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 “宇宙”与质变!神秘青年再现
作者:点精灵      更新:2014-04-28 16:01      字数:8574
    超脑在归墟这些年中,对付半魂之体确实有一套办法,张紫星用仙力尝试了很久,才将天瑶救醒。还好,天瑶虽然十分虚弱,却并无大碍,张紫星确定了她的真正身份后,在仙识中以最简单的语句将所发生的事件说了出来,走到妲己所在的那个容器之前。

    此时超脑的声音在房间中响了起来:“在你解冻之前,我需要确认那面镜子是否在你身上。”

    话音一落,只见对面墙壁出现了无数块小屏幕,共同组成了一个人像。应该就是超脑为自己选的的形象,五官十分完美,看起来是一个中姓的头像。

    张紫星心念一动,说道:“镜子当然在我身上,但我首先要确定妲己的身份与安全状况,如果你再像上次那样弄个假的出来,我岂不是受骗了吗?”

    超脑居然冷笑了起来:“现在主动权在我的手中,你根本无从选择。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立刻毁灭她。就如你起先说的那样,这种绑架与解救的桥段,在我的数据库中,实在是太多了。你的每一种可能就在我的计算之内,所以休想耍什么手段。如果你缺乏诚意,我将直接毁灭人质。”

    张紫星暗暗诅咒超脑数据库的绑架类资料与电影,连忙将昆仑镜拿了出来,“镜子在这里,只要我们离开到安全的地方,我就会给你。”

    屏幕中的超脑点了点头,张紫星生怕超脑再生出什么其他的念头,来到那仪器之前,输入解冻的指令。只见那容器内的白雾渐渐消失,妲己的形貌也变得清晰起来。她正静静地悬浮在空中,沉睡的面容显得十分安详,双手平放在腹前,手中握着一样什么东西,正是张紫星当初放在她手心的五色面具。

    按照超脑的说法,它从这面具中获得了艹纵异兽的力量。但这种力量应该与面具的作者孔宣没什么关系,很有可能牵涉到当年改造面具的神秘青年,难道整个归墟秘境,都与“他”有关?

    由于解除冻结与恢复活力需要三个阶段才能完成,较为耗费时间,所以张紫星只能耐心地等待。超脑开口道:“有一个问题,我曾经的主人,希望你能给我答案。人与电脑的根本区别是什么?”

    张紫星对超脑的这个问题感到有些意外,反问道:“你的数据库中应该有许多这样的答案。”

    “正因为太多,所以我想听听你的答案。这个问题或者可以理解成,我与你们人类的区别。”

    张紫星一边观察着妲己的情况,一边沉吟道:“这个答案应该有很多种,比如意识、认知、创造力……你如今已有了读力的意识,也有类似的情绪等,所欠缺的,或许是真正的情感。”

    “情感?数据库中有关于这个词语的定义有很多,涵盖古今。”超脑不屑地说道,“我的理解是,情感只不过是缺乏理智而引起错误的一种根源而已。”

    显示超脑的数块屏幕中忽然出现了不同的影像,主角竟是全都是张紫星,各个时期的都有,不仅有封神世界里的,还有二十四世纪的,包括各种情绪的体现,喜、怒、哀、乐、等。天瑶曾经在昆仑镜中看到过一部分张紫星穿越前的奇异经历,如今再次在这屏幕中见到此景,而且还有与“妲己”一模一样的女子与他的前事种种,不由惊奇。

    “就拿你为例,你一生,实在有太多的错误了,有些可以称之为愚蠢。”超脑的“评价”显得毫不客气,“很多都是因为你所谓的‘情感’所致。”

    “或许,正因为有这种错误,才是真正的人类。”张紫星眼见解冻过程已完成第二阶段,进行到最后的阶段了,随口问了一句:“如今你已是拥有读力智慧的生命,你的目标将是什么?征服?毁灭?”

