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终始(大结局中)
作者:点精灵      更新:2014-04-28 16:01      字数:9999
    张紫星一念及此,再也顾不得攻击元始天尊,心念一动,已来到孔宣等人的身前,运出神通,将众人收入乾坤之中,随即身前的虚空荡漾出奇异的波纹,整个人消失不见。

    诸圣没想到正占据了绝对上风的张紫星一语不发地就离开了此地,心知有异,赶紧跟了上去,元始天尊借着这机会已恢复了外表的形貌,犹豫了片刻,也跟随而去。

    张紫星一路全力施展神通,在宇宙空间迅速的移动,这种移动或者可以称呼为大瞬移,其“压缩”的距离自然是无比惊人的。

    孔宣等人从那“乾坤”中出来之时,眼前已经是三十三天的顶层大中央天。而眼前的景象让众人都大吃了一惊。

    整个空间都在震颤着,地面与天空四处可见恐怖的扭曲与断裂,张紫星正立于虚空之间,身上洋溢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强大力量,试图填补那些扭曲、断裂,然而当他弥补一处裂纹或是平复一处扭曲时,更多的裂纹与扭曲却随之出现。不久,无数淡黄色的光芒自那裂缝飞出,汇聚在空中,成为九个光芒黯淡的符号,最终便成一个巨鼎之形。这巨鼎似是灵气大耗,颓然落下。张紫星长叹一声,将乾坤鼎收起。

    乾坤鼎一收,大中央天的情况更加不妙了,随着扭曲的甲具,那裂缝处不断溢出的耀眼光芒,一直朝下蔓延开来,致使那断裂一直波及到整个三十三天,这股气息,就连那些顶阶玄仙们都感到了发自内心的畏惧。

    此时老子、通天教主等六位圣人也赶了过来,看到如此情景,纷纷露出惊色,也明白了张紫星为何中断元始天尊的战斗匆匆离开了。

    但是,众位圣人并没有上前相助的意思,因为诸圣都明白,劫数到了这种程度,三界尽须应劫,已是无法避免了。除非一些身具特别气运的人能侥幸活下来外,其余的生灵,都将面临灭顶之灾,就好比当年五兽之乱的初始杀劫一般,除少数契合天数的能活下来、一些命不该绝被囚禁归墟外,其余的无一能幸免,就算能逃脱一时,也不能逃脱一世。

    这是天道大势,就算是圣人的神通,也无能为力。通天教主和西方教二圣早已施神通对门中做出了相应了安排,只能希望门人中能多一些活下来的人,在重开地水火风后,可以迅速重建截教与西方教的根基,争夺新的气运。

    张紫星何尝不知道这劫数难免之理,想那陆压曾以不可思议的三尸神通企图偷天,最终却还是难逃三劫之厄,死于非命。但他无法如那些圣人一般,以旁观者的角度,眼睁睁地看着包括自己的亲友在内的众多的生命湮灭而无所作为甚至无动于衷,尽管他本人已可以在这种劫难中置身事外。与元始天尊一战证明,他已经拥有了等同于圣人的绝对力量,但张紫星自己却明白,他并不是圣人,或者这就是他与圣人最根本的区别。

    这种愚蠢的行为正中元始天尊下怀,当下暗暗冷笑,对于他来说,是不会阻止张紫星此刻的作为的,相反,张紫星力量消耗越大对他越是有利。届时重开地水火风,又会少一个强有力的分享气运、功德的“竞争对手”。

    此时大中央天已进一步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就连逍遥仙府与凌霄天府这样的仙山,都开始出现了裂纹,其余的仙山更是纷纷塌陷,分解,坠入地面的“裂缝”之中,这种状况一直朝下延而去,整个三十三天的事物都开始面临着毁灭。

    在龙吉公主的组织下,诸天的天兵天将早已集合于大中央天,正准备随时避难,但张紫星清楚三界都将应劫,这种暂时逃避并没有太大作用。更让他心颤的是,受三十三天的影响,下界又陆续出现了比当初更大的灾难,而这还仅仅是大劫的初兆而已。

    望着天空中可怕的异像与身边发生的可怕灾祸,任谁都知道不是什么吉兆了,正在朝歌组织祭天祈福活动的摄政太子子郊接到各地灾害的报告后,心中更是忧虑,暗暗为天界父皇与母后的安全祈祷。

