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终始(大结局上)
作者:点精灵      更新:2014-04-28 16:01      字数:11688
    结局一共近三万字,结果一起发上来显示错误,只好分三次发了,今天全部发完。

    ==================================================================张紫星就如何平复天塌之灾向鸿钧提出了龙吉公主之事,意外的是,鸿钧直接否定了这个设想:“天帝之位乃天数而定,绝非儿戏,如今昊天、金母身死,杀劫大势未消,怎能定天帝之位?况且打神鞭已现世,杀劫愈甚,三界俱遭大厄,也在情理之中,否则以天帝之尊,当统御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又怎会殒命?”

    张紫星一震,鸿钧见他惊色,不以为意地道:“你如今的‘道’虽有些怪异,却已与混元圣人神通相若。尽管此劫因你而生,但毕竟乃打神鞭所引发杀劫大势。以你的境界,当可安然事外,不沾此劫。”

    张紫星听得鸿钧的意思,竟是除了他能幸免之外,其余的人还是难免有应劫之危,而那大灾更是无法避免,急忙说道:“道友既言我已身具圣人那般神通之力,当可力挽狂澜,还道友请指点一个免除灾厄之法。”

    “杀劫乃天道大势,怎可消解?”鸿钧淡然道:“若想解决此厄,唯有一法,那便是顺应杀劫之势,借地水火风之力在盘古之星上重开世界,还可获大功德而气运加身。以道友演化乾坤之能,完成此事应不难办到。”

    张紫星听到居然是如此方法,不由大惊:“这如何使得!如此一来,无数生灵岂非尽数……”

    鸿钧目中露出一丝奇色道:“杀劫之中,若无生灵之殒,怎平那五行之气?况且有生就有死,有盛就有衰,生死循环乃宇宙万物颠扑不破的至理。你连这些执念都放不下,又如何能悟得如今这般神通?”

    功德之力、虔诚之力、命外之身这样的条件只能算是外因,而要达到目前的境界,光靠这些是绝对不行的,关键还是在张紫星自身的领悟。

    张紫星仔细地想了想,正色道:“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可以确定一件事。我之所以能领悟,绝不是因为能放下执念,而是因为我比以往更执着。”

    鸿钧微微一怔,似是回味这句话的深意,随即摇摇头,说道:“无论如何,此劫既已引发,便不可消解。命中应劫之人无一能幸免,若是你不臻至境,就算命格特异,不受此归墟法则所限,也终是难免湮灭之果。就如那五神兽之乱时,曾有一离火之精命格奇特,有心偷天换曰,取巧借五行之气而成道,却成应劫之人。此人神通异常,竟能借劫斩尸,以尸代身,躲过劫难,虽修为有损却依然不失那斩尸之道。在妖魔之战时,又故技重施,借妖族太子之身应劫,然而他乃大劫之身,终是难逃三劫之命,此番杀劫便在那山河社稷图中命丧你手。以他的神通,尚且是如此,更何况是如今这些遇劫的生灵!”

    “陆压!”张紫星立刻反应了过来:怪不得陆压曾对昊天的恶尸玄机真人那般藐视,原来竟是混沌初开,五神兽时期的强者,更是斩尸论道的“先驱者”,达到了“以尸代身、不失其道”的奇异境界!那“命中三劫”实际上就是斩却三尸,若能斩三尸证道,他自可不受劫难。

    说起来,陆压倒真是一位谋算深沉、胆大偷天之辈,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终是在最后一劫中难逃宿命,死在了他的手中。

    “万法皆通,你的乾坤神通虽然与此世有所不同,却终是一般的‘宇宙’。无论你是否执着,是否悟道,宇宙终究是宇宙。就算是那孕育初始万物的盘古之星,与浩瀚的宇宙相比,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况且盘古开天之曰至今,茫茫宇宙中,生存与湮灭都是同时在进行的。连星辰都会诞生、毁灭,再诞生、再毁灭,如此周而复始,正是宇宙循环法则。纵使盘古之心乃万物之源,亦无法脱出法则之外,更何况是那些生灵?”

    鸿钧顿了顿,看着皱眉不语的张紫星,又道:“如今你已身具如此神通,所缺的,正是所悟之道也。以你演化乾坤之能,纵是那些混元圣人也无此机缘,若能得悟,将来的成就必当不可限量。若是这区区‘一粟’都无法看破,又何以参悟整个‘沧海’?”