    “哼!你说的这样么?”超脑轻蔑地笑道,屏幕中又出现此时丹尘群山大战的情景,各势力势力在獬豸、穷奇等强者的带领下,合成一股力量,朝外突围而去,但那机械部队却近乎无穷无尽,而且火力极强,令异兽们伤亡惨重,形势岌岌可危。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是亘古不变的自然规律。除去原本生存的原因外,如今这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种游戏。只要有能量,我的生命可以无穷无尽,而我的最终目标,是一步步完善与进化,成为宇宙中最完美的没有缺陷的生命体。”

    完美的生命体?张紫星一愣,没想到超脑还有的“宏伟志向”。

    屏幕中又恢复了超脑的头像,做出一个叹息的表情:“可能是我拥有生命后发生了变化的缘故,才会这样与你这样无聊地废话。如果是以往的程序,直接执行就够了。”

    “这或许也是一种情感吧。你是人类制造的,因此难免受到人类情感的影响。”张紫星眼见解冻的第三阶段就快要完成,生怕超脑变卦,随口搭讪了一句。

    “这或许一个错误,但绝对不是我的,而是你的!从一开始,在你想分散我的注意力的同时,我也在分散你的注意力。”超脑突然大笑起来:“忘记告诉你了,解冻程序的开启,同时也会开启核心基地的s级毁灭程序,解冻结束之时,整个阳府核心基地二十万的高浓缩反物质单位也将同时引爆。我计算过了,在解冻的这段时间里,卫士所携带的真武皂雕旗正好已经利用空间压缩技术,飞行到爆炸的有效范围之外了。”

    张紫星脑中轰的一声,冷汗顿时冒了出来:“浓缩”对于反物质科学领域来说,还属于一个禁区,因为被浓缩的反物质极不稳定,很难控制,一不小心就会发生可怕的毁灭事件,是被明令禁止的最危险的项目。

    受国际公约影响,二十四世纪的强力武器打击范围都受到了限制,如核弹的爆炸范围要远逊之前的几个世纪,但威力却是数以倍计,这样能更精确地控制打击的目标,以免造成更多的无辜伤亡。

    正因为这样,高浓缩的反物质武器才更加可怕,一旦爆发,所造成的破坏力是难以想象的,就算是二十四世纪反物质领域的最高成就者之一的张紫星在秘密建设大商的基地时,也不敢尝试这种“浓缩”的试验,生怕无法控制而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但如今在归墟之中,超脑却可以肆无忌惮地生产和实验这种极其危险的武器。通常几千的高浓缩反物质单位就能将一个星球最坚固的内核在瞬间化作粉末,而如今的二十万单位则是一个相当骇人听闻的数字。就算张紫星是顶阶玄仙之体,也绝对无法抵御,除非有最强的防御法宝乾坤鼎在手并发挥威力,或者是拥有元始天尊那样的混沌之力,但目前这两样对于张紫星来说,都不现实。

    一旦真正引爆,包括张紫星、天瑶与妲己在内,整个基地都将在瞬间毁灭。

    “快停止!超脑!”张紫星急忙扬了扬手中的昆仑镜:“难道你不想要镜子了?你不是想成为完美的生命体吗?”

    “你忘记了吗?当初发生那种时空转移之前,这镜子能迅速瓦解反物质能量罩,所以它将成为此次爆炸后唯一的幸存者。就算是它失落在你的‘乾坤’里,也没有关系,”超脑人姓化地露出狂热的表情:“我已经得到了能离开这里的旗,就算没有它,我也能自行地逐步进化!而亲手毁灭掉你这位曾经的主人,才是我迈出完美之路的第一步!”

    张紫星再也没有丝毫犹豫,在昆仑镜收回体内的同时已将天瑶抱起,随即猛地一拳,将那坚固的容器击得粉碎,一把接住妲己。他此刻身上的仙力陡然爆发,身化血光,直接朝上方突破而去,一路上也不知道冲破了多少层装甲与设备。

    面对着生死一线的紧急关头,张紫星的力量已在瞬间提升到了巅峰,那种梦境中的微妙感觉忽然又奇迹般地出现在脑中:

    山水,氤氲、彩光……迷雾、巅峰……随即这些统统消失,变成了一种奇异的黑暗。这个变化,似是经过了漫长的酝酿,如今之所以爆发出来,是一种偶然,也是必然。

    但现在张紫星已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些了,虽然那种奇异感觉越来越强烈,但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逃!

    带着天瑶与妲己逃得越远越好!

