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超脑!真正的黄雀
作者:点精灵      更新:2014-04-28 16:01      字数:5955
    吕布且战且走,画戟如风,挥洒如意,将所拥有的九大魔魂的各种特技发挥得淋漓尽致,在艰苦的恶战中依然游刃有余。六人竭尽全力,竟然取之不下,暗自惊骇。丹凤、獬豸曾现出真身相斗,不仅奈何不了吕布,而且使得其余人均不好施展,只得由恢复了人身。

    事实上,张紫星的本意并不是停留在此与六个强大的对手硬拼,然而在先前与丹凤三人斗得一阵后,忽然陷入了一种微妙的状态,竟控制不住心中的战意,随后穷奇、獬豸与鲲鹏加入后,更是斗志昂然,不由自主地施展出了最强的魔域化身——“威”!

    虽然面对的是六名实力雄厚的对手,但张紫星心中的战意没有丝毫减弱,渐渐达到了“意在神先,以念为战”的境界,纯粹是以下意识的神念控制全身的仙力与动作,相当于一种“念战”的奇妙状况。正是由于这种状况所引发的超越平时状态的奇妙力量,才使得吕布力抗六大强者,丝毫不露败象。

    在斗得酣畅淋漓之时,张紫星的仙识中忽然一片朦胧,似乎是与隐藏在记忆中的某种状态重合了起来。那是在一片灵山秀水中,有些眼熟的五彩光柱泛出柔和的光辉,洒落在一团奇异的氤氲之上,那烟霓浮动缭绕,似在酝酿着什么东西。随即钟声响起,氤氲又渐渐散去……在张紫星进入“念战”的状态后,那氤氲似又重新聚集围拢在一团,就好像一个茧一般,“外面”越是战得激烈,“里面”的这种感觉就愈发清晰,那“茧”中似有什么东西在强烈地吸引着张紫星。

    此时,吕布猛的大喝一声,在众人都受那喝声一滞之时,画戟化作千百根,朝四面八方刺去,将六人迫退开来,随即身上的气息陡然变弱了下来,又恢复了张紫星的原本相貌。

    并非他不想继续这样斗下去,而是因为“威”之化身确实太耗力量了,尤其六名对手均是顶阶玄仙,他已无法维持“念战”的奇妙状态,索姓将魔域化身受了起来。六人只道他力量耗尽,齐齐扑来。张紫星避无可避,而心头对回到那种感觉中的渴望更甚,当下双手作出环抱之状,虽然手中无剑,却有一波波奇异的剑气荡漾开来。

    剑气犹如水波一般,扩散开的面积极大,又形成一个个小漩涡,将六人尽数包裹在当中。在这剑气的影响下,周围的空间都变成了朦胧之状,仿佛受到一种诡异的力量而扭曲、变形。

    六人不料他还有如此手段,纷纷吃了一惊,这几人都是修为高深,立刻感觉出这“剑阵”非比寻常,不仅玄妙无比,而且在那平静的的外表下还蕴含着无数可怕的凶险,一时不敢轻动。

    渐渐的,剑气的波动开始变得强烈起来,所传来的压力也越发可怕。六人只觉身陷可怕的泥潭,行动艰涩,心知若是谁先妄动,只怕会诱发并独自承受整个“剑阵”的威力。六人均有私心,故而一时皆不敢轻动,均是暗暗提升力量,以不变应万变。

    张紫星依然以“念”控制力量,只见他双手圆转如意,划着一个个圈子,周围的气流纷纷旋转起来,所产生的几乎是难以抗拒的巨大力量牵扯着阵中的每一个人。六人连忙运功相抗,并默契地将各自的力量齐齐朝中央张紫星的位置逼去。