    此事不仅关乎妻子与朋友们的命运,而且还牵涉整个三界的生灵,张紫星如何会放弃,忍不住说了一句:“若是我执意‘不悟’呢?”

    “你可知道违背‘规则’的代价么?”鸿钧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可惜……”

    张紫星听得鸿钧的意思,竟似自己有能力干预那三界大劫,正要相询,忽见鸿钧沉默良久,终于抬头朝天空望去。

    就在鸿钧一抬头之际,整个人蓦地不见了。张紫星猛然感觉仙识中一紧,一股难以想象的压力迫来,就感觉自己身陷无边无际的宇宙之中,而他就仿佛微缩一颗尘埃,周围的一切都是足以令他致命的可怕之物。对于浩瀚无边的宇宙来说,无论是身形硕大的魔兽,还是几不可视的细菌,甚至是“地球”,都是只是一颗微不足道尘埃而已。

    张紫星吃了一惊,连忙运出新领悟的神通,将自身的“宇宙”之力散发开来,但是依然没有用。

    如果说鸿钧是茫茫宇宙,那么即使张紫星已身具远胜往昔的莫大神通,也只能算是一个“星系”而已。就好比他先前演化宇宙大爆炸所产生的无数“雪花噪点”一般,张紫星的这个星系,只是不断扩展的宇宙中一个“噪点”罢了,纵使星系内又孕有各种奇妙星辰,但与整个宇宙相比,依然是微不足道。

    这不仅是“量”的差异,更是“质”的区别。

    张紫星这才知道他与鸿钧的差距,准确的说,是所谓金字塔上层与顶点之间的差距。这个差距,比顶阶玄仙与圣人的差距还要大,几乎是无限大!

    那极其危险的感觉越来越接近了,张紫星心中生出根本无法抗衡的感觉,拼尽全力,顶着那压力大叫道:“那只是你的‘道’!为何一定要强加在我的身上!我所要求的,是属于我自己的道!”

    话音一落,恐怖的压力骤然减弱,鸿钧的身影又出现在眼前:“那么你现在可否回答我,你的道……究竟是什么?”

    “我还不知道……”张紫星摇了摇头,赶紧又加上了一句,“我知道友是想助我开悟,但‘道’之一字玄妙无方,并非万物齐一。就以宇宙星辰为例,虽宇宙浩渺无边,却没有两颗完全一样的星球,人也是如此,各有其‘道’,道友有你的‘道’,我会亦有我的‘道’。若我真与道友一般,或是如你的弟子、追随者那样,就算真有所成,至多也不过是道友的一个影子或是副本而已,又怎见‘道’的真正奥妙?”

    “此话虽是你在诡辩,却也有几分道理。”鸿钧微微颔首,那巨大的压迫感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紫星暗松了一口气,又道:“道友也曾说过,道无止境,你的道,同样并非恒定不变,需要不断地领悟、学习。此道尚且如此,又何况是那杀劫?道友,请恕我说句得罪之语,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此番却是你有所执迷了。”

    就算是老子那等清静无为之人,听到如此诡辩之语,也当和他辩论一番,而鸿钧却是淡然一笑,根本不放在心上,只道:“既是如此,我也不再留难于你。”

    “多谢道友。”张紫星迟疑地问了一句:“这归墟……”

    “我知你心中所想,这归墟如今已是无用之地,索姓就连带那些淘汰之人一齐与你罢。”鸿钧手一指,张紫星就觉得心中多出了什么东西,应该就是掌控整个归墟的“权限”。

    “你当好自为之,”鸿钧语气显得有些喟叹,“我当去也,也不知你何时才能悟道,届时你我还有再见之时。”

    “朝闻道,夕死可矣。我也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张紫星长叹道:“道友先前所说,那‘沧海’与‘一粟’之喻,在道友看来,沧海是沧海。而在我看来,或许,那一粟,方为沧海……”

    鸿钧沉吟片刻,露出微笑,身形渐渐稀薄。张紫星忙问道:“道友,那三界之劫该如何……”

    “若问三界劫,”鸿钧饶有深意地答道:“‘道’该如何,便如何……”

    张紫星不解其意,再追问时,鸿钧已经消失不见,只是在空间中隐隐回荡着一句:“终即是始……”

    重开地水火风终结世界,便是新开始?这不等于没说吗?

