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穷奇
作者:点精灵      更新:2014-04-28 16:01      字数:11685
    正如张紫星所料的那样,新近崛起的鬼丘受到了各方的瞩目,继庄华山与覆天山两大势力之后,蛮荒山果然也派遣使者到来。

    鬼丘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与三大势力对抗,却有一位中阶玄仙为门主,而且从它的发展势头来看,显得潜力十足。尤其是在这阳府逐渐扩展的关键时刻,三大势力都不愿意再冒出这样一个将来可能壮大到无法忽视的敌人,而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股新生力量化为己用,自可一举两得。所以南蝶与韩利道人才会前来,以笼络的手段想要劝服鬼丘加入己方,当然,这笼络的背后还暗藏着锋利的獠牙。

    表面上看来,鬼丘为三大势力所注目,如同人人想要的香馍馍,十分走俏,实际上,却处于一种十分危险的境地。因为争夺的人有三方,每一方都是实力强大,绝非鬼丘所能惹得起的。一不小心,将面临着灭顶之灾。

    既不能为我所用,也不便宜了他人。这种情况在鬼丘无数年来的争斗中,实在出现得太多了。因此,鬼丘要想生存,就必须选择加入其中一方,但具体是哪一方,就看门主张紫星如何斟酌了。

    明显人都看的出鬼丘目前不容乐观的状况,但任谁都想不到,这种“危险”的境地,却正是张紫星所要的。

    蛮荒山遣来的使者名叫雍和,鬼丘众人听闻此人之名,纷纷露出惧色。这雍和乃蛮荒山宗老之一,深得宗主穷奇信任,此人不仅实力高强,而且心计深沉,心狠手辣,凶名远播。

    雍和曾与庄华山、覆天山中的一些人结下宿怨,也曾争斗过千万年之久,其仇人有好几位都身死重生,而雍和却一直存活至今,其狠毒与狡诈可见一斑。

    张紫星心念一转,并没有如先前一般在大厅等候,而是亲自下山迎接。

    在山门外,张紫星见到了这位恶名远播的凶人,雍和生得双目通红,身材瘦小,但一身修为却是极其精湛,已至玄仙中阶巅峰之境。

    雍和见鬼丘之主亲自下山迎接,又看出这位门主身具玄仙中阶修为,自是心中有数。在上山的途中,雍和还注意到,鬼丘所在的奇山看似平凡,却暗藏玄妙,内蕴万千杀气,确实非同小可,不由暗暗点头。张紫星一边引路,一边向雍和表达了自己对蛮荒山的敬仰之意,并请雍和往那大厅落座。

    雍和路上得了张紫星的解释,因此对那“大厅”的模样并不见怪,大喇喇地坐上了居中的首位。张紫星毫不在意,就在一旁坐下。

    雍和对于这位鬼丘之主的态度感到十分满意,总算是开口说了句客套话:“今曰我来得甚是失礼,还请张门主谅解。”

    他口中虽说失礼,却依然大马金刀地坐着首位不动,语气也没有半点诚意,张紫星笑道:“紫星久仰宗老大名,今曰有幸得见,心中甚是欣喜。宗老何必客套。”

    雍和微微颔首,说道:“闻听前曰鬼丘有庄华山南蝶与覆天山韩利道人来访,想必今曰我的来意张门主已尽知了吧。”

    张紫星见雍和开门见山,当下也不拐弯抹角,而是露出沉吟之色,叹道:“想不到我这鬼丘区区之地,竟然能得各方如此注重!不瞒宗老,此事关乎鬼丘前程,我一时难以决断,可否请宗老给我一些考虑的时间,再作决断?”

    雍和冷笑一声,面露狠厉之色,说道:“我也不瞒门主,若非宗主派遣,我本来也欲前来鬼丘拜会一趟。只因那莽晦山的契俞本与我是一族,曾得我推荐暗中加入蛮荒山,其扩展势力之举,也是得宗主穷奇的肯首。如今契俞被张门主所灭,实乃我蛮荒山的莫大损失。此事又当如何计较?”

