“没什么不妥的,我当然知道他们是来看我的,也知道不能让人感觉摆架子,更不能不懂人情世故,免得他们私下非议或指责,可我这几天真没心情见客,在外折腾一番,我只想安静呆上几天!”

    此次出去参与老三婚礼,赵恒感觉比打仗还累,加上平定四方的疲惫,回到京城,赵恒下意识想要清静几天。

    他抓起叶师师的手轻吻一下:“你放心吧,值得相交善解人意的客人应该可以理解我,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客人我又不摆在心上,更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所以不用担心不给面子掀起什么风浪,再说了,有大金衣他们应付,宾客不会扫兴而归!”

    叶师师无奈一笑,随后话锋一转:“青官没事了吧?”

    赵恒呼出一口长气,眼睛微微眯起回应:“没事,百狗剩从苗疆赶回为他解了毒,休养三五个月就能恢复如初,只是有点可惜婚礼没有举行下去,无法向世人直播这一起联姻,所幸何可人还是不错的,不仅没有半点怨言,还尽心尽力服侍宋青官!”

    赵恒起身去旁边的石桌上,给叶师师倒了一杯水:“宋青官经过这一次生死考验,也瞬间想清楚自己要什么,消散了李清幽留下的阴影,算得上因祸得福,我让老三暂时住在何家疗养,既可以让何夫人消掉猜疑的心,也可以化解小笑跟可人的恩怨!”

    叶师师嫣然一笑:“你还真是考虑周全啊!”

    赵恒把杯子递给叶师师,脸上划过一抹无奈:“自家兄弟,总是要好好照顾的,如果不是宋青官身体需要疗养,我都准备把汉剑跟迪拜公主的婚事也办了,如今出现这档子事,估计要年后才能提亲了,不过也好,可以让我有一点喘息的时间!”

    “不然我估计要累个半死!”

    叶师师端着杯子笑了起来:“没法子,能者多劳,何况现在的你是华国轴心,一边要竞选总统,一边要处理国务,空闲时间还要折腾兄弟姐妹的事,你如果不忙个不可开交,那真是没天理了!”接着她又话锋一转:“汉剑决定迎娶迪拜公主了?”

    赵恒点点头:“决定了!”他把汉剑的心声告知出来:“汉剑在苗疆见过百狗剩跟林凌心的爱恨情仇后,跟我说现在才知道两个相爱的人能在一起,是一件何等幸福何等幸运的事,不管他将来会不会跟公主分开,他都要珍惜能够在一起的日子!”

    “这样才会没有遗憾!”

    叶师师喝水动作微微一滞,随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汉剑能够跟你说出这些话,看来他真的顿悟了爱情真谛!”接着又苦笑一声:“只是以后跟乐静相见多两分尴尬,这事情还真是狗血,两人分手,乐静找了一个迪拜王子,汉剑则被公主爱上!”

    “只要公主真心不变,两人一定能白头偕老。”

    赵恒轻描淡写的接过话题:“至于乐静,朋友一场,我只能祝她幸福了!”他没有向叶师师告知意外,乐静喜欢的哈布西王子,正是法贝玛的疯狂爱慕者,当他知道法贝玛要嫁给汉剑后,还无力扭转局面后,他就借酒消愁,还把乐静当成出气筒。

    乐静这些日子没少吃苦头,可谓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叶师师没有听出赵恒话中有话,思维更多是集中在百狗剩身上:“西门庆、宋青官、汉剑一个个找到归宿,幸福甜蜜正弥漫着整个恒门,只是兄弟们越幸福,会不会对百狗剩越有压力?以前觉得百狗剩最潇洒,现在细想才觉他是最苦的人儿。”

    赵恒的眸子黯淡了两分,脸上也多了点无奈:“天意弄人,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林凌心和百狗剩从来不认识!”

    尽管百狗剩跟林凌心患难与共,两人还一起经历生死考验,百狗剩也决定让林凌心在百花门休养,坦然接受这一份感情,只是赵恒想到不能人道的硬伤,心里就对百狗剩无尽的惋惜,他不知道两人最终会是什么结局,但清楚这多少会是一个坎。

    也许林凌心现在可以接受,但一年后,三年后,十年后呢?

    “苗疆应该没事了吧?”

    见到赵恒纠结百狗剩跟林凌心的爱恋,叶师师嘴角牵动了一下,忙出声转移话题,赵恒知道心爱女人的意思,叹息一声接过话题:“没事了,渴望和平的苗王自己清理了门户,把整个动荡局势稳定了下来,保证跟恒门和平相处,还愿意每年进税!”

    “只是他希望官方减少对苗人的敌意!”