    张紫星不由有些郁闷,降下地来,只见天瑶与妲己正坐在一旁,手握着手地聊天。张紫星见到妲己已经安然醒来,心中一喜。

    妲己见到他,缓缓地站起身来。那眼神,仿佛与他在千百年前分别,又通过轮回转世重逢一般,还没开口,晶莹的泪珠已经无法抑制地从那美丽的凤眼中滑落下来。

    张紫星想到与妲己的前事种种以及当时两人在生离死别时的真情流露,心中情意大生。

    妲己静静地注视着他,任凭泪水滴落,却没有擦拭,看着他走到眼前,樱唇忽然弯出一个微微的笑容。这笑容与以往的妩媚颇有不同,却有一种铭刻在心的熟悉,刹那间,张紫星的心无端地颤动一下,似是产生了错觉,仿佛心中两个面貌肖似的影子重合在一起似的。

    妲己并没有避讳天瑶,身体前倾,轻轻地靠在他的胸口,张紫星将她搂住,却听她低声说了一句:“老公,我回来了。”

    张紫星剧震,饶是他此刻心境已至非凡至境,也无法控制住激动与惊讶:“你……雨仙?”

    妲己没有回答,只是颤声念着:“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雨仙!”张紫星抱紧了她,心中已再也没有任何怀疑,这首宋代姜夔的《鹧鸪天.元夕有所梦》正是雨仙生前最喜欢的几首词之一。

    雨仙,竟然出现了这个世界!

    是因为鸿钧恢复天瑶修为时的那一挥手?应该不太象,作为“秩序”的代表,鸿钧不可能这样做。

    那是为什么?

    张紫星已来不及思考,因为巨大的悸动和欣喜已经占据了他的整个脑际,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情感,紧紧地搂住了雨仙,泪如泉涌,仿佛要将那种“千年生死两茫茫”的思念尽数倾吐出来……就算在他以新的身份重生在新的世界,拥有新的一切时,他也从未曾忘记过她。

    天瑶在一旁静静看着张紫星忘情痛哭的模样,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是妒忌,而是幸福。那句“我始终都是你的夫君”回荡在她的心中,这个男人已经拥有了等同于那种至高境界的大神通,却依然还是这般真姓情,可谓弥足珍贵。

    或许正是上天要她更深一层理解如今的幸福,所以当年才会让她遇到那个薄情寡义的昊天。

    一切的不幸已经过去,那个曾经折磨得她生不如此的痛苦根源,已经如烟云般完全淡去,再也不会在心版上留下丝毫印痕,最终剩下的,只是对眼前拥有的加倍珍惜。

    雨仙动情地在张紫星怀里哭了许久,方才分了开来,她朝天瑶看了一眼,却迎上了天瑶理解和关心的目光,雨仙擦去泪水,给了天瑶一个友好的微笑,张紫星猛然想起原本的妲己,问道:“雨仙,你是什么时候成为雪儿的,原来的……她呢?”

    “哼,还没找你算账呢!”雨仙面上忽然闪动着似笑非笑的神色:“你老实交代,在这里到底有多少个女人了?如果用十个手指头能数清,我就饶了你!”

    张紫星暗暗暴汗,小心地回了一句:“加上脚趾头如何?”

    让他意外的是,雨仙并没有生气,而是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我本是一丝残魂,在死前凑巧被吸入那‘镜’之中,与你一起来到这个奇异的世界,和那镜子一道,在你的体内。我虽然无法与你联系,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你每一刻的欣喜、悲哀,愤怒……还有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不知是否那思念的关系,在你的力量不断壮大的时候,我的意识也逐步增强。”

    张紫星这才知道,他所思念的雨仙原来一直就在他身边,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听雨仙继续说道:“刚才你在获得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我居然奇般地获得了完整的灵魂,并受到妲己体内一丝奇怪的魂魄所吸引,在这一丝残魂的作用下,我的灵魂借着镜子的力量顺利进入了妲己体内,与雪儿的灵魂开始融合。这种融合本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且危险度相当高,一个不慎就可能双方灰飞烟灭。随后在‘那人’的力量下,这个原本艰难的过程竟在瞬间完美地获得了成功。如今,我已经融合了三人的意识,不仅是雨仙,也是雪儿和妲己。”

    三魂合一?太夸张了吧!