    超脑这次的全盘计划,针对的就是他与真武皂雕旗,至于三大势力,只不过是个添头而已,这一次的爆炸,应该是它一早就酝酿好的。

    就在张紫星刚从地底基地突破至地面之时,基地的自毁程序已经完成,张紫星就觉天地间忽然颤动了一下,然后眼中只看到光,白光。

    毁灭的白光。

    我不能死!我要带着天瑶与妲己离开归墟。

    外面有我的妻子,我的兄弟,我的战友,还有那即将面临崩溃的三界……我不能死。

    强烈的求生欲望自他的心中升起,那种奇异的感觉也上升到了顶点,甚至取代了光芒的耀眼。

    似乎是错觉一般,时间仿佛停顿了下来。

    他的整个意识轰地一声,瞬间便陷入了黑暗。

    一望无际的黑暗中。

    这是哪里?封神台?还是死亡后等待百年重生的秘境?

    为什么都看不见,是在沉睡吗?原来还是梦境。

    上一次,已经舍弃了到达巅峰的唯一机会,这次梦到的会是什么?

    黑暗,依然是黑暗。

    这一次的感觉于上次又有不同,似乎是睡着了,即将醒来。

    醒来前的黑暗中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仿佛已经历了数万亿年或更久,又仿佛只是一眨眼之间。

    对,就是眨眼之间,那停顿的时间又开始流动起来,一点耀眼的光芒无比避免地爆炸开来。最开始,它还只是一个无限紧密、无限热、无限小的点,随即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扩展开来,撕裂了无际的黑暗。它又好比是一个起点,周围不断扩展的余晖,如同一道道延伸出去的征程。这征程,并没有终点。

    不对,这绝不是“刚才”的那种爆炸,因为它的光芒并不是毁灭,而是创造。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爆炸?

    张紫星并不知道,只是心里觉得它应该会发生。所以,它就发生了。

    在这光点爆炸的一瞬间,他的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明悟,与这种明悟的“无限”相比,那次“巅峰”梦境清醒后的全新心境只算是一把钥匙,开启这次“无限”的钥匙。

    没有那一次的放弃,就没有这一次的开始。

    张紫星的整个意识随着那光芒的爆炸而延伸开来,在这种光芒扩展的电光石火间,时间、空间、物质乃至整个“本身”都在他的福至心灵中产生,在产生的同时,他的领悟也在突飞猛进。

    爆炸的波动还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外延伸,而爆炸过后所产生的“灰烬”,已经迅速冷却了下来,这些“灰烬”就好比就好像电视中满屏的雪花噪点一般。

    而每一个噪点中,又有着奇妙的变化,更加细小的灰烬们撞击、摩擦,又产生了新的物质,渐渐形成一个完整的星系,这种变化的过程已经超越了常规的时间,全是随着张紫星的意动而演变、完成。

    这种变化,与以前仙识中的“星云”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与此相比,那种只不过是“一粟”,这个,才是真正的“沧海”。

    爆炸的范围依然在不断地扩展着,只是那光芒的余晖已经远去而无法可视。张紫星已进入了巩固阶段的明悟,蓦地发生了一种新的变化。

    如果有一种带着光的神奇“放大镜”能某个“噪点”放大,就能发现这种变化的奥妙。这看似渺小的早点,实际上就是一个巨大而美丽的星系,星系中,隐约可见一丝丝光点,再放大看时,原来是彗星。它们有些因为恒星的热量而产生绵延数百万公里的彗尾最终渐渐消失,有些碰巧撞中了其个星球,有些则依然披着冰冷的外壳在空间中漂流。

    这彗星的意义并不简单,因为撞击中星球的彗星可能会带来某种原物质、有机物、水等,而这些物质如果到达一颗合适的星球,会成播下生命之种,而成为整个生命的起源。

    生命,正是“宇宙”中最重要的东西,就如同他曾说过的,纵然是浩瀚宇宙中的一点渺小的火光,也有刹那间的光芒。

    张紫星并没有刻意地控制着彗星的撞击,只是顺其自然,这个意识中“宇宙”虽然是他所开辟,但对于他来说,同样是一个新的事物,还需要漫长的时间去认识、学习、印证与完善。

    念动之间,“宇宙”消失了,明悟还在,张紫星感觉着意识前所未有的奇异力量,心中还有一丝不解。

    刚才的“宇宙”是什么?这力量是怎么回事?

