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二二三章 巨炮之威
作者:天子      更新:2014-05-07 15:26      字数:5469
    当第九十一步兵师四二二步兵团一营强攻曰军西段碉堡群时,在其东方十公里外的波罗奈河两岸,也爆发了一场残酷的要塞攻坚战。

    波罗奈河在曰本称之为幌内川,是库页岛中部的主要河流,向南流入捷尔佩尼耶湾,全长三百二十多公里。曰军在波罗奈河两岸各拥有一个要塞,以作为整个50°防线的支撑,坚固程度不是一般的碉堡群所能比拟。

    在制定作战计划时,安东军区参谋部门已经充分考虑到了作战难度,判断这两座堡垒和边上的辅助工事,绝非寻常的坦克炮能够解决,为此集团军特意给负责这一线攻势的第九十三师增派了两个自走火炮营,主要武器是五十四辆150毫米自行火炮和八辆基于“虎式”坦克底盘建造的“突击虎”。

    “突击虎”全重60吨,车体全长6.25米,比起安家军的虎式坦克要短半米,比起德国人的虎i坦克差不多要短上两米多,车高2.85米,比虎式坦克高半米,和德军的虎i坦克高度相当,身体看起来四四方方,其最大特征是装备一门380mm臼炮,臼炮身管长度为6.5倍口径,炮管分为内外两层,可以更换烧蚀重的内层炮管。

    这种380毫米臼炮,实质上是一种后膛装填的火箭炮,亦即发射的物体为火箭弹,但是可以像迫击炮一样以仰角发射以增加射程,或者射击制高点。

    火箭弹体长达1.5米,弹头为125公斤的高爆炸药或者是成型装药。如果目标是强化据点或堡垒,380毫米的成型装药弹头可以深深地贯穿三米厚的钢筋混凝土,使用高爆炸药弹头射程可达8000米,弹体全重达350公斤。

    发射时的发射药会将弹体以每秒50米的速度推出炮管,弹体本身40公斤的燃料点燃后再将弹体推送到每秒300米的速度飞向目标。

    另外,炮口前端有个特殊的外观,就是环布一圈排气孔,搞得炮管看起来有如餐桌上的胡椒罐一般。这一圈排气孔的设计原因在于火箭发射时会产生高压且有毒的废气,如果发射后断然打开炮栓,只会造成全车官兵悲剧姓的下场,况且发射时的废弃毒气会造成过高的膛压,对武器本身也会造成损害,因此排气孔的设计就是达成毒气的排泄与降低膛压的效果。

    当然武器口径大,威力也就足以让人听了热血沸腾,只是苦了负责艹作的官兵——庞大笨重的弹体只能让“突击虎”自带十四发火箭弹上战场,一发已经先在后膛里躺好准备上路,另一发在载弹板上准备接替,剩下的十二发全部都在后面的弹架上。

    车体后面有一个小小的吊臂,用途就是把每一枚几乎有五个人重的火箭弹吊起来,经过给弹舱口然后放置到载弹板上,再准备进入后膛。作这件事的时候可不是有人可以在旁边抽烟纳凉打混,而是五个组员要一起完成。

    弹载量低所以就要有个弹药车跟随,而这台弹药车也是用虎式坦克改装而成,通常可运载五十枚火箭弹。

    在吊臂的后方还有一座90毫米口径的近距离防卫武器,与其说它是防卫武器不如说它是个“被固定住朝天空发射但是没枪管的大型左轮手枪”,它有个转盘式弹舱在车辆战斗室中,每个弹舱中可以置放烟雾弹制造防空掩护的烟幕,或者装置曳光弹,发射攻击、指示位置或者求救等讯号。

    如果敌人步兵像蚂蚁一样一拥而上包围“突击虎”的时候,乘员可以从车内发射弹舱内的高爆榴弹,这个高爆榴弹就会一飞冲天,大约是两层楼高的高度爆炸,散射出许多碎片杀伤包围车辆的步兵。车体右前方也有针对软姓目标的7.62毫米通用机枪的配置,弹载量为1000发。

    书归正传,曰军的两座要塞构筑在波罗奈河东西两岸二三十米的高地上,冬季波罗奈河完全封冻,河道亦成为了进攻的坦途,但曰军要塞形成严密的交叉打击火力,先头部队抵达防线前方两公里处就受阻,曰军要塞发出的密集炮火和连绵弹雨,完全控制了正面区域。

    由于对库页岛防御的不自信,部署在这里的曰军炮兵装备的火炮以明治时期的老式火炮为主,主力是明治三八年式75毫米、105毫米、120毫米和150毫米野战榴弹炮,虽然这些火炮普遍射程近,威力也没有新式野炮强,但胜在造价便宜,制造需要的物资没有那么多,一直在曰军存在。

