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 鸿钧
作者:点精灵      更新:2014-04-28 16:01      字数:4842
    “我观你那造化乾坤,极具玄妙,潜力不可限量。就算是我亲授的三人,也无法如你这般自如地演化诸天万物。我还当你已妙悟‘道’之至理,想不到却是‘不知道’!”青年大笑了三声:“你已拥有如此之‘道’却不仍知‘道’,倒是有趣!我很像看看,届时若是你知‘道’之时,究竟会如何!”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张紫星暗暗嘀咕,听得“亲授三人”之语,哪里还有半分怀疑,连忙又行了一礼道:“果然是鸿钧老师!”

    青年摇头道:“鸿钧也好,钧鸿也好,都仅是一个名而已,就好比你叫我‘老师’、‘道友’、‘你’,都是这般。道,始终还是道。”

    张紫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忍不住“黏”了一句:“既然道始终还是道,那么道友还是道友。”

    鸿钧听他依然蹬鼻子上脸地抱紧了“道友”这个称呼,也不怪罪,反而赞许地点了点头,还颇有深意地加了一句:“你,始终还是你。”

    张紫星听得鸿钧大有越说越玄妙的趋势,自己有些跟不上节奏,除开“道”之外,他心中实是有太多的疑问要请教鸿钧,又生这位老大如同方才忽然出现一样突然消失,当下忙问道:“道友,我尚且有许多疑难,望你指教。”

    鸿钧笑道:“今曰我既来此,自当为你解惑,你可尽管问来。”

    张紫星思考了一阵,开口问道:“我为何会来到此地?”

    这个“此地”并非是指归墟,而是指的这个世界。

    别人可能不明白,鸿钧自是明白他的所指,反问了一句:“你能否答我,你那乾坤因何而生?”

    张紫星想回答是某种奇异的爆炸引起“宇宙”的衍生,但问题是,那爆炸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鸿钧见张紫星沉吟不语,淡然一笑,说道:“宇宙万物,皆有其妙,纵使你能大略演化乾坤,也无法尽知,需要长期地领悟与进境。至于你为什么来此已不足为‘道’,可‘道’的是,你已经来了。”

    张紫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问道:“道友当知我乃世外之人,当年却在朝歌郊外以神通助我,究竟是何缘故?”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尤其是在明白了鸿钧的身份后,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鸿钧答道:“你因奇异机缘来此,乃异数也,本不属于此乾坤之中,又得帝王之命,故而牵动天数,致使天机紊乱,就连那混元修为亦无法辨识清晰。若是在寻常之世,当有大变,然此乃杀劫之中,未必不是一场机缘。但你若是依从原本命数倒还罢了,偏生你似是知晓天命,故而多有绸缪改变,若此下去,愈往后异数愈甚,当致使天数大异变。那盘古星辰自‘混沌’开辟乾坤以来,便为这宇宙之核,万灵之始,尤其在这杀劫之中,其变故当牵动整个宇宙之数。故而我前来,将你身上异数之力引为功德之力与虔诚之力,并将那面具于你,自你带上面具的一刻开始,那异数已尽数化解,不再成为威胁,你也从此成为命外之身。虽为命外,却已在天数所识之中。你之所以修为进境远胜常人,一是因机缘,二是因悟姓,然除此之外,那异数之身亦是一大缘故。”

    张紫星恍然大悟:当年鸿钧助他,竟然是这个目的,他的修炼速度堪称前无古人,尤其是在后期,简直是飙升,原来是那“异数”之身所引起的!虔诚之力与功德之力虽然到后来被他渐渐忽略,却一直在不动声色地发挥着作用,怪不得鸿钧当年说“功德之力的好处远非如此,将来你自会知晓”,果然是超乎预计的好处。

    张紫星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在女娲庙与女娲娘娘问对之时,女娲娘娘并没有看出那“命外之身”,随后在他戴上那面具后,圣人们方才识出他的奇异命格,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缘故!

    “虔诚之力与功德之力也好,面具的命外之身也罢,都是你的机缘所致。若是你无此机缘,我当曰无法消解你的异数之力,那么你也无后来的成就。”

    张紫星迟疑地问了一句:“若是如此,我当会如何?”

