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人物角色篇:老三婚礼
作者:一起成功      更新:2015-08-16 10:48      字数:6171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bingdi.cc

    人物角色篇:老三婚礼

    人物角色篇:老三婚礼

    三天后,何家酒店张灯结彩,百米红毯,十多名有头有脸的澳门权贵,指挥数百名工作人员干这干那,他们为将要来临的一场婚礼准备,人员之多,规模之大,可谓是百年罕见,当年的总督和现在的行政长官都没这奢华,顿时引得整个澳门关注。

    数不清的市民和游客,看着金碧辉煌人来人往的酒店,还有渐渐摆明停车场的豪车,纷纷投去羡慕的复杂目光,显然人生第一次遇见奢华婚礼,所以都拿出手机进行拍照或合影,向亲朋好友分享这一份喜气,一时之间,网络处处转发大婚照片。

    宋青官和何可人的婚纱照也四处疯传。

    不少人对两者结合充满着疑问,因为在他们的印象和认知中,何可人是何赌王最心爱的女儿,即使何子华已经挂掉,何可人依然是没有水分的豪门千金,而宋青官于他们却很是陌生,至少在日常生活和媒体中,他们并没有听到宋青官三个字。

    因此很多人都下意识认为,这是一场公主跟马夫真爱的故事,如果不是真爱,何可人为什么会下嫁宋青官呢?只是当他们知道宋青官是李氏集团最大股东,知道他跟京城赵恒的关系之后,一个个又露出恍然大悟神情,不再觉得宋青官是高攀何家了。

    在市民议论纷纷的时候,何家花园正宾客云集,名媛千金都相续出现,站在何可人身边自成闺蜜,或拿出昂贵礼物相赠,或对婚礼出谋划策,一堆年轻女子扎堆的地方,总是青春无敌朝气蓬勃,送亲的场面可谓异常热闹,可何家亲属大多强颜欢笑。

    他们一个个心存忧虑,目光时不时瞄向外面,像是在期盼什么,三五成群的名媛千金开始没有太多在意,但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她们也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迎亲的队伍迟迟没有踪影,门口礼炮一直安静屹立,再拖下去,就要过了吉时。

    怎么回事?

    不少人心里都生出了疑问,花园里的喧闹声渐渐消散,众人翘首眺望园外与住宅区大门相通的车道,别墅二楼的卧室里,林欢媛等几个姐妹为何可人整理婚纱,轻声呢喃分享她的幸福,几个何家长辈也反复唠叨婚礼中该注意什么,忌许什么。

    被批准最后一次回澳门的何母则坐在角落单人沙发,心不在焉跟几个亲戚寒暄后,目光就扫过女儿和外面的宾客,随后开始望向墙壁上的挂钟,心里想着还没有动静的宋青官,心乱如麻,急需要这一场婚礼奠定安全感的她,很难承受计划外的变故。

    虽然何家成员告知宋青官已从黄大仙庙回来,赵恒也决定婚期如常举行,可两人没有在大庭广众下进行爱的宣言,她就觉得始终差一点火候,她也无法轻轻松松回加拿大,没有宋青官岳母这一个称呼,何夫人就觉得自己分分钟会被赵恒沉入海底。

    “可人,你没事吧?”

    在何夫人转动着念头的时候,善解人意的林欢媛端来一杯温水,放到脸色苍白的闺蜜手上开口:“时间还早,你要不回房间休息一下?新郎来了,我再告诉你!”她挤出一抹微笑:“今天是你大喜日子,注定要折腾一天,你需要保存点体力。”

    何可人没有理会林欢媛的话,只是把幽怨目光望向窗外,端着水杯久久无语,良久之后,她才看着西移的太阳苦笑一声:“时间还早?日头高悬,都快中午了、、、”她不死心的看着林欢媛补充一句:“媛媛,你不是说他从庙里回来了吗?”