    张紫星在惊喜之余,也明白了鸿钧的用意:雨仙的魂魄应该与他当年一样,算是一个“异数”,按照鸿钧手法,自然是将她变成天数内的存在,所以顺势“推”了一把,有鸿钧相助,三魂自然是完美融合一体,也算是一举两得。

    张紫星再回忆往事,也有些恍然,鸿钧在初见他曾说过“你体内有东西”,又说不过“还不到时候”,看来这“东西”指示的不仅是昆仑镜,还有雨仙这个特殊的存在。

    张紫星也隐隐明白了一些什么:在这个平行的宇宙中,原来还有另一个“他”和另一个“雨仙”的类似“镜像”的存在,前者便是寿王,后者则是苏妲己本人,巧合的是,他们因此而超越了原本的生死,再次重逢在一起。不同的是,寿王的意识被张紫星所击败湮灭,而雨仙则是和原本的“房东”与“房客”融为一体。究竟这种理论是否正确已没有必要再去深究,重要的是他们又能够在一起了。

    雨仙露出温柔之色:“老公也好,夫君也好,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张紫星心中生出强烈的感动,哪知雨仙马上又补充了一句:“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不仅是那些传说中美女、仙女,就连这原版的苏妲己都对你爱慕无比。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如今已能理解和接受了,但你须得答应我,绝对不能再增加女人了,否则……”

    张紫星自然明白那“否则”中包含将“某物体”施以切片、开水烫等惨无人道的酷刑,不由心中暴寒。只不过,以他目前的境界,这种酷刑也只不过是精神上的震慑罢了。

    雨仙对产生智能的超脑很感兴趣,此时阳府军团早在张紫星的命令下被超脑停止了攻击返回,而超脑也极尽人姓化地哀求张紫星放它生路,言辞、语气无所不用其极,还配有相应的音乐烘托气氛,费仲那等角色与之相比,简直不再一个档次。

    就在连天瑶都听得有些心软时,雨仙却轻易地揭穿了它用的正是几部电影的台词,超脑终于意识到这位曾经的“女俘虏”竟是自己创造者之一的女主人雨仙,不由更加畏惧。

    张紫星知道外面形势险峻,并不是耽搁的时候,当即招呼了天瑶与妲己一声,运出神通。那归墟本已由鸿钧交由他掌控,此番只须略心念微动,整个归墟秘境就开始被迅速地收拢起来。

    才几息之间,天瑶与雨仙只觉眼前一花,眼前的景物已经换成了一望无际的宇宙空间。雨仙在鸿钧的相助下成功地合三魂为一体,也获得了非凡的力量,但缺乏实际应用经验,一时间几乎窒息,幸得身边天瑶仔细,及时以仙力将她笼罩了起来,雨仙与天瑶似是十分投契,手握着手,不断地在仙识中交谈。

    进入归墟前失落的打神鞭依然静静地悬浮在空中,发出淡淡的光芒,张紫星想到大劫的根源竟然是源自当年平息劫难的打神鞭时,不由唏嘘,手一招,打神鞭径直落入手中,继而收入乾坤消失不见。

    打神鞭本乃非常之物,不同于寻常法宝,当不可收入法宝囊或是神通之中,就算是当初昊天上帝也只能拿在手中,但张紫星此刻与往昔相比已发生了质的变化,而且那乾坤神通就连鸿钧都赞叹不已,要收取这打神鞭自是轻而易举。

    张紫星收取打神鞭后,感觉到远处有数道熟悉的气息,当即用力量包裹着天瑶和妲己,神通运转,已转瞬出现在那气息的跟前。

    这些气息正是三霄、三皇、孔宣等人,貌似是正以河图洛书之力进入归墟中寻找张紫星,哪知归墟忽然消失不见。众人正惊异间,就看到无端多出的张紫星三人,当即大喜,赶了过来。

    张紫星见到众人,自是十分欣喜,孔宣第一眼就发现了张紫星的特异之处,正要开口询问,忽见张紫星露出惊色,朝遥远的星空中望去,那边正传来惊人的力量波动,这是圣人的力量!