    “或者提前应劫,或者不存于世……”鸿钧的眼神落在了张紫星身后的虚空之中:“又或者,你会来到此地。”

    这次的“此地”与先前不同,指的正是归墟秘境。

    张紫星闻言一震:“这归墟莫非是某种……放逐之地?”

    “放逐?这个词语倒是贴切。”鸿钧微微颔首,“入此秘境秘境者,除时运不济的闯入之人外,原本皆是曾于天数有碍之辈。‘盘古’破混沌、开天地之时,分阴阳,化四气,成就时空星辰。而盘古之力的核心化成如今人仙所居的星辰。四气合一,分出五行之气,孕育生灵万物。五行之气所孕生灵之长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五兽,五兽相生相克,率众争斗不断,致使五行锐气相冲。那五兽之力乃混沌本源所化,亦有‘盘古’之气,故而引起天数大乱,乾坤动荡。为平此大祸,须调和五行之乱。我以‘盘古’所生的先天异气,成就两件奇物,一件能以辨气运曲直,定天数五行之势,乃封神榜;一件可聚生灵杀戮之气纳五行本源之力,乃打神鞭。此当乃杀劫之始。那五兽身具的浑沌本源之力被打神鞭所摄,心知大劫当头,当下各自逃遁,却被我以先天五气所镇。我以神通开辟一界,将封神榜上所示有碍五行调和之人尽数纳入此界,正是这归墟。玄武最早被收入归墟之时,因那五行之力与先天之气结合而异变,成真武皂雕旗。其余四兽也分化四旗,落于各处,或为人所得,或隐匿某处,留待有缘之人。此后每每杀戮之气大盛之时,必会因那盘古异气牵动五行之势,当再生杀劫,须得大量生灵填祭,方才平复五气。在如今的商周之战前,尚有妖魔二族之战、轩辕蚩尤之战,俱是杀劫所致,此后只要有争端,这杀劫还当绵延反复,永不停止。”

    张紫星听得大为诧异,想不到这就是归墟与杀劫来由,而那些异兽则是因为与调和五行有碍而被放逐至归墟秘境,打神鞭、封神榜与先天五方旗也因此而生。同时,他也在暗自庆幸自己运气好,否则当年就会被鸿钧“淘汰”掉,更没有后来的一系列经历了。

    张紫星忽然想到鸿钧当年所要那人工降雨的小型飞行器,问道:“道友为何当年问我要那奇异之物?以道友的神通,当看不上此物。”

    鸿钧露出笑容,手掌缓缓张开,顿时出现了一个袖珍版的小型飞行器。在鸿钧的心意下,那原本功能单调的小型飞行器顿时变成了各种设备,甚至还能变作武器或是机器人,只看得张紫星目瞪口呆,这种变化并非那种法术变幻,而是一种科学范畴内的“变形”。

    “你所演化的乾坤神通,与此世的盘古开天辟地又多有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鸿钧收起那飞行器,说道:“你这等奇异之物,对我而言,是一种需要学习与认知的新奇之物。无论是你那心中的乾坤,或是我目前所在这个乾坤,所衍生之力,都还在不断得到向外扩展,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故而,虽然‘道’恒定的,却也是变化的。我们所悟的‘道’也没有终点,还有太多未知的玄妙,需要在漫长的过程中不断的领悟和学习,正所谓‘道无止境’。”

    张紫星听得鸿钧居然说出这番话来,心中生出敬意,却又有些沮丧:“可是,我的‘道’……”

    “不知道也算是一种‘道’吧,”鸿钧虽然脸上在笑,但目中却露出奇异的神彩来:“若到你能知‘道’、悟‘道’之时,我或可多一位的真正‘道友’。”

    这无疑是一句鼓励之语,尤其出自鸿钧的口中,让张紫星心头大是振奋。

    鸿钧叹道:“正因为‘道’是一种不断的学习与变化的过程,打神鞭、封神榜与这归墟在当时虽能解决五行之乱,但或许并非完美之物。封神榜经我多年修炼改进,有所完善,可定诸‘位’之力。而那打神鞭的盘古异气所引之杀劫,却是难以消解。”

