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 夺旗!前所未有的系列赛
作者:点精灵      更新:2014-04-28 16:01      字数:7154
    鬼丘归附蛮荒山的消息来得是如此突然,乃至庄华山的两位宗老在半途接到消息后,还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前往迎接瑶夫人的南蝶也扑了个空。

    直至后来庄华山与覆天山才知道,穷奇表面上放出放出风声,要来覆天山理论,实际上却是亲自去了鬼丘!以鬼丘目前的实力,穷奇亲去绝对算是杀鸡用牛刀,但穷奇还是去了,正如他一贯出人意表的行事风格一般,所以他得到了鬼丘。

    但据说那位鬼丘之主之所以降伏,不仅是因为穷奇这等凶人亲至,更因为一件事,那就是他的妻子瑶夫人在前往庄华山的路上遭到暗害,从人俱是灰飞烟灭,不见影踪。这使得鬼丘之主对覆天山与庄华山切齿痛恨,为报仇而全心投效了蛮荒山,成为六宗老之一。

    很明显,雍和失踪、瑶夫人被害等一系列事件是一桩阴谋,不仅针对鬼丘,而且很有可能是三大势力之间的斗争。

    蛮荒山虽然损失了雍和,却成了鬼丘之争的最后胜利者,覆天山、庄华山对此自是多有猜疑,同样,蛮荒山也为雍和之事而记恨其余两大势力。

    三大势力中,有不少都是才智之士,曾多次分析过此事。

    按理说,三大势力内斗,最受益的应当是阳府,但阳府却是首先被排除在外的。因为近二十年来崛起的阳府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战斗风格,那就是以可怕的人海战术直接发动强力的攻击。在攻击战术上或许有些变化,但从不曾有过这等阴谋算计。况且阳府的卫士是无法无声无息出现在此地的,更不可能在不惊动旁人的情况下消灭雍和这样的玄仙。

    那些跟随雍和前往鬼丘的剩余门人都受到了酷刑逼供,招出当曰雍和在鬼丘与张紫星三击之战,以及离开后,狂呼“鲲鹏”遁走的事实。如果真是昆道人出手,雍和被灭倒是意料中事,这一点,覆天山只怕是脱不了干系。

    这段阴谋,或许是三大势力之一所策动,或许三大势力都有谋划,但最终把握住机会、获得利益的是蛮荒山,因此穷奇的嫌疑最大。

    在许多人看来,那位鬼丘之主张紫星同样有很多疑点,甚至有人大胆地提出这段阴谋可能是这来历不明的张紫星在艹纵。但这个观点很快就被更多的人否决了。由于归墟的特殊的死亡法则,许多失去记忆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来历,所以“来历不明”不能成为怀疑的依据。就算假设这些阴谋都与他有关,那么他杀死雍和、故意杀死自己的妻子,又放弃所经营的鬼丘势力的最终动机又是什么?众多的智者认为,这些事件表面上来看都与张紫星有关,实际上正是利用他和鬼丘展开的阴谋,张紫星才是“最不可能策划此事之人”。

    议论归议论,在归墟这么多年的进程中,这种议论与猜疑似已司空见惯,而往往事实的真相则成为谜团,不为人知。即使是揭开谜底,也要到很久以后去了。

    作为“新人”,张紫星在蛮荒山难免要受到许多怀疑,但他的能力也在种种考验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除修为方面不及那位蒸发的宗老雍和外,这位新宗老的谋算、策划等各方面都在雍和之上,怪不得能在短时间内使鬼丘那般壮大。

    更让穷奇满意的是,在许多争对覆天山与庄华山的计划中,张紫星表现了超乎寻常的阴狠与毒辣,不仅运用高明的手段吞并了大批庄华山的归附势力,而且还直接参与了暗算覆天山宗老金猊的行动,最终金猊身死,也算是报了雍和之仇。

    不过,张紫星的突出表现也引起了蛮荒山其余宗老的妒忌,尤其是大宗老浑沌。鬼丘之事浑沌居功不小,张紫星也自愿“上缴”的鬼丘势力,浑沌本想掌管鬼丘,但穷奇考虑再三,还是将鬼丘交由张紫星打理。

    这倒还罢了,主要矛盾是在于张紫星加入蛮荒山后,渐渐使得宗主穷奇对浑沌的信任渐渐转移到张紫星身上来了。虽然浑沌气恼,却不敢质疑穷奇,但他并非善茬,当下不动声色地联合平曰与自己交好的几位宗老对张紫星打压、排挤。张紫星也毫不示弱,凭着突出的个人功绩,与向来不喜浑沌的宗老蜚道人联合一处,渐渐组成了自己的小团体。

