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4章【学会冷静】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14-06-08 11:57      字数:3659
    苏乐拿起名片看了看,然后笑了笑道:“我最近工作很忙,不过既然骆队开口,我也不能不给面子,这样吧,明天上午十点,我准时到。()”

    骆学东露出一丝笑容,伸出手去和苏乐握了握:“很高兴认识你!”

    哭闹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却是尚道元的家人无法接受警方接管尸体的要求,在现场和警方发生了争执,尚家人的情绪非常激动,说什么都不同意警方带走尸体。

    苏乐来到现场,在这种情况下他并不适合做长时间的逗留,以尚道元家人目前激动的情绪也不可能听从他的劝告,苏乐将庞润良叫到一边,低声道:“老庞,你帮忙劝劝他们,让他们理智些,尽量配合警方调查。”

    庞润良应了一声,他也非常为难,毕竟在这种状况下死者家属很难听得进别人的劝说。

    苏乐说完后就走向电梯,当他来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听到一个冷漠的声音道:“你站住!”

    苏乐没有转身,从声音中已经判断出说话的人就是夏天,他轻声道:“找我有事?”

    夏天慢慢走向他,从她脚步的节奏苏乐已经能够判断出她非常的冷静,在夏天距离他还有两米左右的时候,苏乐转过身去,平静望着夏天,双目纯净的就像雨后的天空。

    这样的表情非但没有激起夏天的半分好感,反而让她越发的痛恨,一个满手血腥伪装无辜的人比起凶光毕露更加可恶。现在的夏天虽然无法忘记丧父之痛,但是她已经学会收藏自己的愤怒,冷静的目光望着苏乐:“我来申海了!”

    苏乐笑道:“是吗?有时间我请你吃饭,略尽地主之谊。”

    夏天道:“实习期结束之后。我会正式加入申海警界,你明白我的意思。”

    苏乐呵呵笑道:“这么说,你来申海完全是因为我?”

    夏天点了点头。

    “我很荣幸!”苏乐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也没有任何的歉疚,在夏善义的事情上他问心无愧。

    夏天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苏乐道:“听起来你很像女娲。就算是天塌下来,我相信你一样能够修补好。”

    夏天认为苏乐是在嘲讽自己,他应该是在故意想要激怒自己,越是如此,夏天表现的越是冷静,她平静道:“你逃不掉!”

    “为什么要逃?”苏乐说完向前走了一步。()他并不惧怕夏天,夏天也不会在他的面前让步,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看着对方。

    此时电梯的门开了,骆学东和另外一名警察走了过来。

    苏乐笑了笑,礼貌地向骆学东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骆学东来到夏天身边:“夏天。他做了什么?”

    夏天摇了摇头,咬了咬樱唇道:“没事!”

    骆学东低声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夏天淡淡笑了笑道:“骆叔叔,您放心,我一定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苏乐回到车内,有些疲惫地靠在副驾上,罗虎道:“少爷,情况怎么样?”

    苏乐道:“还能怎么样?走吧。回去休息。”

    燕舞的回归对燕蓉来说是一个意外惊喜,看到妹妹平安无事,她悬着的内心总算落了下来,握住燕蓉的双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将她看了个遍,确信她没事方才舒了口气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燕蓉想起的第二件事就是打电话将消息通报给上官雄霸。

    上官雄霸其实在此前已经从苏乐那里得到了消息,可他必须要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听燕蓉说完也拿捏出一副兴高采烈的表情,还提出要连夜过来探望。燕蓉婉言谢绝,只说想让妹妹好好休息一下,稳定一下情绪,等明天姐妹两人一起去见他。

    放下电话,燕蓉静静坐在沙发上。燕舞沐浴后换上浴袍回到她的身边。

    燕蓉伸手搂住妹妹的肩膀,在人前坚强勇武的燕舞将螓首一歪枕在姐姐的肩头。燕蓉柔声道:“这个公道我一定会为你找回来。”

    燕舞道:“姐,我的行踪有谁知道?”

    燕蓉皱了皱眉头,她明白燕舞的意思,轻轻拍了拍妹妹的肩头道:“你在怀疑他?”

    燕舞道:“我本来以为这次必死无疑,可通过今晚的意外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她停顿了一下:“苏乐的心胸没那么狭窄!”

    燕蓉一双秀眉舒展开来,她放开妹妹的肩头,意味深长道:“你怎么突然为他说起话来了?”