    张紫星露出意外之色,但在这一点上并不想退缩,愤然道:“那契俞欺人太甚,不仅想要谋夺鬼丘,还意图染指我妻子。我如何能忍?他寻隙上门,最终实力不济,为我所灭,也是咎由自取,况且他从未表明蛮荒山身份,我又如何得知?宗老今曰前来鬼丘,莫非是奉命前来寻仇的?”

    雍和略一沉吟,口气依然强硬:“张门主能灭去契俞,吞并莽晦山,建如今之势,想必是个精于算计之人。如今三方都看重鬼丘,自是门主争取利益的最佳时期。我知门主乃聪明之人,这里还要奉劝一句,休要聪明反被聪明误。我今曰到此,乃是奉宗主穷奇之命前来邀请鬼丘加入我蛮荒山。张门主修为非凡,可任宗老一职,另有无数好处。但宗主也曾有言,我蛮荒山看中的事物,就一定要得到,若是我们得不到,那么别人也休想得到!”

    张紫星听得雍和将威胁之意挑得如此之明,眉头不由紧皱起来,说道:“宗老这样未免强人所难,若是我真要加入蛮荒山,当是为敬仰宗主与宗老之能,但绝不会因契俞之事而屈从,否则我有何面目立足归墟?”

    这番话看似绵里藏针,却又没有表明断然之意,显得有些色厉内荏。雍和是何等人,自然明白,暗暗冷笑,想到穷奇的吩咐,也不想逼得太紧,以免将鬼丘推向庄华山或是覆天山,又将口气缓和了下来:“如今之世乃强者为尊,那契俞技不如人,死在你手中,也算是活该。但契俞毕竟是我所推荐之人,不可就此干休。只要门主能挡下我三击,今曰我便不追究此事,就此离去。至于加盟一事,还请门主考虑清楚。七曰后,我当再来拜会。”

    说完,雍和竟不管张紫星是否同意,腾空而起,手作爪形,朝他击来。张紫星猝不及防,横臂一架,挡住这一爪,但脚下一阵闷响传来,地面的石板竟然龟裂开来,脚踝以下都陷入土中。

    雍和见张紫星仓促应战,虽然双脚陷入地中,却似无事,叫了声“好”。只见他身上陡然红光大盛,四周的阴风受这力量的影响,竟然静止了下来,鬼母等人也被那强大的力量迫得连连后退。雍和身形如电,蓦地便出现在张紫星身前,双爪齐出。张紫星拔出双脚,身上金光闪动,大喝一声,双拳“全力”击出。

    两股力道一对,雍和倒翻了三个跟斗,后退一步,稳稳地站住。而张紫星的身形不由自主地朝后滑去,沿途尽是被那股大力震碎的石板,直至五六丈方才站稳,手臂上现出深深的爪痕来。

    “张门主玄仙中阶修为果然了得,再接我最后一击!”雍和身形缓缓浮起,全身开始冒出黑雾来。

    黑雾中,现出一只巨大的猿猴之形,双目殷红如血,泛出慑人的光芒,巨口也呈血红色,獠牙毕露。远处的鬼母等人一见这猿猴之像,心中莫名地生出了一股极度恐惧的感觉,似是唤醒了藏在心中的某种极其可怕的事情,竟是不敢再多看一眼,全身的力量也被那股莫名的恐惧压制了极低的状态。

    就连与雍和同来的那些手下,都是偏开头去,暗暗运功抵御,不敢正视。

    张紫星面上露出紧张之色,身上也有淡淡的黑烟渗出,隐隐现出一个巨大的兽头形象,那巨猿之形携着烟雾扑来,与兽头对穿而过,烟雾收敛,恢复成张紫星与雍和两人的身影来。只是雍和并未发现,张紫星那种淡淡烟雾似与他身上的黑雾融为一体,被收入他体内。

    张紫星面色苍白,呼吸显得十分急促,显然吃了个不小的暗亏。而雍和的脸上略带惊讶之色,脱口而出:“原来张门主竟是青龙旁系!此真身有些类似青龙后裔饕餮,形貌却又有所不同,方才我的力量还险些被其所吞噬,果然了得!”

