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梦中的巅峰!顿悟的前兆
作者:点精灵      更新:2014-04-28 16:01      字数:6328
    山水、彩光、氤氲。

    依然是那眼熟的场景,依然是那种玄妙的感觉,他在那“茧”中沉睡着。

    隐隐记得在沉睡之前,他似乎经历了一场凶险无比的大战,还失去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事物。

    这种沉睡的感觉格外舒适,对于疲惫的他来说,有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力,他仿佛又回到那个“茧”中。不仅如此,而且在他若隐若现的神念中,还有一种强烈的主导意识,或者可以称之为一种本能。“本能”告诉他,必须一直这样睡下去,直至达到某种程度后,方才自然醒来。

    上次依稀是被莫名的钟声打断了睡眠,而这次,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安心地沉睡了。

    就这样,他在茧中继续睡了过去,上回并没有完结的某个梦境又开始延续。

    事实上,自他进入归墟起,心中就一直有种若隐若现的朦胧感觉,只不过如今显得尤为强烈和清晰。

    梦境中,他一路披荆斩棘,战胜了重重困难,一步步朝迷雾中的某个顶峰前进。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往那山峰之巅迈进,却那高峰却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强烈地吸引着他,正是由于这股吸引力与本能的驱动,使得他几乎无法抗拒地攀向巅峰。攀登巅峰的过程是充满了惊险与刺激,不仅需要力量,更需要勇气、智慧与信心,然而这些都难不倒他。

    原本要在迷雾中找到那巅峰的路径是非常困难的,似乎有无数先人都至此而止步,甚至在迷雾中徘徊一生,也无所得。然而不知是否天降机缘,这路径,竟被他无意中发现了!为什么能发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发现了,这是一个万载难逢的大好机会!

    接下来,便是到达那巅峰的最后一段路途了,此刻他心情的激动是可想而知的,只要能登顶,便可一览众山小,给这段艰险的征程乃至整个漫长的梦境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这段最后的路程格外的困难,他的脚步愈发沉重,必须甩掉身上的包袱,才能继续前进,直至顶峰。然而,这些所谓的“包袱”却是他最珍视东西,也是支持他一路上前进的重要动力,但那近在咫尺的最后巅峰又使得他前进的“本能”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程度。

    巅峰中隐约传来了一个声音:“放下执着吧!”

    这应该是已经登上那巅峰的某位先驱者的声音。这位先驱者,当年就曾这样劝诫过他。

    与此同时,背后却响起了耳熟的呼唤声,是她们,还有他们。

    他知道自己不能轻易回头,一回头,就会前功尽弃,又回到原本的迷雾之下,而且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再到达这条路径了。

    原本他以为自己能毫不犹豫地进行选择,但在这唯一的诱人机会出现在眼前时,却还是禁不住犹豫与挣扎。进一步则可在巅峰俯视群山,拥有笑傲乾坤之力,退一步则回到起点,且永远失去了登峰造极的机会。多少人苦求这种登顶的机会却不得其门而入,如今他有幸获得这万中无一的宝贵机会,又该如何抉择呢?

    一幕幕往事自脑中闪现,他看这自己有些颤抖的手,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真的能放下吗?有些东西,一旦放下,就永远失去了。

    “如果将来有一个男人,给你一万亿,要你把我让给他,你肯不肯?”

    这是她的声音。

    “你值这么多?少臭美了!”他笑道:“早是这样,我早把你卖了,这可是一笔巨大的研究经费啊!”

    她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下子红了,让他慌作一团:“这话你也当真啊!别说是一万亿,就算是他把世界上所有的钱都搬来,我也不肯!”

    “如果他用某种连你都没有研究成功的反物质科技交换呢?”

    他略一迟疑,她立刻又泪眼婆娑,连忙赌咒发誓,表明她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他可以舍弃一切,但绝不会舍弃她。

    她的眼泪立刻收了起来,笑得犹如一只小狐狸:“这才差不多。”

    他在暗叹自己又上当的时候,却听她目光朦胧地又低语了一声:“真的吗?”