    就连深林中的各种动物,都本能地感应到可怕的预兆,纷纷奔逃而出,朝四方乱涌。但这种努力并不能使它们真正摆脱灾厄,或许只能是在死前尽一份无能为力的挣扎而已。这一点,与如今三界所有生灵的处境何等相似。

    张紫星也如这些动物们一般,不惜耗费着巨大的力量,正在做着“徒劳”的努力,孔宣、伏羲等人看得心焦,有心相助,却由于力量差距太大,无法插得上手。

    张紫星眼中神光大盛,将生平之力尽数施展出来,一身的神通已发挥到极致,周围现出浓缩的宇宙诸天星辰之象,朝外蔓延开来,覆盖了整个大中央天。旁观的六圣感觉到那股与真正宇宙相类的浩瀚无比的力量与玄妙,心头暗暗惊骇,也明白先前元始天尊的失败并非偶然。

    除开这天子的神通与盘古幡相克的原因外,本身的实力也确实要略胜一筹。或者,在六圣中只有老子才可能与他势均力敌。

    张紫星全力施展出神通,威力自是非同小可,下界祷告的众人只见天空现出一尊隐约的法相来,身周散发出温暖而淡然的光芒,覆盖整个天际,一时间,洪水、地震、火山爆发等灾害甚至是天地间的动荡都平息了不少,百姓们见如此显圣情景,知道有“仙人”相助,纷纷拜倒祈求。

    然而,表面上危机得到了缓解,却没有真正的根除,张紫星此刻正是艰难无比,全身的力量与神通已发挥到极致,却只能勉强压制住那种无可抗拒的莫大的力量。准确的说,他所面对的不仅是力量,更是一种规则。更要命的是,张紫星乾坤内的打神鞭竟然开始发挥出奇异的波动,与那“规则”相呼应,将他的宇宙乾坤渐渐压制。

    双重压力使得张紫星支持不住,宇宙之象顿时崩溃瓦解,这更加剧了三十三天的塌陷。张紫星没想到原本的“护身符”竟然拿在关键时刻变成了要命的暗器,一怒之下,将打神鞭拿了出来。只见那鞭此时正散发着一种玄妙的气息,牵动着整个天地三界的五行之气,而这狂暴、紊乱的五行之气使得三十三天塌陷的速度愈发严重,以张紫星的神通,竟然完全压制不住这股气息。

    张紫星眼见辛苦经营的逍遥仙府已经塌陷成数块,其余的仙山更是尽数崩裂、毁灭,整个三十三天纷纷塌陷,溃灭在即,不由大惊。下界的大地也开始出现大面积的龟裂,各种灾害如疯狂的猛兽一般肆虐着,不少生灵已丧失了生命。百姓们见到那法相的消失,天地震颤愈烈,纷纷预感大祸临头,却只能朝天苦苦哀求,希望所谓的仙人、神灵们能降下奇迹,免除大难的降临。

    张紫星想到鸿钧曾说过的五神兽化五旗之事,对老子传声道:“李道友,请借离地焰光旗一用。”

    老子没想到他有如此一说,目光掠过元始天尊,传声道:“那旗我已赐予门人羽翼仙,你自可向他借来。”

    这边羽翼仙就觉手中无端地多了一物,正是被老子收去的离地焰光旗。张紫星已知老子心意,传声谢过,又朝一旁接引道人借青莲宝色旗。

    接引道人略一犹豫,念头飞转,传声道:“这青莲宝色旗本染不得红尘,但如今却已着相,就此借予道友吧。”

    ——不论如何,若能交好这位新成道不久、实力卓绝的“圣人”,将来对西方教自是大为有利。与老子的“暗借”不同,接引道人是直接一道青光,轻飘飘向张紫星,这种公开示好的举动,也让元始天尊眼中的阴霾又多了几分。

    张紫星遥遥施礼,谢过接引道人,又从羽翼仙与龙吉之处要来离地焰光旗和素色云界旗,加上他原本有的真武皂雕旗与夺来的戊己杏黄旗,此时已齐聚先天五方旗。

    五道彩烟立在张紫星身畔,各现异状,青莲宝色旗白气悬空,金光万道;离地焰光旗按五行奇珍;素色云界旗氤氲遍地,一派异香笼罩;真武皂雕旗黑烟袅袅透出淡淡金光;戊己杏黄旗金光闪闪,隐现金花万朵。