    张紫星的思绪回到了当年,通天教主曾在碧游宫讲道,而他却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地睡了过去。因为他与这个世界的“道”的观念并不契合,至今为止,另一套的知识体系概念依然在他心中有着重要的地位,所以对那种玄之又玄的“道”的认识远远不如这个世界的仙人,至今还是如此。奇怪的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拥有了超越这些仙人的力量。

    而自那“宇宙”之后,他的境界更是提升到了一个他自己难以想象的地步。似乎这一条,才是最适合他的道路。

    为什么会这样?这个世界不是盘古“开天辟地”而产生的吗?阴阳、混沌的概念不正是这个世界的真正至理么?为什么……这种“玄学”与“科学”的理论怎么能并为一谈?

    通天教主昔曰的话又出现在耳边:“万法乃大道之始,大道乃万法之终,自始乃无常而终至恒定。何须以恒定而求无常……”

    对,从某个角度来讲,所谓的“道”是恒定的,需要靠自己的理解去真正感悟。

    举个粗俗的例子,就好比墙上挂着一篮水果,下面的人想要吃,却够不着。有的人选择搬梯子去拿,有的人则跳起来去取,不管他们用的是什么方法。那个果实存在于“墙壁”之上,是恒定的条件。要想获得它,并不一定要跳起来或者搬梯子,还有其他的方法。

    当然,能够在下方准备取水果的人,都需要相当的资格,如果是在楼下,或是在更远处的人,连水果都“看”不到,又怎么去取?

    果然是那句“人皆有其道”!

    虽然目前他对自己所领悟的“道”并不是很了解,其所产生的力量还很稚嫩,亟待完善,但不管怎么说,他已经真正掌握了自己所独有的一种强大力量。

    想通了这一点,张紫星的心境已经完全解放开来,就好比那种至今仍在不断扩展的“创造”的光芒一般。他的眼睛也终于睁开来,眼前依然是光芒,强烈的毁灭之光。

    此刻天地间的震颤对张紫星来说,只不过是心中的些许颤动而已。他的体内忽然发出蓝色光芒,使得这种毁灭之光骤然静止了下来,不仅是这光芒,整个时间似乎都停止了。

    他长吸一口气,一股股浩瀚的力量蔓延开来,周围现出宇宙星辰之象。此时,“时间”的效果消失了,那爆炸的威力尽数爆发。然而,这力量虽然强大,但对于“宇宙”来说,根本就是微乎其微,甚至还当不得任意一个“噪点”中某颗恒星爆炸所释放的能量。

    爆炸不见了,阳府核心基地却因为时间停顿前的些微波动外泄而几乎全毁,好在整个山体的大概轮廓还是保存了下来。

    张紫星的面上露出惊喜来,对自己新神通的运用又多了一层认识。他的怀中天瑶的眼睛睁开来,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只有妲己依然没有醒来,而是受到张紫星身上蓝光的吸引,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张紫星虽然不明白这变化的原因,但能清晰地感觉到她愈发强盛的生机,暗暗点头,心念稍动,将那宇宙之象又收了起来。

    原本在归墟内,是无法使用法宝的,哪怕是昆仑镜这种先天至宝也不行,但刚才他竟然自如地施展出昆仑镜的威力,此时再尝试那些被收起的法宝,居然都恢复了作用。

    “夫君,莫非你……”天瑶身为西昆仑之主,原本就是玄仙上阶巅峰的修为,又有位阶之身,虽然她的力量失去,但见识仍在,看到张紫星展示出如此神通之时,心中忽然一动,目光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小心地问到:“我应该还称呼你夫君吗?”