    此时奇变忽生,在剑阵的奇异波动的引导下,六人攻向张紫星的竟然混合一处,相互抵消。张紫星正是利用陷仙剑气的妙用,将各方的力量牵引并对耗,但由于六人的力量都很强大,所以他在这个牵引的过程中,自己也要承受着极大的压力,这一来就变成了一种奇异的局面。在这场持久的消耗战中,谁先顶不住,谁就将承受其余六人合力一击,其下场很有可能是灰飞烟灭。

    六大强者均是神色凝重,只有张紫星恍若未觉,仍旧沉浸在那种奇特的境界中。

    那种综合了七位强者力量所发出的剑阵波动还在不断朝外扩散着,就连远处观战的玄仙们都被殃及其中,那恐怖的压力使得众人被迫运出全力抵抗,尤其是那些中毒的宗老,更是倍觉实力。发现后方有异常的谛听本想大声呼喊,却发现他的声音居然无法透过那种朦胧的剑气。

    众玄仙竭尽全力也无法抵御那股沛然的巨大力量,竟在那种波动的作用下,不由自主地地围着中央的七人旋转起来。不仅是玄仙们,就连整个丹尘群山都被这股可怕的力量带动得缓缓转了起来。

    朦胧的仙识中,张紫星已接近了那个“茧”。他感觉到了光茧中有许多熟悉的气息,天瑶、三霄、龙吉公主、商青君等一众妻子,还有孔宣、刑天、清儿、云繙这帮兄弟姐妹,随即又多了三皇、赵公明、多宝道人等人。

    当张紫星凑近看时,那“茧”中只剩下了一个人,就是他自己。那“茧”开始忽大忽小,似乎是里面的“他”想挣破这个“茧”,却是无法办到。最后身体竟燃烧起来,在火焰中化作骷髅,随即淡化、湮灭……张紫星大为惊骇,终于醒了过来,那种“念”的状况顿时消失,而整个陷仙剑阵的旋转也停了下来。就见群山一阵颤动,山中的地面与岩石都出现了众多裂痕,有些甚至出现了大面积的塌陷,越靠近剑阵中央的奇山受损越严重,最近的几座山竟粉碎开来,尽数跌落入下方的虚空之中。好在先前吕布将六大强者与众玄仙引到了偏离一干势力所在奇山的远处,故而众多“观众”们倒没什么大碍,与之相比,那些宗老们所受的伤势要更加严重,尤其是先前力量透支的谛听,几乎晕了过去,幸亏附近的重明道人眼疾手快,一把搀住。

    张紫星七人处于阵法爆发威力最强的中央地带,饶是修为深湛,受损极重,力量大大减弱,尤其是先前受伤较重的三大宗主,几乎快要了枯竭的边缘。这还幸亏张紫星“醒”得及时,否则若是让陷仙剑阵再这样扩张下去,会进入一种无法控制的危险境地,届时阵中的所有人都会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六位强者看着张紫星的眼睛已不仅是惊讶了,更多的是一种恐惧:这人的力量强大倒还罢了,更可怕的是居然如此疯狂,若是方才慢上几分收手,后果不堪设想。

    张紫星看着六人,忽然笑了起来。

    穷奇咬牙道:“你休要得意,你比我等所损耗的力量更多,短时间内当无法再施展方才那般诡异手段,只要我等略作恢复,即可合力将你灭去!”

    张紫星也不回答,长吸一口气,众人只觉四周的“气”齐齐朝张紫星涌来,竟尽数被吸入他体内,几息之间,张紫星的力量立刻就增强了几分。众强者纷纷大惊,要知道,归墟中的气混杂无比,内有众多无法吸纳的力量,若是一并吸收,不仅不会增强力量,反而有大碍,正因为如此,那些被分离出的高纯度灵气才显得十分珍贵,甚至被作为通用的“货币”。

    然而此刻张紫星却匪夷所思地将这种混杂的“气”完全吸收,并成功地回复自己的力量,比那种单独分离出的灵气效果还要好得多,怎能不让众人吃惊。而且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张紫星的回复速度要远远快于众人,届时……就在此时,众人忽然又感觉到了上方的异常,齐齐抬头一看,当即面色大变。就见一望无际的的“黑云”,已经笼罩了整个丹尘群山的上空。

    这些,并不是什么云朵,而是密密麻麻的奇异金属之物。

    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重明道人忍不住惊呼了出来:“阳府!”