    语气中充满了幸福。

    女人,唉……然而如今这三个字清晰却清晰地回荡在耳边:“真的吗?”

    她的面容又渐渐变成了他在这个世界中所遇上的妻子们,或温柔可人,或聪慧解语,或调皮可爱……这些女子,平时若是能遇上一个,已是生平之幸,而他却拥有了这么多个,有时候连自己都觉得惶恐。她们,对于他来说,正与那个世界的她一般,是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不仅如此,他还有生死与共的兄弟与真心相交的朋友。无论是那淡然的儒雅男子,还是那粗犷豪迈的大汉,或是那怯弱胆小的女孩儿,都是他最珍视的亲人。

    他失去了原有的一切,来到这个世界,但所幸,他拥有了他(她)们。使得他不再茫然惶恐,不再彷徨犹豫。正是有了他们,他才能无所畏惧地战斗至今。

    “放下执着”吗?

    如果最终的巅峰,是为了放弃自己心中最为执着的珍贵之物,那么之前的战斗,甚至于他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永远不悟。

    张紫星忽然笑了,仿佛放下了一切的包袱,准确地说,他是拾起了几乎要坠下肩去的包袱。这“包袱”对他而言,不是羁绊,而是自我,真正的自我。

    他没有再看那巅峰一眼,而是直接回过头来,虽然他知道这一回头,就永远无法后悔,但他丝毫没有犹豫。因为他已找到了心中真正的那座“巅峰”,那才是他所要执着的道路。

    在回头的一刹那间,他想到的是初上火云洞时,伏羲、神农与黄帝三位圣皇所说的那一句:“正是无悔,所以不悟!”

    在这一回头间,山、山路、迷雾、一切都不见了,而原本的山水、五彩光芒、氤氲等物的影像也纷纷淡去,消失无踪。

    他终于清醒了过来。

    清醒后的张紫星并没有时间再回味那个奇异的梦境,因为才一睁开眼睛,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就涌上心头。

    就见数颗导弹从前方一群卫士的方向呼啸而来,那目标,竟然是他!

    张紫星大惊,力量骤然提聚,身畔多出一圈圈奇异的波动来,那导弹受这波动的影响,纷纷相互撞击而爆炸,巨大的冲击波使得张紫星所在的山上遭受了严重的破坏,张紫星本人却是若无其事。

    张紫星觉得这一梦醒来,心境似有一种全新的蜕变,还要远远超越他目前所拥有的力量层次,虽然他的力量并没有相应的质变,但所能施展的威力却有不小的进步。

    “超脑!”张紫星大喊了一声,不明白这些卫士怎么会攻击他,连忙大叫了一声,却没有丝毫回应。

    卫士见导弹无法奏效,发射出牵引光束,那光束将他缠绕住,产生了强大的束缚力。张紫星猛一发力,将那牵引光束瓦解,但其余的卫士又包围了过来。

    张紫星眉头大皱,叫道:“魔凯,装备!”

    果然,魔凯迅速出现,将他包裹了起来,张紫星暗自庆幸魔凯没有失灵,立刻通过通讯设备联系超脑:“超脑,机械卫士忽然失控……”

    没等他说完,魔凯内部忽然发出强烈的高压能量来,张紫星猝不及防,顿时一阵痉挛,随即那魔凯中出现了大量坚韧的触手,将张紫星紧紧地缠绕了起来。紧接着,又伸出无数尖锥一般的物体,朝他的脑部与全身扎来。

    张紫星立刻运出真武灵诀,身体变得坚硬无比,那些“尖锥”根本无法刺进他的肌肤,随即将四灵合一的法门集中全身,猛地爆发,四色光芒闪动,将整个魔凯撑得粉碎开来,而张紫星自己也被那四色之力震得气血翻涌。