    “是的,他早从庙里回来了。”

    林欢媛避重就轻回应一句,从庙里回来却不代表宋青官已经想通,赵恒说如期举行婚礼,却不代表他会强制宋青官迎娶,毕竟后者是他的兄弟,相比何夫人的安全感,他更在乎自家兄弟的感受,只是看着闺蜜伤心的样子,她又只能挤出笑容:

    “放心吧,他一定会来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摸出手机扫视一眼,想要看看赵恒他们有没有反应,十分钟前,察觉不对劲的她给赵恒发了信息,可是打开手机却不见回应,林欢媛眉头轻轻一皱,忐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此时,何可人已挪移脚步站到花园阶梯上面。

    她在数百人的复杂目光中等候,几个闺蜜靠前想要说什么,却被她摆摆手示意没事,走来的何夫人见状摇摇头,最终散去开口的念头,花园拥挤了数百人,清晨的喜悦,婚礼的兴奋,已被新郎无影的忐忑冲散,谁都担心今天会是狗血的失约场景。

    看着静悄悄的来路,以及缓缓转动的时钟,何可人一点一点陷入绝望,最终闭眼,两颗晶莹泪珠滑落。

    “老三究竟跑去哪里了?”

    此时,缓缓驶向何家花园的陆军一号上,赵恒靠在舒适的座椅上,给林欢媛发了一个安抚信息后,他就扭头望向身边的越小小和乔运财:“他这两天情绪不是不错吗?也答应咱们准时迎娶何可人,怎会临时又跑掉呢?小小,再给他打打电话!”

    越小小呼出一口长气,拿出手机拨打熟悉号码,良久后苦笑一声回应:“电话依然关机,这可是第十八遍了!”她叹息一声:“就是因为他这两天情绪太好,我们都以为他已经想通,不会让婚礼再有什么变故,所以早上出去吹吹风也没有阻止。”

    “谁知这一走就消失了!”

    乔运财拿起一瓶净水,往嘴里灌入一大口附和:“是啊,谁也想不到老三玩这一出,以我们对他的了解,他要么不下山逃婚,要么想通迎娶可人,如今生出这个变故,我是真的想不通,不知道他遭受什么刺激,临门一脚胆怯,留下这个烂摊子!”

    赵恒揉揉有些疼痛的脑袋,轻声抛出一句:“算了,先别分析他的心理了,当务之急是尽快找他出来,全力以赴完成这一场婚礼,不然何可人要伤心欲绝何家也会怨言,当然,也要做好两手准备,如果老三实在不想结婚,咱们也不能强制他妥协。”

    “所以还要想一个化解逃婚尴尬的方案!”

    听到赵恒这一番话,乔运财脸上划过一抹无奈,胖乎乎的双手一摊:“化解尴尬?这有点难,或者说,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我们代表老三向所有宾客道歉,告知老三突然生病无法参加婚礼;二是找一个人戴张宋青官的面具,让婚礼继续下去。”

    赵恒瞄了乔运财一眼:“找人替婚?也亏你想得出来,宾客或许对宋青官不熟悉无法辨认出来,但有肌肤之亲的何可人绝对能识破替身,逃婚已让她感觉到委屈,你再让人假冒老三,估计她会恨死我们,还不如落落大方道歉,坦然面对变故。”

    乔运财苦笑一下:“我不过是想保存何家颜面,让何可人跟小笑有一个台阶下。”接着他也不再纠结这个话题,侧头望着车窗外面缓缓退去的景色,眼里闪烁一抹迷茫叹息:“老三啊老三,你究竟在哪里呢?你这一躲,可真是难为哥哥了。”

    越小小忽然冒出一个三人刻意忽略的问题:“他会不会出事了?”

    赵恒和乔运财齐齐沉默了下来。

    十一点,吉时已过,宾主的情绪也低迷起来,数百人开始对今日婚礼生出各种猜想,如非赵恒和西门庆等人抵达何家花园,他们都要认为这是恒门对何家的一个耍弄,饶是如此,他们依然认定新郎不可能出现,毫无悬念判断今日喜事变成闹剧。

    就连赵恒和何夫人也都是如此认为,宋青官不可能再出现了,新郎如果真想迎娶何可人,就不会拖到午宴时分,何可人盯着门口的目光也一点点失望,最后变成了无比哀怨的绝望,身穿婚纱的女人转身就要走入大厅,就在这时,一记刺耳声音响起。

    “呜——”

    在越小小横在赵恒身前向声源处望去时,正见一辆红色保时捷冲入了何家花园,随后嘎的一声横在阶梯前面,车门推开,一身西装却狼狈不堪的宋青官钻了出来,脸色惨白,衣衫破烂,双腿微微抖动,但脸上还挤着一抹笑容:“哥,我来了!”