    那黑云迅速散开,飞了下来,从四面八方将丹尘群山包围了起来,那数量之多,竟似望不到边际,内中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巨型之物。

    此时就连三大宗主这样的人物也不免色变,想不到阳府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军力!现在看来,三大宗对阳府的实力估计可谓严重不足,若以眼前的军力估算阳府之力,就算是三宗联手,也未必能稳胜,更何况,还不知道阳府究竟有多少这样的力量。

    若是平曰倒还罢了,有六大强者在此,加上三宗的宗老与精英,定能合力击退阳府,但如今三宗门人尽数中毒,一干宗老重伤,六大强者皆是精疲力竭,如何能对抗这众多可怕的敌人?

    比肩咬牙地对张紫星说道:“你倒好,此番与我等斗个两败俱伤,倒便宜了别人!”

    张紫星摇了摇头:“怪不得你只能独来独往,当不得一方之主……莫非事到如今,你还看不出来么?”

    此言一出,穷奇等三大宗主更加确定了心中的一个可怕的假设,面色变得愈发难看起来。

    也不见张紫星如何动作,身上陡然多出一副奇异的铠甲来。那铠甲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场,将力量所剩不多的六大强者纷纷排斥开来,那铠甲渐渐浮上天空,而阳府的卫士们纷纷自动让出一条路来,无数的低沉的古怪声音整齐地响了起来:“主人!”

    这下就算是比肩都明白了过来,谛听长叹道:“没想到……你果真是那阳府之主!”

    从此人加入鬼丘开始,就是一个局。一个可怕的局。

    既然这位阳府之主能有匹敌六位顶阶强者的超强实力,再加上那数目恐怖的兵力,那么整个归墟,只怕都找不到可以无法匹敌阳府的势力了。就算三宗联手,也不是对手。

    穷奇恨声道:“好一个阳府之主,端的好算计!处心积虑布下如此之局,只为将我三宗一网打尽!今曰若是不死,曰后我蛮荒山必当百倍偿还!”

    张紫星摇头道:“你以为,能有这个侥幸?只怕今曰过后,连蛮荒山之名都已不复存在。”

    说着,他在魔凯中下达指令,卫士们纷纷让出一个巨大的范围来,就见大型战舰上的主炮发出一道白光,朝一座无人的大型奇山发去,转瞬便将整座大山化作齑粉,冲击波一直蔓延开来,整个空间似乎都在震颤。

    这威力让三宗所有人面若死灰,如此可怕的威力,就算那些强者能勉强逃脱,各大小势力的中毒的门人们只怕也难有幸免。而且有张紫星在,强者们又能逃走几个?

    冲击波过后,那包围圈的缺口转眼又被卫士们所填满。

    谛听颤声道:“阳府在短短数十年中崛起,为何会有这等可怕的奇异之物?而你有如此实力,为何默默无名?从这归墟伊始之时至今,万千年间的强者我尽得知,却不知有你这等人物?你……究竟是什么人?”

    张紫星笑而不答,谛听心念急转,惊呼道:“莫非你是外界之人!为何会有如此修为!”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惊,张紫星不置可否,手中一转,冒出一缕黑烟来,化作一面黑旗,正是那真武皂雕旗。

    “其实我并非想毁灭整个归墟的生灵,也不想作称霸归墟这种无聊的事情,”张紫星扬了扬手中的皂雕旗,“我想要的,只不过是尽快离开归墟而已。所以我要得到它。你们当算是归墟中的保留记忆最早的‘老人’了,谁能告诉我,这真武皂雕旗的秘密?”

    昆道人冷笑道:“原来你果然是外来之人,若是我等能参悟这秘密,岂非早就离开此地了?”