    远处元始天尊感觉到戊己杏黄旗被张紫星施展某种特异神通屏蔽,使得他这个原主人一时无法控制。元始天尊本欲趁机出手抢夺,但见到张紫星如此吃力之状时,心念一转,又改变了主意:眼下杀劫已无法消解,而此人却是死心眼,居然自不量力地企图扭转乾坤,如今正好让他耗费力量,若是多此一举,恐怕还会生出变化来。再说就算真要夺回杏黄旗,待到他力量耗尽之时,再下手也不迟。

    这先天五方旗一出,打神鞭似乎受到了某种压制,周围的强烈的狂躁的五行之力为五旗所牵引,变得有条不紊,然而规则的力量是无法抗拒的,那空间塌陷的力量仍在不断加大,张紫星绷紧到极点的宇宙乾坤再次宣告崩溃。

    “连这样都不行!鸿钧所说的‘终即是始’究竟是什么?”

    张紫星目光落在了散发着奇异气息的打神鞭,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来,双手瞬间已凝聚了莫大的力量,握住打神鞭两端,发力一折,哪知一股反弹之力传来,震得他几乎双手不稳,而打神鞭竟是纹丝不动,那五行之气反而更加强烈了。张紫星吃了一惊,乾坤鼎与昆仑镜浮现在头顶,身周现出宇宙星辰之象,全力施为。

    通天教主一见,慌忙传声:“陛下且慢!”

    话刚落音,张紫星已全力施为,只见那宇宙星辰之象陡然变得扭曲起来,星辰纷纷发出强光,随即消逝无踪,而张紫星面色变得格外苍白,仿佛被重创了元气。张紫星如今的力量,就算是星辰也能粉碎,但那打神鞭却是纹丝不动。不过,张紫星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方才在他拼尽全力的瞬间,打神鞭似是出现了一丝轻微的震颤,但也仅是一丝震颤而已。

    通天教主忙道:“陛下万勿如此!打神鞭乃鸿钧老师采盘古先天异气亲制,绝比不得寻常先天之物,若是稍有损毁,当有大因果,纵是圣人,也难免大厄。”

    张紫星迅速平复着体内被反震得不断翻腾的力量,听到通天教主传声,不由暗暗苦笑:损毁?要不你来试试?

    他望着手中的打神鞭,目光又落在周围的先天五方旗上,忽然生出一丝醒悟:“终即是始”?

    开始?终结?

    终结?开始?

    难道,要化解这场杀劫,只有……一时间,张紫星只觉呼吸陡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此时他终于明白鸿钧临走前那一句“若问三界劫,道该如何,便如何”的深意了。

    通天教主再次传声:“想不到先前玄道与人界之战只算是杀劫的开端,如今这三界大劫才是最强的杀劫,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此皆是天数,已非我等圣人之力所能逆转,也不能去干涉。不如你我两人联手压制元始天尊,争夺重开地水火风之功德气运,并将重开乾坤的功德之力分于你那亲友与我截教精英门人,并施神通护持,或可使之免除大厄,重占新世之运,自可两全齐美。”

    张紫星听得最后一句话时,忍不住意动,通天教主这番意图虽然是为了截教,但对于张紫星一方来说,既然置身事外,又能保全妻子与兄弟们的安全,确实是个互惠互利的好办法。

    然而,他真能如那些圣人一样,做到“置身事外”吗?

    默然应对着三界众生的毁灭,这就是他的“坚持”吗?

    如果是这样,他当初为什么要放弃那“巅峰”?

    张紫星的目光扫过远处的雨仙、天瑶、三霄诸女和孔宣、伏羲等人:只是为了妻子、兄弟或是朋友?

    换句话说,只是为了一个狭义的“自我”吗?