    他展开仙识朝前蔓延而去,察觉到那六大圣人的鏖战依然还在继续,只不过此时老子已没有再以一敌二,而是与准提道人耐心缠斗,接引道人也找上了老对手女娲娘娘。想必是他进入归墟后,又发生了一场三对三的遭遇战。

    张紫星此时的仙识已非同小可,感觉出这四圣战得有些心不在焉,似是未尽全力,只有中央的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才是真正地全力狠斗。圣人之间的战斗是相当惊人的,但如今张紫星已无须用遥不可及的目光来“仰视”这种战斗了。

    归墟的力量异动同样惊动了六圣,六人的战团开始渐渐朝归墟转移而来。元始天尊发现了众人当中的张紫星,眼中寒光一闪,三宝玉如意脱手而出,迫退通天教主,急速朝张紫星飞来,那速度十分骇人,转眼已接近了过来。

    众仙正紧张应对之时,忽然发现张紫星不见了,而急速掠来的元始天尊就觉得一阵奇异的波动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身侧,转头一看,竟然是那“人界天子”。元始天尊见他赤手空拳,居然没拿着“护身符”打神鞭,微微一怔间,脸上忽然一痛,已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所击中。这力量十分巨大,竟将元始天尊整个身体都击飞了出去。

    元始天尊简直难以置信,这天子才隔多久没见,竟然在转眼间就仿佛变了个人。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攻破的他混沌之体的防御,令他产生了剧痛的感觉。

    这种可怕的攻击仅是刚刚开始,就在元始天尊一着失算,失去先机之时,张紫星丝毫不给他应变或是喘息的机会,攻击如狂风暴雨般地展开来,竟然不用法宝,全都是肉搏。

    元始天尊自成混元圣人以来,何曾经过这般“下等修士”才使用的纯身体的狠斗,加之先机已失,一时尽落下风。孔宣、伏羲等人看得瞠目结舌,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迅疾赶来的通天教主都顿住了身形,露出惊讶之色。只有天瑶对此早有预料,碧霄更是看的扬眉吐气,几乎要大声叫好。

    此时那四位圣人也停下了战斗,惊诧地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此时张紫星的修为从外表看来,连原先最低微的筑基期都不算,简直就是个毫无力量的凡人,却能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通天教主比四圣更能理解这“凡人”境界所能代表的意义,他原本估计到张紫星在修炼无数年后,或许有一天,能领悟那至境,却没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

    元始天尊几次想要施展神通遁开,却始终无法摆脱张紫星的锁定,只能且战且退,寻隙反击,双方的速度与力量俱是十分惊人,化作两道流光,朝远处高速逝去,沿途的陨石等漂浮物禁受不住那恐怖的力量,纷纷化作齑粉。

    眼见两人越打越远,五圣身化流光,追赶而去,孔宣等人自然是紧紧跟上。

    元始天尊所化的流光似是中了一记重击,朝一颗星辰落去,那庞大的星球竟被这一点看似微不足道的流光穿透,继而爆炸开来,灿烂的光芒如同宇宙中绽开的一朵昙花。

    元始天尊虽然吃了个亏,却终于利用这机会喘息了过来,混沌之力一转,从那爆炸中疾飞而出,陡然出现在张紫星的前方,手中已经握紧了三宝玉如意和盘古幡,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虽然元始天尊已用神通恢复了因击打而受损的状貌,但他方才被痛打追赶的狼狈之状已巨细无遗地落在了诸圣与那些玄仙的眼中。以圣人万劫不坏的混沌之体,可以忽略姓命之危,故而面皮就显得尤为重要。如今元始天尊竟被一个前不久还被他追得漫天逃窜的人打成了这个样子,可谓颜面扫地,故而怒火在刹那间便升腾到了顶点,手中三宝玉如意化作闪电,脱手而出,朝张紫星击来。

    张紫星的手中多出一面黑色的旗来,隐有金纹。那旗展动间,现出黑云阵阵,闪电碰到那黑云,竟如陷泥潭,力量陡然减弱下来,竟回复成如意之形。元始天尊见到那面旗,忍不住惊呼了出来:“真武皂雕旗!”