    “青官!”“老三!”

    赵恒他们难于置信地轻呼,既有宋青官出现的惊喜,也有他一身狼狈的惊讶,虽然不知道宋青官发生了什么事,但从对方神态可以看出,宋青官怕是有过不小的波折,赵恒想要发问什么,宋青官却轻轻一笑:“哥,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

    在赵恒稍微放下心时,宋青官又望向何家人,脸上流露一抹歉意:

    “有点事耽搁,对不起!”

    没等何夫人她们开口回应,转身迈步的何可人已经猛地震颤身躯,像是一架摄像机缓缓回眸,熟悉的身影落入眼底,下一秒,她像是受惊的羔羊一样,猛地窜到宋青官面前,什么都没有说,一把抱住不像新郎的新郎,泪水从眼眶中流淌了出来。

    宋青官深深呼吸一口气,随后也用力抱紧怀中女人,一切看似正常,但赵恒能够捕捉到宋青官脸色的苍白,还有微微抖动的手腕,他的眼里划过一抹诧异,拉过越小小低语几句,后者闻言一怔,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不引人注意的离开现场。

    虽然宋青官一身狼藉,还误了迎娶何可人的吉时,但他终究还是出现在何家花园,婚礼也就能够继续下去,不会变成被外人谈笑的闹剧,何可人抬头久久凝视宋青官,流着泪笑容璀璨,戴白纱手套的纤纤玉手,又是抹泪,又是抚摸宋青官的脸。

    何可人呢喃出一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宋青官悠悠一笑:“今天是咱们大喜日子,我怎么可能不来呢?”

    “啪啪啪!”

    在宋青官低头轻吻新娘的时候,数百名宾客不约而同鼓掌,祝福这对金童玉女,感受两人的幸福,接着,众人又开始忙碌起来,重新调整婚礼时间以及为宋青官更换衣服,宋青官也扬起微笑全力配合工作人员,把婚礼一系列流程执行了下来。

    气氛再度热闹了起来,只是赵恒眼里有着一丝忧虑。

    “你究竟怎么了?”

    趁着宋青官更换礼服的空档,赵恒钻入房里拉住宋青官的手,眼里涌现一股锐利的光芒:“衣衫破烂,脸色惨白,还误了吉时,老三,早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接着赵恒的脸色一变,抓起宋青官的手腕喝问:“你的手怎会如此冰冷?”

    虽然天气有点寒冷,但赵恒还是能够感觉到,宋青官的肌肤如冰彻骨,虽然后者强撑着精神,但身体却欺骗不了人,乔运财闻言也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握住他另一只手,脸色凝重:“老三,怎么回事?你的手冷得更冰一样,发生什么事了?”

    “早上跟几个苗人打了一架。”

    宋青官从桌上拿起几颗糖果,塞入嘴里后挤出一抹笑容:“所以耽误了时间,也搞得一身狼狈,不过我没事,身体冰冷是低血糖以及饮酒过度所致,我缓上一缓就行!”他还用力拍拍赵恒和乔运财的手背:“两位哥哥,放心吧,我知道自己的身子。”

    赵恒摇摇头:“我已让小小叫了医生,待会好好检查一下!”

    “不用了、、检查下来,只怕更耽误婚礼时间、、我不能让可人失望了、、”

    宋青官拒绝赵恒的好意:“我已经想通,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脸色就微微一变,随后身躯晃动两下,砰!不待赵恒和乔运财伸手搀扶,宋青官就一头栽倒在地毯上,乔运财忙半跪在地,连连低喝:“老三,老三!”

    看到脸色瞬间苍白到极致的宋青官,赵恒一边摸出一颗药丸塞进去,一边向冲进来的越小小喝道:

    “连线百狗剩!”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