    赵恒淡淡一笑:“我让百狗剩代表恒门跟他签订了协议,驻军往后挪移十公里,百花门跟苗王寨和平共处,共同处理苗疆各族事务,清除窝藏十万大山的江洋大盗,同时双方联手出人出资筹建学校和医院,解决苗人和各族的认知和医疗问题!”

    叶师师笑容变得更加灿烂,声音轻柔而出:“这个结果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我还以为你会连根拔起,杀苗王寨一个血流成河,然后输入人口和文化来维持局面稳定,虽然那是一劳永逸的法子,但总感觉过于残酷和血腥,如今局面,我很喜欢!”

    赵恒没有掩饰心里想法:“我确实想要杀一个血流成河,虽然苗王救了林凌心和宋青官,可那一线牵终究是苗人搞的鬼,我借题发挥,谁也不能说我不是,最重要的是,苗人大多都会蛊毒,让他们在苗疆延续下去,我总觉得睡觉不是很踏实!”

    连周武子都惧怕百狗剩下毒,赵恒又岂会不担心苗人玩花样?不先下手为强铲除这些手段过人的家伙,将来很可能死的无声无息:“只是百狗剩告知苗王老了,渴望和平,还把所知都教给了他,并保证苗人不再习毒,他希望能让苗王安度晚年!”

    “我可以不理会苗王的保证,但不能不给百狗剩面子。”

    说到这里,赵恒还把目光落在叶师师的腹部上,眼神无形中变得柔和起来:“再说了,我都快要做爸爸了,双手不能沾染鲜血过多,所以在可控范围内,能宽容就宽容吧。”他还上前一拂叶师师的头发:“我可不想小家伙指着我鼻子喊叫千年屠夫!”

    叶师师在赵恒唇间亲了一口:“不会的,他会跟我一样爱你,无论你是魔鬼还是天使!”

    赵恒捏起女人精致下巴:“谢谢——”

    在赵恒对女人生出一丝感激时,大金衣脚步匆匆的现身,见到甜蜜的小两口苦笑一声:“你们两个卿卿我我开心,可知道我在前面忙的要死!”他向赵恒微微偏头:“赵恒,朱家、王家、薄家子侄来拜访了,功勋后裔,你怎么也要给一点面子。”

    “而且他们都带来家里老人的态度,全力支持你参与总统竞选!”

    赵恒闻言轻轻皱起眉头,显然有点抗拒去招待客人:“一定要我去吗?你搞定不就行了!”在大金衣摇摇头头时,赵恒又一转话锋:“或者带他们去见老爷子,老爷子跟他们比较谈得来,我都很少跟这些人交往,见面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啊。”

    “他们自然会拜会老爷子!”

    大金衣耐心的向赵恒解释:“只是老爷子已经退下来,不会再过问华国政事,这些元老子弟过来,你觉得会纯粹拜会手中无权的老爷子吗?他们怎么也要跟你见一见,窥探你的态度和动作,同时要得到你一些将来的承诺,他们才不会耿耿于怀。”

    叶师师一握赵恒的手:“恒少,去见客吧!”

    在赵恒脸上划过一丝无奈时,大金衣瞄了叶师师一眼后开口:“下午南念佛也会过来,他想要散去南系的老牌班底,提供更多的位置给各方人才,跟西少一样打破派别的禁锢,融入华国这个大家庭里面,下午见了面,你需要给予安抚和笼络!”

    “虽然散权是他自己的意愿,但你没做好容易让人误会!”

    在赵恒势力和人心不断扩充的情况下,南系渐渐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尽管赵恒从来没有想过削弱南念佛的权力,还在公开场合跟南念佛称兄道弟,但是各方自藏城一战后就没把南系当回事,更没有把南念佛当成跟赵恒平起平坐的警察部长。

    各大部门也好,警察内部也罢,很多事件都直接跳过南念佛这个部长和委员,各级一把手都以赵恒意见为处事方针,时间一长,南念佛就几近等于傀儡了,南念佛也是一个聪明的人,知道南系长此下去很容易变成异类,于是就主动解散南系班底。

    他不再把南系成员捏成一股绳来共同进退,相反,他抛出很多重要位置给有能力的寒门子弟,自我摊薄南系的势力和浓度,让南系两字渐渐成为历史名词,全力消掉四大家族烙印,他知道赵恒不会对付自己,只是大环境已不容许南系分庭抗礼。

    要知道,连西门庆都打开华西的大门,允许他人进入投资和从政,华西驻军高层也不再全部姓西,连最固步自封的华西都开始交权,区区南系如死守那点祖业,只怕很快被他人排挤,所以南念佛十分果断削弱南系势力,从平起平坐变成上下隶属。

    大金衣还补充上一句:“他还希望你年后去警察部视察!”

    听到大金衣的话,赵恒叹息一声,起身向前院走了过去。

    高处不胜寒,他开始感到一丝孤独。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