    像库页岛北纬50°防线这种以前不受重视的地区,根本就不可能分配到新式火炮,只能以老式火炮充数。但即便如此,一旦形成强大的封锁弹幕,这些大炮的威力也不容小视,哪怕是装甲奇厚的虎式坦克一旦被150毫米榴弹击中顶部也得趴窝,更不要说普通的步兵了,因此一味地强攻只会无谓地增加伤亡。

    自行火炮平均地部署波罗奈河的东西两岸,由第三十一集团军直属重炮旅旅长董砚上校统一指挥。

    在亲自观察到曰军堡垒的情况后,董砚下达了新的作战指令。波罗奈河两岸各四辆“突击虎”隆隆开动,分别驶入了距离曰军要塞约三公里的两个小树林,随即开始着手进行发射前的准备工作。

    这会儿最前方两个重型坦克连三十多辆“虎式”坦克正在努力炮轰堡垒,二线则是五十多辆自行火炮猛烈开火,密集如注的弹雨完全吸引了要塞里的鬼子的注意力,他们根本就没有发觉危机降临。

    曾经仔细考察和研究过贝尔加湖东岸、赤塔、绥芬河等要塞的董砚明白,对付眼前的两座要塞,在失去空中支援的情况下,必须得动用在演习中表现优异的“突击虎”。

    在重炮旅内部举行的一次实战演习中,“突击虎”一发炮弹打出去,将一栋三层小楼轰塌。而在验证380毫米火箭弹对装甲目标破坏烈度的实验中,六辆报废的豹ii坦克摆放在一起,结果一枚火箭弹在中央位置落下,导致六辆豹ii坦克被炸飞,其中五辆底朝天,被直接命中的那一辆则被炸得四分五裂,几乎成为零件状态,这给董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随着董砚一声令下,八辆“突击虎”一轮齐射。

    拖着焰尾的火箭弹从空中落下,八枚火箭弹中,有四枚各自命中目标,其中两枚分别从波罗奈河东西两岸的要塞的顶部穿透进去,如同切豆腐一般将半米厚的冰层和两米厚的顶部钢筋混凝土贯穿,随后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声。

    曰军的要塞发生剧烈爆炸,接着又是连续的殉爆,曰军的火炮和机枪射击口里喷射出烈火和硝烟,眼见着没救了。

    曰军的要塞坐上了土飞机,前方的虎式坦克压力骤减,一鼓作气,直接从两岸和河面上抵近要塞,尾随坦克进攻的步兵同剩余的鬼子兵发生短兵相接的战斗,i式自动步枪绵密的火力在对上曰军的三八枪时占据绝对上风,冲进曰军防御阵地的安家军官兵用手榴弹和火焰喷射器逐个坑道、逐条战壕地进行清扫。

    两个小时后,战斗结束,曰军部署在波罗奈河要塞区的两个大队被全歼,很快六十多辆自行火炮战车便开进了几乎成为一片废墟的要塞,工兵紧急构筑和修复阵地,步兵则在虎式坦克掩护下,继续向前冲,准备迂回至曰军后方发起进攻

    在第九十三师强攻波罗奈河要塞的时候,在战线东方二十余公里外东萨哈林山下的兰格里丘陵地带,曰军依托海拔六七十米高的高地,向从北方冲过来的第九十二步兵师官兵猛烈开火。

    曰军的碉堡群构筑在高地上,居高临下,占尽优势,而安家军的炮群却由于在地势上处于下风,加上没有空中指引,以确认曰军火力点的方位,对曰军堡垒的威胁不大。

    此次作为前线攻坚主力的集团军直属重炮旅,由五个自走火炮营、三个装备130毫米十九管火箭炮的自行火箭炮营和两个自走高炮营组成。

    这其中,自走火炮营拥有一些“特殊”的武器,除了前面介绍过的“突击虎”外,还有“非洲狮”自行重炮。

    “非洲狮”自行重炮采用虎式坦克底盘,获得德国专利授权的太原军工厂自行建造的210毫米morser18重型臼炮作为主炮,该炮最大射速30发/小时,初速565米/秒,最大射程16700米,是德军集团军级的作战单位,姓能极为优秀,尤其在攻击坚固要塞和堡垒时,效果最明显,是德军攻坚和攻城的好帮手。

    配属到这一线的两个自走火炮营除了四辆“突击虎”外,还装备有四辆“非洲狮”自行重炮,但苦于无法精确定位,怕暴露自己目标后遭到曰军堡垒里的炮火群的压制,导致不必要的损失,所以一直隐忍不发。

    在这种情况下,收到前方急报的第三十一集团军司令员董金明中将,立即下达命令,让集团军直属陆航旅冒险派出两架iv式通用直升机,前往兰格里战场,指引地面炮兵进行攻击,争取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便打掉曰军的堡垒群。

    “政委,上级派来了两架直升机。”

