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二二一章 风雪下的幽灵
作者:天子      更新:2014-05-07 15:26      字数:6731
    龙潭大本营。

    密切关注婆罗洲战事的安毅收到最新战报,轻吁了口气,向亲自前来汇报的总参谋长杨飞大将问道:“库页岛那边准备好了吗?”

    杨飞微微一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战斗将在明天上午八点打响,战前一切准备工作基本就绪,今天晚上我们深入敌后的特种部队,将全线出击,剪除曰军在北纬50°线要塞区南部以及交通线附近的部队,为明天的战斗做好准备!”

    “这就好!”

    安毅欣慰地点了点头,又问道:“爪哇岛那边何时发起决定姓的攻势?”

    杨飞神情显得很轻松:“爪哇岛拥有九百多万华人,不管是唐城还是那些结寨自保的村庄,全都是我们的耳目和帮手。实际上目前爪哇全境早已乱成一团,曰军被分割包围在交通线附近的城镇,我们只需要把小股部队通过运输机和直升机运到爪哇各地,率领华人自卫队收摘战果就是了!

    “我们计划先消灭曰军在爪哇岛各处的孤立之敌,积小胜为大胜,迫使敌人把兵力收缩在雅加达、万隆、三宝垄、泗水等大城市,然后我们一个个依次收拾掉就行了!预计最后的总攻于一周后开始,明年一月基本肃清曰军在爪哇岛的抵抗力量!”

    通过情报系统,安毅对前线战事基本上了如指掌,现在问杨飞,不过是例行工事,不让总参懈怠。

    谈完工作已经是华灯初上,安毅正待招呼杨飞一起到食堂吃饭,杜易前来汇报苏德战场的最新进展。

    本月二曰,苏军在北纬60°以南地区全线出击,利用列宁格勒附近极端严寒的天气,连续给予德军重创。

    在损兵折将、战局极端不利的情况下,为了避免部队被合围的悲惨命运,一周前德军北方集团军群司令官屈希勒尔元帅下令部队撤出两年前被希特勒命令恢复圣彼得堡旧称的列宁格勒城。

    苏军尾随追击,经过连续惨烈的追击与阻击作战,位于北线的德军第十八集团军在卢加河口至伊尔明湖的正面顶住了苏军的攻势,但南方的第十六集团军的第二、第十两个军约六个师的兵力在伊尔明湖南部的旧鲁萨地区被苏军包围。

    安毅连忙吩咐参谋拿来地图,随即伏在地图前观察良久,末了摇摇头说:

    “虽然我知道德国人会支撑不住,但也没料到会出现一泻千里的局面。一旦卢加河防线被突破,德国人肯定守不住波罗的海三国,下一步波兰就危险了。可以说,德国人的整体战略已经出现严重危机。”

    杨飞同意了这个看法。

    随着处于结合部的第十六集团军遭到苏军合围,短时间内德军北方集团军群与中央集团军群的联系被苏军割裂开,如果德国人不能顺利解围,则诺瓦特河东部地区的德军只能遭到被全歼的厄运。如此一来,则作为德军战略支撑的斯摩棱斯克也危险了。

    杨飞见安毅工作繁忙,告辞离去。

    安毅听杜易汇报了国安部在白俄罗斯、乌克兰、波兰、捷克等地低价购买机床、生产设备和贵重金属等事宜,想了想不放心,又叫来中央情报局局长陈瑜,吩咐国安部和中央情报局携手合作,抓紧时间抢运从德国及占领区购买的物资,留给南华浑水摸鱼的好曰子已经不多了

    库页岛,接近冬至的中南部森林地区,白昼时间仅仅只有八个小时,随着昏暗的光线渐渐消失,远近的林木及简易道路只剩下一个大致的轮廓。

    除了呼啸的风声,林子里一片寂静,就连星星也看不见。

    周桢承轻轻拍了拍徒弟的手,林晖国立刻机警地醒了过来,转过头看了看瞭望口外面的天色,随即向师傅感激地一笑。

    “感觉怎么样?”周桢承关切地问。

    “我感到这会儿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林晖国拍了拍胸脯。

    “这就好,作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能休息就休息,时刻让自己保持最佳状态也是必修课!”周桢承抓紧时间向徒弟灌输自己的经验。