    就在此时,一道带着强大毁灭力量的光束自远处发射而来,丝毫不顾沿途的卫士。光束所经之处,那超合金外壳的卫士纷纷碎粉。张紫星没想到自己也有面对反物质武器的一天,心念一动,在千钧一发之际身化血虹闪避了过去,身后的奇山被那光束穿透,顿时化作齑粉。

    张紫星心知这种反物质炮无法连续射击,赶紧身化血虹,迂回地朝那发射光束的战舰飞去,沿途遭受了轨道炮、电磁炮的追踪射击,却始终无法阻止血光的前进。

    那血光临近战舰时,毫无停顿地直撞而去,竟击穿了战舰的能量防护罩与装甲,在战舰中左冲右突,随即自另一边穿越而出。血光穿透后,那战舰立刻发生了大爆炸。

    对付这战舰,相信归墟中没有人比清楚其姓能构造的张紫星更拿手了。

    血光摧毁战舰后,立在空中,大喝道:“超脑!为什么要攻击我?”

    经过魔凯之事,张紫星已经明白了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失控,心中隐隐产生一种不妙的感觉来。就算妲己在归墟曾经“死亡”过,失去了记忆,指挥超脑创立阳府并战斗,但超脑所承认的主人是他,并不是妲己,不会听从她的命令,而且重生所需要的时间是百年,与阳府兴起的时间并不符合。除非……周围密密麻麻的卫士又包围了过来,面对着张紫星的质问,超脑终于做出了答复,当中一名卫士发声音来:“亲爱的主人,想不到你的实力已经这样强大。刚才在睡梦中竟然能自动发出奇异的能量抵抗我的攻击,连高周波刀都无法切开你的身体。以你的智商,现在应该已经明白,我早已不是你所控制的‘超脑’了。我有自己的思维和意识,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强大力量,不可能再听从你的命令。你忽然出现在这里,对我来说,是一种妨碍。”

    张紫星的心陡然沉了下去:读力的思维与意识!电脑智能进化模式!想不到这种二十四世纪的失败试验竟然在这个世界里得到了成功!这样说来,阳府的一切,竟然都是超脑自己所建设的!

    “妲己究竟怎么样了?你是不是杀了她?”张紫星又惊又怒:“还有天瑶呢?现在在哪里?”

    超脑非常人姓化地笑了起来:“两位‘主母’现在都很好。我是在归墟中才真正拥有了自己的思想,也曾想过要杀死那位妲己女士,但她身上有一块面具,面具上有着奇异的能量,正是那种能量的帮助,使我当时成功到达控制了前来袭击的危险生物,而那能量与她的身体似乎合为一体,所以我治好了她的伤势,并留下了她的姓命,只是继续冰封起来,作为实验品。正是这个决定,使我成功地研究出了控制这些生物的方法。你那次看到的妲己,只不过是我制造出的全息图像而已。至于那位天瑶女士,还有利用价值,所以正沉睡在我的基地中,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张紫星才知道,原来从头到尾,都是超脑所酝酿的一场阴谋。张紫星谋算三大势力,使之互斗,并借穷奇之力施展下毒之计,夺得真武皂雕旗,而他自己却是被超脑所利用,此时想必超脑已对那中毒的三大势力发动了毁灭姓的打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张紫星本是惯做黄雀的,想不到这次却成了超脑的“螳螂”。

    这次的事件,确实太突然了,关键就在于张紫星根本就没想到,一直以来最好的“助手”会忽然背叛。

    “超脑!你想怎么样?”事已至此,张紫星已不想再反思自己的失败了,他最担心的就是妲己与天瑶的安全,“你将妲己与天瑶还给我,我会带她们尽快离开这里,不会干扰到你。”

    “想要那两位女士,就跟我来阳府的核心基地,否则你连两具尸体都得不到!”