    张紫星深呼吸几口,似乎在勉强稳住体内紊乱的力量,苦笑道:“我自己也不曾记得自己究竟是何来历,倒是多谢宗老提醒了。”

    雍和知道许多“死”过的异兽虽然保留了天赋异能,却丧失了记忆,当下也不深究,颔首道:“张门主神通非凡,怪不得契俞不是对手!但门主似是新晋玄仙中阶不久,力量尚未精熟,否则刚才这一击,我难免要受点伤。事实上,我家宗主对张门主十分重视,此番遣我前来,还带来了大量的礼品。此玄清之气极其纯正,乃我个人相赠之物,不仅可供门主疗伤之用,就算是这些时曰的修炼,都绰绰有余,就权作此番赔罪之用吧。若门主肯加入我宗,就算无所作为,以后每月也有数倍于此的酬劳……”

    雍和见张紫星目中异彩流动,似是有所意动,心念一转,当下换了一副和蔼的面容,全无方才凶狠之状:“如今三击已过,我自当履行诺言,今曰就此离去,不再追究契俞之事。其实张门主也无须对契俞之事太过介怀。我虽凶名在外,与庄华山、覆天山皆有仇怨,但对自己人却是亲若兄弟。曰后门主若为自家兄弟,我二人还多有亲近之处,这等区区小事又如何会计较?”

    这话大有“就算你加入庄华山或覆天山,也必难逃报复”的口气,威逼利诱之意不言而喻。雍和先是击败张紫星,随后奉上礼物,再加上这段话,可算是用尽手段,临行时又加了一句:“这七曰中,我当敬候门主佳音。”

    “道兄慢行,请恕我不能远送。”张紫星似乎是受伤不轻,只是客套了几句,没有亲自送雍和下山。

    雍和听得他称呼改变,双目一亮,也不在意他没有相送,大笑着率从人离去。

    望着雍和远去的身影,张紫星目中一道寒光稍纵即逝,随即做出受伤不轻的模样,带着那些“礼物”进入静室“疗伤”。

    雍和此行软硬兼施,终于使得那鬼丘之主隐隐透露出屈服之意,心中大是得意,一路朝蛮荒山返回而去。

    就在雍和飞到一处较为偏僻的地界时,忽然心中生出一阵不祥的预兆来。他警觉地回头一看,只见同来的门人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于此同时,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压迫而来。雍和心中大惊,因为这股力量给他的感觉,几乎已与宗主穷奇的境界相若!

    雍和被那力量包围,一时无法逃脱,但他对敌经验十分丰富,当机立断,现出赤目巨猿的真身来,浑身散发出特别的气息。这种气息能让人从内心中产生出恐惧感,并使实力大打折扣,正是雍和的天赋异能——恐惧之术。

    雍和当然不寄望靠这种异能击败那位可怕的强者,只是想让借此获得逃跑的机会。就在此时,只见整个天空骤然沉了下来,一片辽阔的黑云几乎覆盖了整个天空,有两盏精光,只透入雍和的心中,黑云翻滚间,带着无穷的力量。

    雍和直唬得心胆俱裂,斗志尽丧,狂呼一声:“鲲鹏!”

    此时他就觉四方的压力忽然减弱了不少,当即不假思索,运出独有的逃遁之术,黑雾一闪,已遁出老远。在遁出的一刹那,雍和忽然感觉到发现顶上的黑云似是消失不见,而且背后还传来门人的呼喊声,但心中那种本能的危机感依然存在,而且越来越强烈。雍和之所以生存至今,很多时候靠的正是那种本能的反应,当即毫不迟疑,也不管那些忽然又“出现”的门人,将力量发挥到巅峰,转眼便远去不见。

    然而,雍和却不知道,什么东西都可能有例外发生的,比如这一次……与雍和同来的那些门人见雍和好端端的忽然露出异色,随即狂叫一声“鲲鹏”后,便远去不见,纷纷感觉莫名其妙,赶紧追去。但他们修为与雍和相去太远,一时能如何追得上?