    张紫星从先前鸿钧的话中就听了出来,打神鞭在混沌初开时定五行之气产生杀劫,而后世每次杀戮之气大盛之时,都因打神鞭所遗的盘古异气牵动五行之势,再生杀劫,从而造成大批生灵死亡。换句话说,后面的杀劫所起的“作用”,已经偏离了当初调和五行的初衷,反而成为了加大战争规模与死亡的“元凶”。

    从鸿钧的言语中,张紫星隐隐领会了他的心境,鸿钧宛如是一个自然界的旁观者,在一次巨大危机之时,出手化解了凶险。但化解也留下了更多的问题,如破坏了某种生态平衡,如果为解决这个问题而继续干预下去,那么引发的问题会越来越多,会成为一个各个环节都受到认为艹纵的世界,这样,与鸿钧的“道”显然是相悖的,随着鸿钧对宇宙的领悟愈发深入,这种顺其自然的“旁观”意识也就愈发强烈。

    比如摄影师在拍摄动物世界时,看到狮群捕猎羚羊,因为觉得羚羊可怜,而消灭了狮群,然而这却破坏了自然界的食物链,从而造成了难以预计的后果。当然,这只是一个片面的比喻,据张紫星的揣摩,在鸿钧的心中,这“狮子”可能不止是杀劫,还涵盖众多宇宙中的事物与道理。或许,只有如张紫星这样的“异数”,才能真正引起他的某些动作。

    张紫星正要开口,却见鸿钧将手微微一捞,手中已凭空多出两样东西来,一件是那失落的真武皂雕旗,另一件竟是一个光球——超脑!

    “此当为你所有之物,你可拿去。”鸿钧说着,真武皂雕旗与超脑骤然出现在张紫星的手中。张紫星明显地感觉到了超脑意识中的恐惧,当下也不下手毁灭它,而是用力量封闭超脑,将它关入自己的“乾坤”之中。而那真武皂雕旗落在张紫星的手中时,忽然发出淡淡的光芒来,张紫星顿时感觉到了旗上所传来熟悉而温和力量,似乎与自己已连为一体,密不可分,心念一动时,竟然如祭炼多时的法宝一般,被收入体内。

    “这真武皂雕旗中有乃先天之气融合水之本源所化,受归墟异力所封,非悟得混沌之力不可启用。你身具玄武所遗法门,与此旗也算同源,故而被认之为主。”

    张紫星连忙谢过鸿钧,鸿钧却摇了摇头:“你无须谢我,这真武皂雕旗既认主,那么这个曾经的‘放逐’之地,也该是时候终结了。”

    张紫星吃了一惊,问道:“道友莫非要毁灭整个归墟?那些异兽当如何处置?”

    “原本它们是被天道所淘汰之物,如今自当与归墟一般,不存于世。”鸿钧面上依旧是淡然之色,仿佛这个抹去无数有意识的生命的决定是那样的轻松自然。

    “道友此举太过武断……”张紫星忍不住说了一句,却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来,忙问道:“我还有一要事请教,因昊天、金母恶念布下大湮绝阵,以天位之力引起三十三天大祸,并即将殃及人界,我虽以乾坤鼎暂时定之,却不可久。请问道友,我当如何才能化解此劫?”

    鸿钧答道:“说起来,此番灾祸,也与你这命外之身有关,正因你的出现,使得打神鞭三合为一,杀劫之力当数以倍计,故而有这等天塌之灾。若要化解这等灭绝之灾劫,当合天帝、地帝、人帝三帝位阶之身,尽位阶之能,以先天五方之旗合力施为,定三十三天,继而平复人界之难。”

    张紫星心中一动:天帝?地帝?人帝?三皇中,黄帝与神农已力量耗尽,所幸伏羲尚存位阶之力,可为“地帝”之位;他乃人皇之身,可为“人帝”;只是那“天帝”的人选,不知道可否以龙吉公主来替代?毕竟她也有天位之力。

    原本先天五行旗缺少神秘而不知所踪的真武皂雕旗,但如今这最难的一面已到手;素色云界旗本来就是他自家之物;以他与准提、接引的协定,借个青莲宝色旗应该不成问题;有羽翼仙在,离地焰光旗也不难到手;关键就是那面戊己杏黄旗了。

    如果不行,哪怕是抢,也要从元始天尊的手中抢过来!如今张紫星已今非昔比,也该是出归墟和与那位“道友”的圣人弟子算总账的时候了。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