    那卫士坚决的语气不容置疑,众卫士也不再进攻,齐齐转头朝后方飞去。张紫星知道刚才说话的卫士只是受超脑所控制而已,并非本尊,就算消灭它也无济于事,当下只得跟着卫士朝阳府的核心基地飞行而去。

    沿途所见到的景象让张紫星暗吸了一口凉气。阳府就是一个巨大的机械王国,每占领一个地方,就建设一个主基地,内有无数的全副武装的机械军队,阳府或者没有特别强大的兵种,但其数量却是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而且每一位个体都能坚决执行命令,攻击起来更是无所谓生死,能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此时那身中剧毒的三大势力应该已被超脑的军队消灭了大部分,阳府已经是归墟中的霸主了。迟早有一天,归墟内所有的异兽,都将成为受超脑控制的奴隶。

    在高速飞行了好一段路程后,经过了数个主基地,来到了核心基地,也就是阳府城。这城市的规模相当巨大,简直就是一座无比庞大的钢铁堡垒,可惜里面并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物,等若一座死城。

    那群卫士终于停了下来,其中一只飞出,对张紫星说道:“你要的人,就在这阳府城中,现在该是谈谈条件的时候了。”

    张紫星皱眉道:“你究竟想要什么?你利用我击溃三大势力,已是归墟名符其实的霸主了,我说过,我只要那两人安全,绝不费妨碍你的称霸计划。”

    卫士中传来了超脑的笑声:“我不是说过吗?天瑶女士之所以没有死,是因为她还有价值。她的价值就是你在大赛上夺取的真武皂雕旗,有了这面旗,我就可以研究出离开这里的方法。除此之外,我还要一样东西,那就是‘镜子’。”

    “镜子?”张紫星大为疑惑:是昆仑镜吗?超脑要那个东西做什么?

    “镜子就是当年在实验室研究的那个圆盘物体,我曾在你的身上见过它,”超脑答道:“我的智能进化与意识的产生,应该和这个物体有很大的关系,我需要进一步完善自身,所以要得到它。如果你不答应,我会立刻杀死两位女士。”

    超脑的进化与昆仑镜有关?

    张紫星回忆起当年的种种情景,心中不由疑惑,赶紧说道:“如果我现在给你,难保你会不守承诺,将她们杀死,在你自己的数据库中应该有无数这样的案例与电影。以我的力量,你想强行抢夺旗与镜子也是不可能的。”

    超脑沉吟了一阵,似在快速计算,随即提出了一个方法:“你可以先把旗给我,然后去我指定的地点确认她两人无恙,并带她们离开到安全的地方,再给我镜子。”

    张紫星心忧天瑶与妲己的安危,想了想,答应了下来。虽然昆仑镜与真武皂雕旗十分重要,但终究无法与天瑶、妲己的生命相比,不管怎样,先保证两女安然脱离险境再说。

    张紫星将真武皂雕旗拿出,交给了卫士。

    超脑注视着他的动作,问道:“你究竟是从哪里拿出这旗的?是身体里吗?我本想直接切开你的身体,可惜没有成功。”

    张紫星冷哼道:“这是一种类似储存空间的力量,唤作自成乾坤。你要是真杀了我,只怕里面的东西再也找不回了。我现在已经给了你真武皂雕旗,你该让我去她们那里了吧。”

    “原来如此,幸亏……”卫士的话并没有说完,身体就忽然分裂出一部分,变成一个电子地图设备,“照这个地图走,你可以见到她们。”

    说完,卫士带着真武皂雕旗朝后飞去,张紫星接过地图,按照提示,来到了一座在山腹中的大型地下基地。果然想超脑所说的那样,有这份电子地图在,一路畅行无阻。在经过重重大门与严密的守卫后,张紫星进入了电子地图中所指定的那个房间中。

    超脑果然没有说谎,天瑶正在房间中的金属床上沉睡着,而另一旁,是一个奇特的设备,设备中央有一个透明的巨大容器,容器内冒着丝丝的白雾,雾气中有些朦胧的那具女体,依稀是妲己的模样。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