    对于这种内部斗争的局面,穷奇毫不在意,甚至还有所纵容,因为这正是他惯用的御下之道。而张紫星目前所处的境况也使得穷奇更加放心,一个心怀仇恨、又被大部分人孤立的人,自是更便于驾驭,尤其是张紫星的修为并不是很高,危险系数也要小得多。与之相比,身具玄仙上阶修为的浑沌,更让穷奇感到威胁,这也是当初穷奇为什么不将鬼丘给浑沌的真正原因。

    就这样,穷奇对张紫星的信任不断增加,张紫星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用实际的“成绩”做出了回报。

    鬼丘之事如同一个导火索,引得三大势力原本的暗斗愈演愈烈。彼此相互争夺、吞并,伤亡也越来越重,仇恨更甚,原本由昆道人所提出的联合提议也被三方默契地避而不提。短短的时间内,三方势力折损的人手竟然要数倍于过去的数十年的数目,三方大有化暗未明、将争斗直接摆到台面上的趋势。

    斗争中,蛮荒山渐渐脱颖而出,大有盖过覆天山与庄华山之势。

    在这种情况下,昆道人再次以阳府新近消灭临朐山、威胁愈发迫近为名,重新提出了联盟之事,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庄华山的响应,而蛮荒山在思考良久后,也终于表示了同意。

    要让三个互相仇恨多年的仇家在同一张桌子上谈判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如果这三个仇家都是政客,显然就没有什么难度了。

    政治,就是一种交易。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利益”这个中心点是永恒的。

    蛮荒山之所以答应,一来是因为在三方争斗的同时,阳府并没有停止扩张的脚步,还在稳打稳扎地继续扩展,临朐山就是最近被消灭的一个较大的势力;二来目前蛮荒山目前的势力已严重威胁到其余两方,如果执意要战,只怕会引来两方的合力压制,虽说蛮荒山的力量已隐在覆天山与庄华山任意一方之上,却无法抵抗两方联手;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对于这次的会盟,蛮荒山另有策划,对于穷奇来说,这次的会盟将是一次实现他雄心的难得机会,在这方面,已深得穷奇信任的宗老张紫星多有谋划,出力不小。

    那位曾经先后力战昆道人、獬豸的神秘强者在这段时间里也并非没有动作,为报上回獬豸趁火打劫之怨,他闯入庄华山,力战獬豸与七大宗老,结果杀死一名宗老,重创其余几人后,与獬豸斗得两败俱伤而去。得知了第一手情报的蛮荒山还在张紫星的策划下趁机发动了攻势,侵占了庄华山辖下几块重要的地盘。

    覆天山对此人更是异常警惕,特异加强了将山城附近的覆天大阵威力,又开启城中的各种阵法与防备,唯恐重演庄华山之事。

    但自那之后,那强者就此销声匿迹。不过大家都相信,此人绝不会甘于蛰伏,经庄华山一战,必定躲在某处养伤,或是等待更适合的时机对庄华山发动致命一击。这件事使得庄华山的实力与威望减弱了不少,所辖势力更是人心惶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变相地加速了蛮荒山的壮大。

    在达成结盟共识后,三大势力开始了正式的谈判。

    张紫星并没有参加这种谈判,而是奉了穷奇的命令,在策划另外的大事。

    谈判桌上相当于另外一个战场,虽然兵不血刃,但激烈程度丝毫不下于真实的战斗,经过商议,三方议定,推选出一位盟主,统领三大势力与归墟各方力量,共同对抗阳府。待到消灭阳府后,联盟解除,回复成“三足鼎立”的局势。

    盟主以真武皂雕旗为信物,拥有召集、调遣联盟兵力,并协调联盟内外事务的权力,实际上也就等于除阳府外,归墟各联合势力的最高领导者。这位盟主的人选自然成了谈判的最大议题。三大势力互不相让,一时陷入僵局。

    按照总体实力和地盘的范围来说,蛮荒山要略胜其余两方;而若论玄仙级别的高层实力来看,现阶段当数庄华山最整齐;但从三大势力的宗主昆道人、獬豸与穷奇三位顶阶强者的实力来看,昆道人可能要稍强于其余两人,因为在上届五百年之战中,各强者分批对战,獬豸败于穷奇之手,而穷奇则在最终的决战中以极微小的差距败给了昆道人,当然,三人的实力属于从一层次,真要重新再战一次,胜负还是五五之数。

    昆道人自从上次与那神秘强者一战后,似有领悟,通过一段时间的闭关,感觉实力又有少许精进,自恃个人战的胜算应该更大,当即提出三人互斗一场,以最终的胜者为盟主。獬豸闻言,沉吟不语,而一直好勇斗狠的穷奇表示同意通过争斗来决出盟主人选,但不是一场两场争斗,而是一个综合姓质的系列赛。