    从穿越到这个世界开始,所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如电光石火般地掠过眼前,与以往不同的是,铭刻心头的妻子、兄弟们的影像越来越少,更多的,却是“无关紧要”的画面。

    生机勃勃的大地……美丽如画的山川河流……鸟语花香、生机盎然的森林……青山翠谷中把酒言欢的修士……人来人往、安居乐业大小城镇……忠肝沥胆、不惜赴死的臣子……为了他一个命令,甘愿血洒疆场的平凡士卒……目光殷切的老人……天真活泼的孩童…………原来,要守护的,不仅仅是……此刻,三十三天的塌陷已到了最后的关头,下界的人们只见天空中出现了大片大片“裂纹”,那纹理是耀眼无比的强光,偶尔落在地面上,形成了毁灭力量极强的闪电或飓风,收割着所能见到的一切生命。大地的裂痕也在不断增加。在如此天祸面前,人类是那么的渺小与无力,甚至连逃亡都无法办到,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祈祷。

    这祈祷声落在张紫星的耳中,却使得他更加迷惘,心中一个声音大声地询问着自己:你的“道”,究竟是什么?!

    鸿钧说的没错,以宇宙的角度来看,生死盛衰的无尽循环,是永恒的法则,这无数的生命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瞬间过客而已。

    或许正应该如通天教主所说的那样,不能去干涉?

    但张紫星的脑中又响起他对鸿钧所说的话:“我之所以能领悟,绝不是因为能放下执念,而是因为我比以往更执着。”

    或许,那一粟,方为沧海……“老公,你在疑惑什么?”耳边的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使他清醒了过来,才发现不知何时,雨仙与商青君众女都相携飞了过来,正关切地看着他。

    虽然此刻已是天崩地裂的最后关头,却没有一个人露出胆怯之色,哪怕是平曰最为胆小的杨玖,因为有他在。

    “夫君,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云霄开口道:“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姐妹始终在你身边。”

    其余众女相互对视,默契地低声齐道:“生死不渝。”

    张紫星只觉一股股暖流汇聚在心头,浑身又充满力量,他深情地注视着每一位妻子的面庞。就算真的“不悟”又如何?能有她们在身旁,也是了无遗憾了。

    通天教主原本见他目光恍惚,面色阴晴不定,而此刻大劫即将全面发动,索姓放弃传声,叫道:“陛下,如今你已悟圣人大道,见识绝非以往所能比,当权衡轻重,从长计议。”

    张紫星忽然对通天教主笑了,答道:“教主,你错了。第一,我并没有‘悟’;第二,我并非圣人。”

    诸圣对那句“并非圣人”听得莫名其妙,就算老子也是不解其意。

    张紫星没有解释,而是对远处孔宣、刑天、伏羲等人深施了一礼。孔宣等人连忙还礼,待到飞过来时,却被一股莫大的力量所阻。孔宣与张紫星相交最久,看到这位兄长的眼神时,心中无端地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颤栗。

    先天五方旗分东南西北中方位列好,缓缓升空,在上升的过程中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光芒,光芒散发开来,形成一片五色云霞,覆盖在天空。五色云霞各射出一道光芒,形成一个环形,将张紫星与众女包围在中央。

    张紫星双手高举打神鞭,浑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光芒,这种光芒带着可怕的毁灭气息,恐怖无比,仿佛将宇宙间所有的力量尽数集中于这一点,就算是六圣,也是心惊胆颤。

    诸圣无不大骇,最着急的是通天教主,身边现出诛仙四剑护身,高喊道:“陛下,你疯了么?”

    “我没疯,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罢了。”张紫星微微一笑,眼神却已没有初时的半点迷惘,那毁灭气息却是越来越浓,就算是通天教主,也不敢靠近,其余的圣人也都惊呆了。

    一直沉思的老子终于动容:“道友!为什么?”

    “道该如何,便如何。这正是我所选择的‘道’……”张紫星说着,遥望虚空,这个答案倒似是在回答另外一个人。

    接引道人与准提道人惊讶地对视着,摇摇头,长叹了一声,元始天尊同样震惊,心中涌起了“愚不可及”的四个字。

    张紫星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女娲娘娘美丽的脸庞上,淡淡地说了一句:“娘娘,当年那场赌约,却是你胜了。”

    说完,他没有再多看诸圣一眼,只是充满爱意地与身旁的女子一一对视:“你们不后悔么?”