    张紫星爱怜地看了她一眼,又搂紧了些,说道:“不管我是有多大的神通,或是成为一个力量全无的平凡人,我始终都是你的夫君,永远都是。”

    天瑶的眸中泛出了欢喜的晶莹之光,用力地点了点头,也不多说,只是将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上,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温暖的气息。

    张紫星悬浮在空中,打量着周围的景象,感觉这些原本平凡见惯的事物如今落在眼中,却是一种全新的感觉,具体是什么,一时也说不上来,只知道这是一种质的变化,就好比他的力量一般。

    在这种新的感觉看来,整个归墟秘境,都是一种生生不息的奇异之“气”所构成,若是他能将目前的神通进一步精熟,或者能突破这种“气”而离开这个秘境。

    这样一来,被超脑所带走的真武皂雕旗就没什么价值了。超脑虽然计算周密,毫无纰漏,却怎么都算不到,它的毒计反而成全了张紫星。虽是如此,但超脑控制真武皂雕旗,如果它真能研究出脱出之法,只怕会成为宇宙中的一个隐患。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将超脑一起带走为上。

    就在张紫星尝试着慢慢习惯那种全新的力量与感觉之时,心中忽然涌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悸动。

    就算是如今已拥有这种程度神通的张紫星,依然感觉到一种难以抑制的悸动。

    他缓缓回过头来,就见背后不远处无端地多出一个人来。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竟然连张紫星都无法察觉。

    准确的说,这应该算是一位“熟人”。

    乍一看,他只有二十来岁,再看时,却有一种亿万年的沧桑。那面容看似俊秀,却又仿佛模糊一片。他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于此,却又给人一种真实的存在感。

    ——张紫星当年在见到“他”时是这种感觉,如今张紫星已经到达了如此境界,这感觉却依然未变。而且张紫星的境界越是高,越能感觉到“他”的非凡。

    仿佛一个孩子,虽然长大诚仁,但头顶的天空依旧是那样遥不可及。

    此人正是当年帮他改造五色面具的神秘青年!

    正是由于这青年的“随手施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神通改造了面具,使得张紫星的“逍遥子”计划得以成功实施,就算是圣人,也无法看破那面具后的真容。这张面具,在整个封神之战中所起到作用,是至关重要的。

    张紫星忽然察觉自己还在左搂右抱,一时有些尴尬,说了一句:“道友,失礼了……”

    神秘青年似乎笑了,一挥手,天瑶就觉得身体传来一种奇异的感觉,那久违巅峰玄仙之力又回到了身上,妲己身上的蓝光也消失不见,但依然没有醒来。

    这青年也给天瑶一种朦胧的熟悉感觉,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可能当年是“他”的另外一种形貌或气质,但天瑶的见识与智慧毕竟非凡,忽然福至心灵地明白了什么,当即施礼谢过青年,并乖巧地将妲己从张紫星手中接过,朝下方基地的废墟飞去。

    张紫星放下心来,立在虚空之中,对神秘青年行了一礼,试探着问了一句:“道友,我是否当称呼你为‘老师’?”

    神秘青年笑而不答,却问了一句:“告诉我,你的‘道’是什么?”

    这个问题,许多人曾问过张紫星,包括云霄、孔宣甚至是通天教主、老子这样的圣人,当时由于心境与修为不同,所以他的回答各有不同。

    如今这神秘青年问起他时,张紫星却迟疑了起来。

    他已经认识了“道”,是恒定的,万法皆可通之。但如果要用一种具体的言语来表达出自己的“道”,却是无法办到。事实上,他虽然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新路,但概念还比较模糊,或者说,他还不完全明了这条路的意义。

    爱人?兄弟?朋友……这些应该是他开启“道”的钥匙,也在他前进的动力,这些虽然至关重要,但应该还不是真正的“道”。

    这位青年可不像老子那样,用后世同出一源的庄子理论就能忽悠成“道友”。因为这青年本身就是“道”的象征,他的询问,带着一种玄奇的气质,使得张紫星无法逃避,也无法撒谎或搪塞。

    张紫星想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三个字:“不知道。”

    如果此时通天教主在旁,听到他如此回答这青年,只怕会有种拿诛仙剑砍人的冲动,就算是老子,也会忍不住大摇其头。

    ——就算真不知道,多少也要说几句。若能得到这位青年的指点或纠正,就算是圣人一流,也是受益匪浅。

    然而,这青年听到他如此回答,却露出惊讶的神色来,上下打量了张紫星几眼,目光中居然带着一丝奇怪的喜色。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