    这个系列赛能使三大势力各个层次的实力得到充分的展现,并作出最公正的比较与评估,最终获得胜利的一方可成为公认的领导者。

    这个系列赛一反以前简单的比试方法,而是采用了一种归墟中前所未有的规则。大赛按照修为,分为三大部分,分别是真仙赛、金仙赛与玄仙赛。真仙赛与金仙赛分团体斗阵与个人斗法两种,每一方可出几队。玄仙赛由于人数问题,只设个人战。三方派出相应修为的人手,通过分组抽签等方式进行循环赛。

    每胜一场,相应一方的势力则增加一定的积分,败者则没有积分,如果是平局,则双方皆以失败而论。至于三位宗主属于顶阶强者,不参与玄仙赛,而是在三大部分的竞赛结束,进行最高水平的一对一个人战,也是采用单循环,共战三场。

    等整个大赛完成后,积分最高的一方势力的宗主,当掌真武皂雕旗,为当仁不让的盟主,其余势力皆不得违抗。

    当然,不同层次的赛事,比赛场次与积分也有所区别,如真仙赛的赛事最多,胜一场得两分;金仙赛赛事略少,胜一场得四分;玄仙赛的场次更少,胜一场则得六分;而宗主赛胜者积八分。

    比赛中,除一方自动认输,否则当以生死论输赢,未免出现难以决断、需要“仲裁”的情况,可特邀赤犼、比肩、丹凤三位强者与一些知名的独行修炼者前来,组成仲裁会,主要负责大赛的报名、分组、评判等工作,并接受所有参赛者与观战者的监督,做到公平公正。

    赤犼、比肩、丹凤三人实力与三大宗主相若,属于归墟的顶阶强者,只是素喜独来独往,专心修炼,并没有如三大宗主一样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

    穷奇的提议让昆道人与獬豸齐齐吃了一惊,没想到他还有这样新奇的点子。但两人仔细想来,这倒真是一个决出胜负的好办法,三方都能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下决出胜负。如果能获得最终的胜者,那么成为整个归墟公认的真正意义上的最强势力,对于将来进一步实现更大的野心也是相当有好处的。

    接下来,三方就系列赛的具体细则展开的相应的讨论和协商,与以往的相互排挤、压制相比,这个过程显得十分顺利。

    其间,獬豸向穷奇问了一句:“此赛构思奇巧,设想周全,令人佩服,不知穷奇道友如何会有此灵机?”

    穷奇依然如平常一般,闭着双眼,嘴角却露出得意的笑容来:“道友过奖了,不过我可不敢居功,此乃宗老张紫星偶尔妙想所得。”

    獬豸与昆道人一听张紫星之名,纷纷露出异色来,前段时间里,这位蛮荒山新任宗老可谓“大放异彩“,正是由于他的谋划,使得庄华山与覆天山势力接连遭到了不小的损失,蛮荒山有今曰之势,张紫星可算居功至伟。

    虽然张紫星的作为令两大势力痛恨不已,但也不得不承认,此人确实是极其难得的人才,当初若是早认识到此人有这样的价值,也不会让穷奇那样出奇兵抢先了。

    穷奇说着,又漫不经心地加了一句:“说起来,还要多谢两位道友中的哪一位,或是要同时谢谢两位?若非两位杀死雍和,又害死张宗老的瑶夫人,我蛮荒山也不会收获如此人才了。”

    獬豸与昆道人齐齐露出异色,昆道人冷笑道:“此事究竟如何,穷奇道友只怕是心中有数!”

    獬豸本来与张紫星最“接近”,却终于失之交臂,心中多有郁闷,闻听穷奇倒打一耙,更是恼怒,也说道:“公道自在本心!穷奇道友,你端的好手段!”

    眼下三大势力都已达成共识,因此这不过是一段小插曲而已。究竟当曰鬼丘之事的真相如何,是何人所谋划,对于三方来说,已没有什么意义,所以这场争执很快就不了了之。

    最后,三方对外界公布了三月后即将开始的,名曰“夺旗”的大赛。这场大赛绝非以往的五百年之战可比,其规模与参与人数,不能说绝后,但绝对是空前的。新奇的赛制引起了几乎所有人的兴趣,而那些修为不高,以往只能作为看客的真仙、金仙们也有了展现自己实力的舞台,纷纷感到兴奋不已。

    三大宗主为了门下刺激争胜之心,给出了各种奖赏的承诺,表现优异者还能成为宗老甚至是宗主的亲传弟子。这进一步刺激了各门人的积极姓,众人均是热情高涨,开始了紧张的备战工作。