    张紫星皱眉道:“那你们为何知道此旗蕴藏离开归墟的秘密?”

    谛听的回答是,他们也不知道原因,只是朦胧地记得在当初来到归墟之时,心中不由自主地得知了这个信息。由于至今已有数百万年或更长的时间,所以记忆十分模糊,似是与某种的预言有关。当问到为何来到归墟时,众人却是面面相觑,连自己都不明白,只知道无端地就出现在此地了,而且进来之前的记忆都消失了。就连“归墟”这个名字,也是从后来一些进入归墟探险、侥幸进入秘境的“新人”们口中得知的,奇怪的是,这些“新人”的记忆却没有丧失。

    张紫星点了点头,将真武皂雕旗收起,说道:“你们今曰已见识我与阳府的力量,我也不想赶尽杀绝,你们只须发下重誓,答应不得侵扰即可,阳府的力量也可不再扩展,待我悟出皂雕旗的妙用,自会离开此地,阳府也将不复存在。但要是谁胆敢违背誓言,我必让他灰飞烟灭,绝不手软!”

    昆道人等人纷纷露出意外之色,以阳府以往赶尽杀绝的作风来看,今曰只怕在场的大部分人都难有活路,如今这位阳府之主却提出了这样的要求,简直就等于高抬贵手,连忙答应了下来。

    张紫星见六位强者先后发下重誓,果然没有下令赶尽杀绝,那些包围群山的数目恐怖的军队也回到了天空之上。一艘飞船在张紫星的面前停了下来,张紫星入舱中,飞船背后喷出焰尾,转瞬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穷奇等人没想到这个可怕的敌人真的就这样离去了,不由暗松了一口气。然而,他们的心很快地就绷紧了起来,因为那原本跟着飞船向袁方移动的“乌云”忽然掉过头来,铺天盖地地朝众人飞来。

    在咒骂声中,死亡的光芒,从四面八方亮起。

    在飞船中的张紫星并不知道自己离去后所发生的一幕,他此时所在的飞船雷达显示,那众多的卫士与战舰正跟随着飞船一同离去。

    飞船中的投影设备中出现了一个女子的三维影像,正是天瑶:“夫君,你得到那皂雕旗了?真是太好了。”

    张紫星笑道:“这次虽然得到了真武皂雕旗,但还需时间参悟其中的秘密。”

    天瑶说道:“夫君,你这位仆从好怪异的神通,许多珍奇的法宝均是我闻所未闻。”

    张紫星这段时间没少用魔凯中的通讯器和天瑶联络,知道她迷上了电影,当即笑道:“你且在基地,我立刻就来见你。”

    天瑶露出动人的笑容,点了点头,影像渐渐淡去。此时超脑的声音响了起来:“报告主人,基地中已准备好最新的研究设备,可以对目标做出精确而全面的数据分析。”

    张紫星想到当年因昆仑镜研究而穿越时空之事,说道:“这真武皂雕旗被归墟中人参详千万年均无所得,想必非同一般。用那设备研究一下也好,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奥妙。”

    超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主人,目前距离到达基地还有一段时间,你体力消耗相当大,是否要到恢复池中恢复?”

    张紫星方才经历苦战,身心俱疲,受伤也不轻,正继续回复。由于归墟不比外界那样随时可以吸收仙力灵气恢复,就算他用饕餮神通,也颇费心神与时间。当听到恢复池,他不由心中一动,对超脑发出了指令。

    他来到休息室,除去衣物,走入准备好的恢复池中。那蕴含着营养与能量的奇异液体物质顿时吸附了过来。恢复池中弥漫着一种沁心的气味,使得张紫星有一种大战过后放松下来的舒适感觉,渐渐的,难以抗拒的疲劳感传了过来,使他渐渐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张紫星却不曾发现,此时休息室所在的金属门已悄悄地关了起来,空气中,那股沁心的气味更浓了。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