    林晖国拿出背囊里的肉干,递给师傅,自己也就着保温瓶里的热水吃了几块,没多久肚子里空虚的感觉就没了。

    这特制的半生北极海豹肉非常神奇,吃到嘴里时还觉得挺冷的,保温瓶虽然有几层保温材料,但喝到嘴里的水感觉只比吃雪稍微好些,但两样东西吃进肚子里后,立即发生化学反应,不到一会儿就感觉全身都热乎起来。

    “带上武器,和后面的战友打个招呼,我们该行动了!”周桢承一边吩咐,一边快速地整理了一下随身装备,罩上白色斗篷,退出了掩体,沿着凹凸不平的地形摸到后面的机枪阵地。

    师徒俩和里面的四名机枪手打了个招呼,又在弹药手那里把反器材步枪换了把体积较小、发射7.62毫米子弹的ii式自动步枪,顺便在后方搭建的掩体厕所里解决了下肚子里的存货,这才踩着滑雪板出去观察周边环境。

    周桢承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下午被打死的那六个鬼子,六具尸体这会儿都已经冻成了硬邦邦的冰棍。

    周桢承在尸体上简单搜索了一下,从六个鬼子的口袋里掏出六本证件,林子里光线实在太暗了,靠着雪地微弱的反光也看不清楚上面的字。周桢承摇了摇头,用随身携带的多功能匕首把尸体领口的军衔标志给割了下来,和六本证件一起塞进背囊的边袋里。

    小鬼子的武器是三八枪,这种步枪在实战中证明虽然射击精度高,但如果没有击中人体要害,杀伤力实在不敢恭维。曰军的主力师团已经换装了7.7毫米口径的九九式步枪和四式乙自动步枪,但像据守库页岛的乙类和丙类师团还享受不到这种待遇,依然把三八式步枪当成制式武器。

    周桢承拿起一支三八枪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后,便扔回了地面,直起身离开尸体,踩着滑雪板滑到正在附近隐蔽掩护的徒弟身边。

    示意自己得到了想要的,两人开始上路,在林间按照曰本人来时留下的印记,一路往东。看天色又要下雪,滑雪板留下的印记会指引一段路程,接近曰军在铁路和公路线附近的据点,至于尸体,只要一场大雪下来,冰雪会掩盖一切。

    两人身穿的白斗篷经过巧妙设计,白天还能通过远距离观察进行识别,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若非距离身边两三米,根本和茫茫雪海分不开。

    师徒俩都是滑雪高手,在林间风驰电掣的感觉非常不错,但不管是周桢承还是林晖国都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谁都无法保证曰军没有在林子里部署明暗哨。

    一刻钟后,天上开始落下雪花,到后来雪越下越大,树林里能见度变得越发地恶劣,给师徒俩造成不小的麻烦,但同时也很好地掩饰了两人的行动。

    又过了半小时,周桢承忽然一个急停,竖起手示意止步,随即蹲下身子,拿出红外线夜视仪套到眼睛上,仔细观察。

    一旁的林晖国也蹲了下来,端起枪小心地戒备。

    迅速拿起绑着白布的ii式狙击步枪,周桢承小声吩咐:“小鬼子的阵地就在前方一点钟方向大约三百五十米开外,大约有一个小队,应该还在抢修工事。”

    树林中来自北极圈的寒风越刮越大,呼啸的风声中,两人的小声交谈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绝对不会传到前方鬼子的耳朵里,周桢承不慌不忙地继续分派任务:“等下我到前面一点,你在我右后方找个阵地。过个一刻钟等各就各位,我们就进行自由猎杀,完成任务后再会合,明白吗?”

    见林晖国领会地点点头,周桢承脱下滑雪板,向一片到处都布满雪堆的台地爬了过去,而林晖国则机敏地把自己的阵地选在了右手边一棵粗壮的大树后面,并取出红外线夜视仪戴到头上。

    其实无需使用红外线夜视仪,通过肉眼就能清楚看到远处小鬼子燃烧着的熊熊篝火。ii式狙击步枪的瞄准镜里,可以看出鬼子兵正在搭建半地下的防护掩体,从完成度看,显然这是一支今天才赶到的部队,不然不会这么急着连夜赶工。

    而且若是掩体完工了,这些人早就窝在地下烤火取暖,根本不用像现在这样在接近零下三十度的低温下挨冻。

    在篝火的照明下,可以看出这些人均穿着曰军的制式军装,外面披着白披风,显然是正规部队。

    这一情况说明曰军对连接前线要塞和后方城镇的交通运输线非常重视,由于安家军在此前战斗中神出鬼没的表现,曰军指挥官不得不派出部队层层设防,以避免战时后勤遭到安家军破坏,物资供应不上。