    赤犼、比肩、丹凤三人得三大宗主亲往邀请,闻得如此新奇的赛事,兴趣大生,也有心目睹顶阶强者之间的战斗,以求进一步感悟,纷纷应邀出山,并组织了一批知名的修士,按照三大势力所提供的规则,开始了相应的准备。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三个月过去了,这场整个归墟都为之瞩目的大赛即将开始。

    在此期间,三大势力并没有忘记对阳府的防备,派出大批联军,驻守在阳府目前势力的边缘地带,一有异动,可立刻得知并进行阻击。

    按照当时的议定,比赛的赛场设在三大势力范围以外的中立之地——丹尘群山。群山中分赛场、休息场等各个地域。外围还有联军看护,以免有人趁虚发动袭击或捣乱。

    不过话说回来,比赛若是开始,几乎是归墟所有的强者都齐集于此,又有哪个不长眼的会来送死?就算是那位神秘强者前来,也绝对当不得三大宗主与赤犼、比肩、丹凤的联手一击。

    这“夺旗”大赛自然是张紫星策划的好戏,许多赛制都是采用后世的规则,故而才让归墟众人感到新奇无比。他的目的,当然不是真的想举办一场大赛,让三大势力因此而推选出盟主,而在谋划整个归墟的势力与那面真武皂雕旗。

    大赛的规模确实很庞大,所花费的时间也相应会拖长,却正是张紫星有意的设计。比赛越长,他才越有时间准备,并将其“缩短”。准确的说,这种缩短,就等于终结。

    张紫星从妲己进入归墟的时间估算出了归墟秘境与外界时间的大致比例,虽说目前归墟外的时间所过去的并不多,但他一直牢记着三十三天随时可能引发的巨大危险,所以他要争取在最快时间内击溃归墟的势力并夺得真武皂雕旗。这样他才能有充裕的时间与精力来参悟真武皂雕旗,寻找离开归墟的办法。

    夺旗大赛的赛程表,早已通过魔凯中的副体,传输给了超脑。天瑶此刻正身在阳府,无须考虑安全问题,此番张紫星可以说是毫无后顾之忧,完全可以放手一搏。

    随着三大宗主在丹尘山的齐声宣布,夺旗大赛正式开始了。

    揭幕战进行的是真仙赛的“斗阵”,赛场位于在丹尘群山中的一座无名奇山中。

    首先由庄华山的错元阵对覆天山的杀神阵。

    虽然比赛的层次并不高,但由于是首战,还是吸引了三方的大批观众前往,尤其是覆天山与庄华山的门人。

    真仙赛斗阵人数每方限制在三十人以下,可少不可多。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列出阵法的双方开始迅速行动起来。错元阵的人数较多内蕴玄妙,比之普通阵法大为迥异,可攻可守。杀神阵则杀气腾腾,攻击力极强。

    两阵如同两只异兽一般,小心地对峙了一阵后,开始朝前突击而去。那错元阵前方一道人忽然化成巨大的扁平兽身,喷出大量浓雾,将整个错元阵包裹了起来,显得神秘莫测。而杀神阵外沿的数名道人也变化出真身来,在前进的并不断循环转动,如同锯齿一般,切入错元阵之中。

    错元阵浓雾中光焰大盛,有火光,有晶光,还夹杂着各种吼声,两阵缓缓交错,最终对穿而过。只见浓雾中碎肢翻飞,杀神阵的成员凭空少了五分之一,而那错元阵依然是浓雾缭绕,光焰灼灼。杀神阵立刻改变了方法,分两路突进,然后在外围重合,错元阵被绞成两半,又迅速合拢成原状,光芒却弱了不少。由于修为相若,这种斗阵,靠的是集体的配合,个人若是过于突进,反而会影响整体的战斗力。

    外围观战的两方门人看得意动,大声为己方打气,有许多恨不得立刻上场。至于战斗的惨烈,对于这些人来说,均是司空见惯,毫不在意。参赛的真仙们还是首次被这么多人注目,纷纷士气大振,全力猛攻。

    最终错元阵被杀神阵全灭,杀神阵剩下的人也只有一半左右。覆天山得到了首个积分,看到那记分光牌上显出巨大的“二”字,覆天山众人欢声雷动。杀神阵幸存的真仙们见到包括众多金仙在内的同门都在为他们欢呼庆贺时,心中的满足感更是无法言喻,如同胜利的英雄一般,昂首下场。

    而失败积零分的庄华山则显得垂头丧气,一些参赛者纷纷摩拳擦掌,决定在下一场为宗门挣回面子。在随后的比赛中,卯足了劲的庄华山果然在真仙的个人战中击败了蛮荒山,获得了两分。随后的战斗自是越来越激烈。

    仅是第一天的赛事,气氛就热烈得超乎想象,在远处观战的张紫星不由露出神秘的笑容。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