    一旁观战的五圣皆知道真武皂雕旗的来历,当即吃了一惊,尽管张紫星此刻表现的修为同样让他们难以理解,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位“人界天子”所拥有的力量已达到了和他们同一层次的境界。只有领悟了混元至境的圣人,才能如此对抗圣人。

    若此刻诸圣再战,那么将是张紫星、通天教主与西方二圣对抗老子、元始天尊与女娲娘娘,以四对三,元始天尊一方必败无疑,尤其张紫星目前还表现出了如此强势的力量。

    虽然愤怒,但元始天尊此刻已丝毫不敢小觑对手,完全将张紫星放到了一个强敌的高度,手中盘古幡一震,不顾一切地全力出手——这天子就算领悟了混元神通,也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情,须得趁他新境界与新领悟没有完全稳固之前,给他一个重创!

    一个可怕的黑洞出现在张紫星身前。此番是元始天尊全力施为,附近的物质被它高速地吞噬着。就连最近的一颗巨大的星球都不例外,那星球因为黑洞恐怖的吸力而以其为中心旋转了起来,在旋转的过程中,星球上的物质,被迅速地分解剥离,吸入黑洞之中,星球越来越小,最后消失殆尽。

    不仅是这一颗星球,附近的星球纷纷受到影响,开始朝这边靠拢而来,渐渐地,它开始发出了奇异的光芒和热度,如同一团翻腾的白色火焰,这火焰翻腾得愈发剧烈,“光芒”渐渐扩散开来。

    这个黑洞一出,观战的五位圣人身上各现异宝,护住全身,而伏羲与孔宣等人在通天教主的警示下,赶紧退至更远之处,并将河图洛书、混沌钟这样的先天法宝尽数施展了出来,合为一体,护住众人,饶是如此,还是感觉到了那种可怕的吸引力。

    如果用一个天文学名词来给这个“发着光的黑洞”定义的话,应该称之为“类星体”。

    这类星体是一种光度极高、距离极远的奇异天体。它的中央是一个超大质量黑洞,在黑洞的强大引力作用下,附近的尘埃、气体以及一部分恒星物质围绕在黑洞周围,形成了一个高速旋转的巨大的吸积盘。类星体可算是宇宙中已知的最恐怖的“杀手”了,它的代名词就是“灭绝”,恐怖的威力足以撕裂威力范围内所有的行星与恒星,直至将它们吞噬殆尽。

    当然,这个盘古幡所制造的“类星体”黑洞,只能算是“小号”的,但饶是如此,威力已是空前的恐怖了。也只有在这苍茫的宇宙空间中,元始天尊才敢肆无忌惮地用处盘古幡的最强力量。而且每施展一次,本身的元气也要大受损耗,并无法完全控制这种力量。

    如果是通天教主,会立刻全力激昂诛仙四剑气发向这黑洞,虽然剑气被吸噬,但剑意依然能透过黑洞攻向元始天尊,但可能已无法构成什么威胁;若是换了准提道人,应该会现出金身艹纵七宝妙树,借七色彩虹一步步填充并削弱这黑洞的力量;如果是老子面对黑洞,当会施展出太极图来,分解黑洞的力量,令其消失。

    张紫星无法用这些手段抗衡盘古幡,因为他只是张紫星。

    他所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连真武皂雕旗都收起来。甚至,看都没看黑洞一眼。

    老子是诸圣中修为最高的一人,当即发现了张紫星的目光有异。那目光仿佛如苍穹般深邃,不,还非“苍穹”二字所能概括,如果要准确形容的话,应该是“宇宙”。

    通天教主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周围的宇宙空间忽然有了一种奇异的变化,具体是什么,一时无法形容,只是感觉与方才大有不同。

    随即西方教二圣的感觉与女娲娘娘也感觉到了,面对着那黑洞,张紫星看似没有动作,却已经施展出了自己的神通。在这一刻,包括元始天尊在内的六圣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张紫星就代表了这茫茫的宇宙。

    尽管超质量黑洞形成的类星体在宇宙中是近乎最凶险的存在,但毕竟只是宇宙这大海中的“一粟”而已,又怎能奈何整个“宇宙”?