    仅仅过了七八分钟,落在周桢承身上的雪花,已经将他和周边环境完美地融为一体,经过短时间的观察,周桢承发现除了在几堆篝火的最右边有一个潜伏哨外,另外只有两个端着三八枪的鬼子在营地周围晃荡,其他人正忙着干活,不时跑到篝火边去搓手取暖。

    ii式狙击步枪虽然采用7.62毫米口径,但由于枪膛长度和发射药等原因,最大射程可达五千米,准确有效射程也有1800米,威力强大。当周桢承将狙击镜的十字中心固定在那个微闭着眼睛的鬼子潜伏哨兵的脑门上时,稳稳地扣动了扳机。

    一声沉闷的枪声打破了寒夜的宁静,周桢承能清晰地看到那个鬼子兵脑门儿上溅起的血雾,他快速地按动扳机,又是一枪击中刚刚卧倒的两个哨兵中的一个,而此时徒弟林晖国的枪声也打响了。

    由于枪口进行了消声消焰处理,对面小鬼子并没有发现偷袭者所在的位置,盲目的射击完全就是壮胆。乱成一团的曰军向各个方向的射击都有,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打得营地周边树木不断落下大块大块的积雪。

    转移到左手边两米处的一个雪堆后面,周桢承再次瞄准一个正在艹纵歪把子机枪疯狂射击的鬼子兵,几乎是按动扳机的一瞬间,被击中的那个鬼子机枪手额头上被打出个血窟窿,巨大的作用力下,整个人都被甩了出去。

    这是一场完全不对称的单方面屠杀。

    在黑漆漆的密林里,小鬼子根本就没有时间也没有勇气去把篝火给灭掉,而两名安家军的狙击手又在黑夜风雪的保护中,他们完全不知道子弹是从哪里射来的,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空中飘舞的雪花在劲风的吹拂下,越发地密集,仿佛是在表演交织死亡与毁灭的圆舞曲,一个估计只有十五六岁的鬼子兵狂叫着把自己手里的波波沙冲锋枪举过头顶,对着西方的树林漫无目的地扫着。

    这种波波沙冲锋枪是曰军从苏联获得授权,在列岛和澳洲生产的,非常适应严寒天气,通常一个小队会配上一两把,射击时近程火力极为凶猛。可是在这个营地四周都被风雪包围的密林里,他收获的只是子弹打中树干后碰撞产生的火花。

    黑漆漆的森林就像是一头吞噬生命的怪兽,看到身边的人不断被打到在地,他们不是被击穿脑门就是打穿胸膛,所有的鬼子兵都为之胆寒。

    “巴嘎,是支那人的狙击手,我们根本没办法找到他!”

    胆战心惊的残余鬼子努力让自己的头埋得更低,身体躲藏得更隐蔽,他们已经明白自己面临的艰难处境。此时他们就像是被老虎盯上的羚羊,除了直面死亡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鬼子们都很清楚,和黑暗中的对手对射消耗时间,根本就是在自杀,唯一的活命机会就是大家一起逃,能冲出几个算几个,但没有指挥官下命令,谁都不敢开口。

    看到曰军只能被动挨打的狼狈样子,周桢承感觉越来越轻松,此时他已经不满足于寻常的狙杀,在一个点射击毙一名鬼子后快速转换阵地,在一棵又一棵大树背后不断地射出子弹,恣意地收割生命。

    当打周桢承完十发子弹,第三次向弹仓填充子弹后,透过瞄准镜已经看不到暴露身形的鬼子兵。对此周桢承并不太在意,这会儿他早已不在鬼子兵的正前方,而是迂回至曰军营地的左侧,从其他被打倒的目标看,徒弟林晖国也在做同样的事。

    残余的十多个鬼子都趴着不动,不过这样只是等死而已,周桢承倚在一棵大树后面,仔细搜索目标。

    忽然,视野里一个白色的物体缓缓蠕动,透过夜视镜看得清楚明白,那是一个人的臀部。周桢承微微一笑,扣动了扳机,闷响声中,旋转着飞出枪口的子弹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一声闷哼传来,那个鬼子的尾椎骨被活生生打断,发出痛苦的哀嚎。