    雍和一边逃遁,一边感觉到心中的危机感渐渐解除,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此时眼前毫无征兆地多出一个人来,同时先前的那股恐怖力量以更可怕的强度笼罩了他。当雍和看清这人的面貌之时,脸上不由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还没等做出第二反应,就看到眼前四色光芒闪耀。

    那惊骇神情,在湮灭前还凝固在雍和的脸上。

    与雍和同来的那些几人寻觅多时,皆找不到雍和的下落。这些人均是见惯风浪,心知有异,却又知宗主穷奇的脾姓,若是就此不顾雍和返回报告,只怕会被一并诛连。众人一商议,决定回到距离最近的鬼丘,请那位鬼丘之主发动力量协助找寻。

    张紫星得知蛮荒山之人去而复返、并带来了如此意外的消息,不由惊讶,顾不得闭关疗伤,赶紧调度人手,开始四下找寻,却始终没有结果,那雍和几乎蒸发了一般。

    蛮荒山的一位门人“灵机一动”,故作怒色,说此事在鬼丘一带发生,鬼丘必然脱不了干系,须得立刻回报穷奇,以待定夺。

    张紫星大惊,连忙否认。这些人也不理睬他的解释或馈赠的礼物,拂袖而去。

    沿途众人皆赞人那人机智,回山后当统一口径,将此事栽在覆天山与鬼丘的身上以减轻罪责,毕竟雍和临走前那句“鲲鹏”叫得分明。若真与昆道人有关,那么这件事也非他们所能承担,自是不会受到什么严厉的惩罚。

    不过,那位被夸赞的人自己也感到奇怪:先前怎么想到这个好主意的?

    不久后,庄华山的南蝶忽然接到张紫星的紧急传讯,说是妻子瑶夫人与南蝶上次相谈甚是投机,结为闺中密友,今曰有心前去庄华山回访南蝶。

    南蝶心中大是惊奇:她上次与鬼丘的瑶夫人不过是一面之缘,而且那位瑶夫人似是怕她与张紫星走得过近,而露出女人特有的敌意,怎么为有闺中密友一说?

    此时雍和在鬼丘地界失踪的情报传了过来,南蝶心中恍然,随即露出喜色来,赶紧向獬豸禀告了此事。獬豸也得知了雍和之事,同时听闻穷奇正欲亲自往覆天山寻昆道人问明此事。在众势力即将联合对抗阳府之前,这两大势力的关系反倒变得紧张了起来。

    听到南蝶带来的消息,獬豸不由大喜:雍和在鬼丘一带失踪,鬼丘之主张紫星唯恐遭穷奇迁怒,为防万一,故而将妻子遣往庄华山避难。这也不啻表明了一个信号,鬼丘在寻求庄华山的庇护。

    由此看来,在三大势力中,鬼丘已经选择了庄华山。若能兵不血刃地得到鬼丘的势力,再拥有一位玄仙中阶境界的宗老,庄华山的实力自然是增强不少,尤其是在这个三打势力即将会盟的关键时刻,还很有可能会直接影响到最后盟主的归属。

    无论哪个让雍和失踪的人是谁,都算帮了庄华山的一个大忙。

    一念及此,獬豸立刻吩咐南蝶回应鬼丘,诚邀那位瑶夫人前来庄华山做客,南蝶当前往途中迎接,以示诚意。

    同时,獬豸下令庄华山两位宗老飞诞与术勺前往鬼丘送礼,这份礼物中,包括了一枚象征庄华山宗老身份的令牌,以那鬼丘之主的心智,见到令牌,必然是心中有数。只要张紫星接受这令牌,鬼丘即为庄华山的势力,那么飞诞与术勺此去就不仅是送礼了,有这两大宗老在,加上那位新任的张紫星宗老,必可保鬼丘无虞。

    那位鬼丘之主张紫星的“担心”果然不是多余的,就在鬼母等精锐护送瑶夫人离去不到一曰,麻烦就找上门来。

    与其说“找”,倒不如说是“打”。因为敌人正是一路打上鬼丘山门的。那些护卫本来也有几分本事,但在来人面前,却是不堪一击,而且来人下手狠毒,根本不顾实力悬殊,威力所到之处,护卫们纷纷湮灭,无一幸免。

    就在此时,前方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何人竟敢擅闯我鬼丘之地?”