    众女纷纷摇摇,商青君妩媚一笑:“既已被你骗了心去,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邓婵玉也娇笑道:“他就是个小贼。”

    碧霄义愤填膺地又加了一句:“不仅是小贼,还是银贼。”

    此言一出,众女纷纷响应,就连姜文蔷与月姬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这就是你当种马的下场,”雨仙调侃地说了一句:“你不是最讨厌什么小说中的救世主吗?怎么这会又……”

    张紫星淡然道:“我并不想出什么风头,只不过忽然领悟了一些道理而已。说起来,打神鞭因我而现世,现在由我来结束,也算是一个了结。说到底,我只是觉得应该这样做而已。正如那句老话……”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还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不用说了,不管是哪句,肯定都是老掉牙的台词。要是我做评审,会给你两个大字批语,狗血。”雨仙俏皮地眨了眨眼睛,面容却尽显温柔:“只不过,你觉得对的,就去做吧。我、雪儿、妲己都陪着你。”

    天瑶加了一句:“大家都陪着你。”

    她们似乎并不担心即将发生的事情,因为有他在身边。

    同样,他也因为有她们而坚强。

    “谢谢。”张紫星眼中有泪光闪动,身上光芒愈发强烈了。

    在即将坍塌的天空,这光芒是那般的璀璨与夺目。

    女娲娘娘一震,仿佛心中有什么东西破封而出,这一幕对她来说更是有些熟悉,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她还不是现在的她……千磨万击还坚劲,任他东西南北风。

    这句曾经被她痛恨的诗句此刻再次浮现在心头,这一次,给她的感觉却是从未有过的颤栗。

    孔宣、刑天、羽翼仙等人都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了,不顾一切地疯狂地冲击地那股阻力,却终无法成功。而彩云仙子姐妹、蔡琰、张清儿也惊呆了,云繙大叫一声,顾不得女娲娘娘在场,加入了孔宣的行列,哪吒也大哭冲上前去,却被一次次弹回。

    彩云仙子紧紧握着几乎没什么力量的蔡琰与张清儿,又不能松手,眼中尽是焦急之色。蔡琰的眼神中尽是悔恨:如果刚才能鼓起勇气……伏羲、神农与黄帝并没有动,而是注视着那道璀璨的光华,眼中早已热泪盈眶。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神农低声地念诵着:“他终于找到了自我,也超越了我们的道。”

    “道该如何便如何,”黄帝含泪微笑道:“他果然还是他,并非什么圣人。”

    伏羲的身躯微微颤抖着,眼神中已不仅是感动和悲伤,更有一种虔诚:“他的道,比我们更执着,更不悟。”

    就在此时,那毁灭之力终于达到了顶点,就见其余的光芒渐渐收敛,汇聚中在了打神鞭上。握住打神鞭的那双手毫不犹豫地发力一折,刹那间,天地间响起了一声清亮的“咔嚓”。

    这简单的一声,决定了整个三界的命运。

    那声响的中心点猛地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如同某种爆炸一般,光芒迅速朝四周蔓延开来,瞬间便覆盖了整个大中央天。这种光芒带来的并不是毁灭,而是生机,就如同张紫星当时所明悟的神通一般。光芒还在延伸着,一直扩展到了整个三十三天。

    下界的天空现出一道奇异的五色彩虹来,放出温润的光芒。在彩虹温暖的力量下,那些毁灭的闪电消失不见,空中的裂缝也渐渐合拢,各种灾害随之消失无踪。

    祈祷的人们纷纷欢呼起来,对彩虹虔诚叩拜,感谢上苍。

    他们却不知道,拯救他们的,并非所谓的上苍。

    同样,那个人也并不在乎他们是否知道。

    大中央天,上方的五色云霞美丽如故,只是云霞下方的光芒已经消逝无踪。与光芒一同消逝的,是他和她们,还有打神鞭和先天五方旗。

    只留下在场或错愕、或惊讶、或悲痛的众人。

    最强的杀劫,就这样结束了?

    一位才崭露头角的强大“圣人”,就这样自我湮灭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已知此,却为何不悟?”老子长叹道:“世上争斗当永无断绝,但自此之后,再无杀劫了……”

    西方教二圣齐声感慨道:“我法皆空,众生慈悲。他虽不悟,却也是悟了!”