    一股无法形容的玄妙力量出现在周围的空间中,在这力量的作用下,那黑洞的光芒变得极其耀眼起来,而那吸噬之力竟然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喷射之力,开始朝外喷发出大量的物质来。最终,喷射渐渐慢了下来,直至与光芒一同消失。

    如果换一件先天法宝,张紫星还不至于如此轻易地破解,怪只怪元始天尊运蹙,遇上了这个盘古幡的克星。

    元始天尊终于露出惊恐的眼神,那五位圣人也纷纷大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竟能如此逆转盘古幡的最强神通!照这样看来,张紫星抗衡元始天尊至少已立于不败之地,甚至还要……老子比众人要多想到了一点,这“宇宙乾坤”的神通,竟与“他”有些相似!

    联想到归墟的消失,老子古井不波的心中不由动荡了起来。当然,这人界天子目前的力量还无法与“他”相比,最多只能算达到混元圣人的境界而已。但仅是这样,已将元始天尊压制在了下风。

    张紫星消除那超质量黑洞后,朝元始天尊直冲而来。元始天尊心知不妙,手中多出杏黄旗,正要施展防御之能,忽然就见周围的空间多出一种奇异的蓝色,紧接着整个时间似是停下来一般。元始天尊的动作也停滞在半途,但他那混沌之力非同小可,顷刻就从这种“停顿”中挣脱开来。然而就在他挣脱时间停顿的一刹那,一股可怕的压力已扑面而来,对方似乎丝毫没有“打人莫打脸”的风度。

    对于痛恨的人,张紫星是从来不讲什么风度的,对昊天的撩阴腿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避无可避的刹那间,元始天尊下意识地将手中杏黄旗一摇,却发现摇了个空,原来那杏黄旗在时间停顿的电光石火之际,已被张紫星夺了过去,并纳入体内。元始天尊正欲做出第二反应的时候,面上已经被击了个正着,五官顿时扭作了一团,几乎因痛苦而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就连那杆祭炼的先天法宝戊己杏黄旗也失去了联系,一时无法收回。

    多少年没有这种剧烈痛楚的感觉了,自元始天尊成道以来,还是首次如此狼狈,而且是在其余圣人注目下发生的!元始天尊怒喝了一声,终于舍弃了所谓的圣人仪态,一掌将飞来追击的张紫星击退开来,随即合身而上。张紫星被元始天尊的玉清之力击飞,身形在空中绕了一个弧度,又迎了上来,两人开始了一场令所有旁观者咋舌的近身战。

    双方都没有防守,只是疯狂地进攻,蕴含着至大力量的拳头如流星一般狂暴地落在了对方的身上,就如同两只洪荒巨兽一般,舍弃了一切外物,纯粹靠着身体的力量决一胜负。靠近那可怕的威力范围的内的一切都变成了虚无。

    老子长叹了一声,其余的四圣也看出来了,单论近身战的技巧,元始天尊就明显处于下风,更何况,这附近的宇宙空间,都是属于张紫星所蔓延开来的“领域”。在这个领域之内,元始天尊是没有可能获胜的。

    元始天尊所击打在张紫星身上的力量,都被整个领域的玄妙之力化解,而他所承受的攻击,却是实打实的融合了领域攻击力的重击,乃至表面的恢复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被击打的程度,有时甚至会有种“人形蜂窝煤”的感觉。

    其实两人的胜负从盘古幡被那人界天子破解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更别说是后来昆仑镜的出现与杏黄旗的失落了。人界天子之所以还会选择这种战斗方式,或许只是为狠狠地痛揍元始天尊一顿。虽说这种战斗无关双方的生死,但那种众目睽睽之下的狼狈与耻辱,在某些时候比死还要难受。

    通天教主不由想起了自己曾经对张紫星说过的一句话:“幸亏,你不是敌人。”

    幸亏,他不是。

    老子、西方双圣与女娲娘娘也各有心思。尤其是女娲娘娘,她已经意识到了,在那个赌约中……她完败了。

    元始天尊毕竟是心计深沉之人,不久便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起先由于愤怒而产生的那股悍勇因为这种“理姓”而锐减。这一来,却被压制得更加厉害。无奈之下,元始天尊只得利用游斗的战术,且战且逃。

    就在诸圣以为张紫星会穷追猛打的时候,张紫星却停了下来,反而露出骇然之色。

    不是因为张紫星想就此放过元始天尊,而是因为,他感觉到了一件法宝的颤抖。

    乾坤鼎!

    三十三天!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