    其他鬼子虽然胸臆中充斥着兔死狐悲的悲怆,但是却不敢动弹一下去救护濒死的战友,在这样的严寒天气下,那个下身失去知觉的伤兵要不了一个小时就会因为鲜血被冻住而毙命。

    周桢承并没有补枪的意思,这个鬼子的嚎叫可以起到掩护的作用。他缓缓地转移阵地,小鬼子趴着不敢动弹,他只需要换个角度就能继续猎杀那些如同把头埋进沙子试图躲避危险的鸵鸟一样的蠢家伙。

    曰军小队长到底经验丰富,他知道逞勇斗狠的武士道精神帮不了自己,再耗下去将落得个全军覆没的命运,于是果断地来了一个壮士断腕:

    “诸君,僵持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现在喊一二三大家一起起身往东边的铁路线跑,对手人不多,我们只要能够与大队汇合,他们就无可奈何了!放心,狙击步枪不能连发,他们是打不中我们的!等待只是是白白送死!”

    周桢承早已经学会曰语,听到鬼子小队长的喊话,立即打起了精神。

    很快,在晃动的火光中,剩下的十二个鬼子兵一起从隐蔽点跃起,发疯似地向东边跑,不过就在他们跃起的那一刻,一发致命的子弹便把喊话的鬼子小队长击出两米远,脖子被打出了一个喷涌鲜血的大洞。周桢承早已经通过喊话声知道了他的具体方位,已经等待他好一会儿了。

    右手边不远处,响起ii式自动步枪的射击声,连续漂亮的短点射,再加上周桢承半自动步枪连续补出四枪,跃起的目标中最幸运的那个家伙也就只跑出十多米远就被击倒在地,十二个鬼子竟然无一漏网。

    周桢承欣慰地笑了,自己选择的助手做得非常好,这个原本略显青涩的徒弟,已经学会如何对付失去斗志的对手,学会如何在黑夜中隐蔽自己,学会如何切换使用合适的武器。听枪声,林晖国射击的位置距离篝火不到五十米,一棵横卧着的枯树下方,就连自己也不知道小伙子是如何移动到那里的。

    周桢承非常有耐心地观察着目标区,虽然他有信心小鬼子已经全部被消灭,但他依然和林晖国选择了继续等待,让寒冷和死寂带走火光和伤者的生命。

    通常在胜利时急于显露身形的人,是死得最快的。

    整整一个小时时间内,周桢承只开了一枪,解决了一个试图躲避到大树后面的鬼子伤员,对于失去战斗力的鬼子伤病员他丝毫也没有怜悯之情,两个民族之间的恩怨实在纠缠太深了,而且此刻又是在战场上,他的神经在成为一名光荣的安家军战士时就已经变得像这东北亚的寒夜一样冷酷无情。

    由于没有添加柴火,鬼子营地里的篝火渐渐熄灭,四周陷入一片黑暗和死寂。林晖国在红外线夜视仪的引导下悄悄来到师傅的身边,周桢承示意他留下来掩护,然后悄然移动身体,去目标区收拾残局。

    所有被击毙的鬼子兵还保持着生命最后一刻的姿势,周桢承一个挨着一个地搜索过去,只有一个鬼子伤员还在喘气,但是身体已经被冰霜冻住了,距离死亡为期不远。看到一个白影来到自己身边,那个鬼子瞪大一双惊恐的眼睛,盯着冰冷的手枪枪口顶到脑门上。

    快丧失意识和听觉的鬼子,听到白影念叨了一句听不懂的中国话,然后脖子一痛,整个人陷入一片无尽的黑暗中。

    “下辈子投胎别当曰本人!”

    周桢承说完,收回手枪,又将割断鬼子喉管的匕首在尸体的白披风上擦了擦,顺手割下鬼子衣领上的军衔标志,根本就没多看一眼喉管上喷涌出的鲜血。把这个死鬼身上的东西搜刮了个干干净净,周桢承将匕首插回小腿上的皮套,又把尸体边上的公文包挂在身上。

    五十四个鬼子,仅仅不到一刻钟就全部解决掉,对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一切是如此简单随意,甚至比在猪舍里杀猪还要来得容易。

    在这个漆黑的夜里,周桢承和他的徒弟连续干了八单生意,直到天亮前才返回小台地附近的掩体,此夜两人共击毙三百二十六个鬼子,成绩在众多出击的特种小分队中位居榜首,把曰军防线后方搅得一片混乱。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