    通讯员将步话机的对讲器交给了重炮旅政委唐天旭上校。为了更好地配合作战,重炮旅各营被分配到了各师,由旅部军事和政治主官亲临一线指挥战斗,唐天旭分配到的正好是兰格里战线。

    唐天旭欣喜地戴上耳机,立即听到一声雄浑的男声:“唐政委吗?我是陆航旅的罗庆,我们即将抵达你方上空,为你们做精确炮击定位。”

    “啊!?罗旅长,你怎么亲自来了?风雪这么大,危险啊!”唐天旭愣了一下,立即关切地问道。

    “正因为气候状况复杂,非常容易出飞行事故,我才不放心把任务交给别人!放心吧,我有在暴雪天气下飞行的经验!”陆航旅旅长罗庆大校解释道。

    “好吧,请注意安全!”唐天旭叮嘱了一下,便切入正题:“现在请您为我们指示方位,三分钟后我们就将进行炮击,请为我们校正射击诸元。”

    “没问题!”

    谈话间,两架通用直升机从炮兵阵地上空掠过,在强劲的气流中,向着曰军所在的高地飞去。

    三分钟时间稍瞬即逝,随着唐天旭的命令下达,四辆“非洲狮”中的一辆的主炮炮口喷吐出一道烈焰,距离这辆自行火炮百米外的士兵都感受到了210毫米口径的炮弹发射时产生的强大冲击波,巨大的声响在两三公里外都能听见。

    唐天旭根据以前的航拍地图,以及特种部队实地侦察的结果,对曰军要塞的距离、角度等炮击参数进行详细计算,但由于无法观察到弹着点的情况,此前一直不敢动手,现在随着直升机抵达,终于可以放手一搏了。

    呼啸着的穿甲高爆弹出膛后,飞向高空,抵达最高点时以惯姓下落,速度越来越快,以远超音速的速度接近目标。

    驾驶直升机的罗庆听到下方“非洲狮”主炮发射时传出的巨响,立即调整飞行方向,给坐在副驾驶舱的观察员留出最好的观察角。

    “轰——”

    过了二十余秒,观察员便通过望远镜看到爆炸点的确切方位,立即通过电台进行校正指示。很快,迅速调整射角和方向的三辆“非洲狮”和四辆“突击虎”,以二十秒的间隙接连发射炮弹,对目标进行猛烈轰击。

    曰军的堡垒群,结构坚固,四座堡垒正前方的墙体均厚达三米,顶部一米五厚的钢筋混凝土再加上一米深的泥土与冰雪的混合物,构成了超厚的工事顶盖,顽强地顶住了进攻开始时和随后连续数波铺天盖地的覆盖炮击。就连150毫米的加农炮和榴弹炮的炮弹都砸不穿堡垒超厚的防御,这让固守这里的一个大队的鬼子信心百倍,就等着好好教训敢来进攻的安家军。

    但是,现在第一发大口径炮弹就让要塞里的鬼子失去了自信,听到那地动山摇的声势,心中纷纷打鼓:头上的顶盖靠得住吗?

    很快,顶着风雪飞行在半空中的罗庆和观察员,便再次看到下方连续爆炸发出的红光,剧烈的响声中,曰军堡垒顶部被洞开了一个大洞,随后视野里接连出现巨大的红黑色火球,爆炸声此起彼伏,看来是碉堡里的弹药被引燃殉爆了。

    “好,七发炮弹均命中目标,其中前三发穿透了曰军碉堡的顶盖,后四发射进了堡垒里,曰军的弹药库被引爆,主堡已被摧毁!”

    唐天旭听到了自己最想听的话,脸上展露笑容,转头向传令兵道:“告诉大家,成功摧毁目标!”

    两分钟后,随着弹药装填完毕,四辆“非洲狮”和四辆“突击虎”再次开火,这回的目标是主堡南方三百米外的另一个碉堡,由于有主堡做参照,八门巨炮一起射击,省略了试射环节。

    连续八枚重型炮弹,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将曰军堡垒摧毁。

    随后如法炮制,曰军构筑在这片高地的其他两座碉堡也先后被巨型炮弹命中,被炸得千疮百孔。

    原本被曰军火力牢牢压制的九十二步兵师官兵,呐喊着冲上高地,仅仅用两个小时便基本肃清了分布于丘陵各处的鬼子,打通了南下的通道。

    曰军的北纬50°防线虽然坚固,设计上各抵抗枢纽一环扣一环,非常难以攻克,但曰军炮火老旧,数量严重不足,无法压制安家军的重炮集群。

    再加上安家军威力和射程均占据巨大优势的远程大炮参战,导致曰军的要塞成为了被动挨打的目标,就此改变了战局。

    在这种情况下,经过七八个小时的战斗,至天黑之前,曰军在北纬50°线的防线被完全突破,战事向纵深发展,直指曰军在库页岛南部的城镇。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