    虽然接引道人失去了青莲宝色旗,却并没有太大的遗憾,因为杀劫既消,无须重开地水火风,西方教的气运也得以顺利地绵延繁盛,可谓有得有失。况且先天五方旗同时湮灭,也是一场天数。

    最遗憾的要数通天教主,心中惋惜不已,因为他失去的不仅是盟友,也是一位真正的道友。

    女娲娘娘的眼神迷蒙,脑中一会出现当年张紫星在女娲庙的豪言壮语,一会又是当年自己舍身补天的情景,一会又是方才那天崩地裂前璀璨的光芒。良久,那美丽的眼眸中涌起了一种几乎忘却的湿润,终是化作了喃喃的一句:“是我输了。”

    元始天尊已从惊愕中清醒了过来,诧异和惊讶顿时换成了愤怒:想不到那疯子真的消解了杀劫!杀劫既消,他元始天尊重开地水火风、重新争夺气运的如意算盘也落了空,所遭受的辛劳、狼狈、羞辱全都白费了!就连杏黄旗也化作五色彩云无法收回!阐教依然是风中之烛,也不知要多少年才能重振声势,相比之下,截教与西方教当风生水起,只怕再难有阐教的容身之地。

    孔宣、刑天等人俱失去了往曰的镇定,悲声交换,云繙、张清儿与哪吒更是大哭起来,彩云仙子呆呆地看着那空处,神情恍惚,而她相携的蔡琰仿佛失去了生命一般,眼神显得空洞无光。多宝道人与赵公明等人也面露沉痛。

    后方拜倒的是无数天兵天将,他们修为低微,都不明白那种所谓的“道”,他们只知道,这位新天帝在最危急的关头,舍弃了自我,拯救了整个苍生。这才是真正的天帝!

    目睹了这一切的杨戬呆立在人群的角落,眼神不断变化,在他的身后,冰雪的面色依然冰冷如故,只是目光显得更加深邃了。

    元始天尊的双眼已被怒火填满,目光落在了远处的孔宣等人身上,顿时恶向胆边生,露出阴寒的杀机,手中现出盘古幡,朝孔宣等人抖来。

    那黑洞刚一出现,上方就现出一座金桥来,金桥光芒灼灼,竟不受黑洞吸引。那黑洞逐渐减弱下来,继而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元始天尊击向孔宣的三宝玉如意也被停顿在空中,周围隐隐现出半透明的山水之图。

    “你们……”元始天尊没想到老子与女娲娘娘会同时出手阻止他,不由又惊又怒。

    话刚落音,元始天尊就觉锐气临体,周围已多出四把剑来,同时通天教主冰寒的声音响了起来:“劫难既了,争斗当消。此番杀劫,你已彻底败了!”

    老子叹道:“二师弟,罢手吧。三师弟所说不错,杀劫既消,当天道重列,封神以定三界。纵使圣人,也不可违抗天数。”

    元始天尊一听“违抗天数”之语,猛然一醒,终于压下怒火,面色阴沉地点了点头,收了盘古幡。通天教主见他罢手,也不再相逼,将四剑收回,老子与女娲娘娘也各自收了法宝。

    元始天尊伸手朝三宝玉如意一招,想要召回,但此时奇事发生了,那三宝玉如意竟似凝固在空中,根本不受他控制。

    与此同时,六圣的心中不约而同地传来一阵的颤动,不只是六圣的心头,整个天地间也仿佛震颤了一下,六圣感觉就在这一瞬间,眼前的一切似发生了什么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变化。

    天空的云霞无端地闪耀起来,一股股奇特的五色光芒洒落下来,似乎被什么所吸引一般,在虚空中凝聚一点,随即又散发开来。那温和的光芒所经之处,一座座毁灭的仙山重聚而生,仙山上的奇花异草与仙禽奇兽类也得到了新生,包括一些千万年难得绽放的灵物在内,所有的植被齐齐开花结果,一派生机旺盛之相。

    这种奇异而浩瀚的重生力量迅速在三十三天蔓延开来,并一直延续到人界,在方才灾祸中丧生的诸多生灵惊讶地发现,自己又安然无恙地获得了重生。仿佛刚才所经历的灭顶之灾,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光芒渐渐消失了,五色云霞渐渐淡去,恢复成原本的苍穹。

    一个自语般的声音淡淡地响了起来:“原来,这才是我的‘道’。”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