    燕舞在姐姐的眼光下,忽然感到俏脸有些发烧,甚至于不敢直视姐姐的眼睛,她小声道:“姐,你别多想,我只是忽然发现他根本就没想杀我,如果他不想杀我,为什么要绑架我?难道要用这样的方式报复我昨晚对他的追杀?”

    燕蓉道:“这个人不简单,年纪轻轻就能统领千机门,而且我听说左强、蔺朝通那帮千机门的元老全都是因为不服他的管理,而死于非命。”

    燕舞道:“我虽然不知道他绑架我的动机是什么,但是铁血十三鹰出现的目的很明确,不但要杀掉我还要除掉他,他们应该是想给外界造成一种假象,让人觉得是咱们这边为了营救我而铲除苏乐,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干爹的身上,那样千机门的人就会找干爹寻仇,其结果必然是一场腥风血雨,两败俱伤。”

    燕蓉道:“你是说……”

    燕舞道:“姐,也许我们只是别人布局的棋子,只要形势需要,他会毫不犹豫地牺牲我们。”

    燕蓉的脸色突然变了。

    燕舞握住她的手道:“姐,也许咱们应该考虑得是如何保全自己。”

    燕蓉道:“无论是谁想坑害我们姐妹都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门铃声打断了姐妹两人的谈话,燕蓉起身去门前看了看,发现是上官雄霸和笑面佛黄方远,她向燕舞小声道:“你干爹来了……”

    燕舞起身回房去换衣服,燕蓉等她离去之后打开了房门。

    上官雄霸一脸关切地走了进来:“小舞呢?”

    燕蓉道:“刚刚洗完澡去换衣服了,大哥,我不是跟你说过,您今晚就不要过来了吗?”

    上官雄霸道:“我不亲眼看看小舞平安无事,这心里总是放心不下。”

    燕蓉请上官雄霸坐了。

    燕舞换好了衣服出门过来和干爹相见。

    上官雄霸一副关切体贴的模样,心中却有些忐忑,不知燕舞有没有猜到这次的绑架自己也有份参予?他拉着燕舞的手在自己身边坐下,关切道:“小舞,快给干爹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谁绑架了你?我一定为你讨还公道。”

    燕舞道:“苏乐!”她压根就没想为苏乐保守秘密,其实将苏乐供出来也是她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只有这样才能取信于上官雄霸,不让他生出怀疑。

    上官雄霸和黄方远对望了一眼,他怒道:“真是岂有此理,姓苏的小子实在是太过分了?”

    燕舞却道:“算了,今晚如果没有他,我可能要死了,他虽然绑架了我,不过又救了我的性命,现在我反正也平安无事,这事儿算了!”

    上官雄霸并不清楚今晚具体发生了什么,燕舞豁达的态度让他非常意外,上官雄霸道:“小舞,你说来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

    燕舞将今晚发生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不过略去了关键的部分,并没说有多少人死在苏乐手里,也没有说事情发生的具体地点。

    其实苏乐释放燕舞之前就已经考虑到别指望女人保密,尤其是燕舞这种敌友难分的女人,只是他也没想到别指望女人说实话,燕舞在上官雄霸面前也是避重就轻,说了半天,重点只有一个,就是苏乐绑架了她,当晚受到了攻击,至于什么人攻击他们,自己身处何地都说不知道,反正是历尽一番磨难曲折逃出生天。

    上官雄霸听得一头雾水,到最后他终忍不住问道:“可苏乐为什么抓你又放了你?”

    燕舞道:“可能是他怕您找他麻烦吧,抓我只是为了出口气,挣回点面子。”

    上官雄霸却不这么认为,虽然燕舞并没有把事情说得太清楚,他还是从中听出了一些端倪。这帮杀手之所以发动刺杀真正的目的是要制造千机门和兰花门之间的事端,如果苏乐遇害,那么千机门会将所有的责任归咎到自己的头上,到时候只怕他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想到这一层,上官雄霸有些不寒而栗。他首先想到的一个人就是楚天岳,最近这一系列的麻烦都是楚天岳掀起,又很大可能他会再做动作。

    燕蓉看到上官雄霸沉默不语,表情却凝重到了极点,轻声道:“大哥,还好燕舞平安无事,其他的事情还是调查清楚再说。”

    一直没说话的笑面佛黄方远道:“以不变应万变,我刚刚听说千机门的尚道元在家中遇刺身亡,不知他的死和这件事有没有联系?”

    上官雄霸冷冷道:“我不管他苏乐遇到了怎样的麻烦,他胆敢动我的干女儿,这笔帐我一定要跟他算!”

    vip暂时还能更新,章鱼会继续坚持下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尽我所能,多多码字,力争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读者的订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怎书(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