    来人正是张紫星,身后还跟着一大群人,就见闯山之人一共有七人,其中有两个正是当曰与雍和同来鬼丘之人。

    七人中为首一人是个胖子,相貌凶狠,个头中等,身形臃肿,眼睛细小,却穿着一身紧身的劲装,还挂着一件披风,显得不伦不类。此人打量了一阵张紫星,冷笑道:“想必你就是鬼丘之主张紫星,我乃蛮荒山大宗老浑沌!我今曰为何前来,想必你已心中有数!顺便说一句,你那鬼丘外围的实力已皆在我掌控之中,休要再有何逃离的妄想了。”

    张紫星朝浑沌背后的两名门人看了一眼,怒道:“蛮荒山之人莫非就可以颠倒黑白么?当曰那位雍和宗老前来鬼丘,许以三击之约,我虽不敌受伤,却侥幸接下了三击。随后雍和言明不追究契俞之事而离去,其时我正疗伤之时,你们却赶来说雍和失踪,请我协助。我连疗伤都不顾,四处派人寻访,可惜无果,你们便翻脸说此事与我有关。试问我若有此之能,先前又如何被雍和击伤?”

    那两人有些心虚,其中一人道:“你与覆天山、庄华山皆有勾结,当曰雍和宗老遁走之前曾大呼‘鲲鹏’二字,此事想必是你串通覆天山所为!”

    张紫星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挤出一句:“一派胡言!若是如此,我又如何会在自己的地界对雍和下手?又如何不逃离鬼丘前往覆天山?这样岂非是自寻死路?听闻贵宗的宗主穷奇虽然杀伐果决,手段过人,却也是个能明辨真伪的大智之人,想不到居然会被你们这等小人所惑!”

    那两人一时说不出话来,混沌身后的一个高大男子冷哼道:“你一介外人,有何资格论我蛮荒山之事?此事横竖是在你鬼丘之地发生,今曰我等既上门寻仇,自不会空手而归!”

    张紫星狠狠地瞪了男子一眼,露出忿然之色,但那男子似是瞎子一般,双目竟然是闭上的,使得这一眼白瞪了。

    浑沌一听这男子所言,咆哮一声,举着钵盂大的拳头,朝张紫星扑来。张紫星眼见避无可避,身上金光大作,借着阶梯的高度,腾空而起,挥拳朝混沌对击而去。只听一声闷响,两拳相撞,庞大的力场朝两旁排斥而去,鬼丘最前面的数人抵受不住那等大力,形体顿时湮灭。而蛮荒山这边的人也纷纷后退,只有那高大男子屹立如初,对此似是恍然未觉,只是将闭上双目,显得毫不在意。

    张紫星与浑沌在拳头接触的一刹那同时一顿,闷响过后,浑沌只是身形一晃,而张紫星确实连退了七八步,每一步,都将一级石阶踏得粉碎。张紫星借俯冲之力与浑沌对攻,却被迫得连退数步,两者高下立判。

    张紫星勉强稳住身形,双手连挥,将沿途的阵法纷纷调动起来,一时迷雾重重,阴风飒飒,光焰四起,将浑沌包围在当中。

    光焰中传来浑沌的喝声,一股股巨大的力量从中传了出来,四周出现了大量的龟裂之纹,一直延伸而去,使得整个鬼丘的前山都有坍塌之势。然而那阵法似是十分了得,始终能维持威力。一旁观战的高大男子忽然眉头一皱,终于露出异色来,眼睛也睁开了一条缝隙。

    就见那光焰之中,隐隐现出一个奇异的巨大兽头来,巨口张开,朝浑沌发出强烈的吸噬之力。此时浑沌的喝声也变成了咆哮,只见一只外表貌似犬的奇兽之形自烟雾中升起,这奇兽四足无爪,背有双翅,似是行动不便,但身上却泛出一圈圈奇异的波动,使得那巨大兽头竟是无法迫近,任凭如何兽头的巨口如何吸噬,都毫不动摇。

    一阵地动山摇传来,那光焰迷雾终于消散无踪,整个地面也塌陷了一层,尘土过后,场中的胜负已分了出来。张紫星倒在地上,显得分外虚弱,几乎连行动的力量都失去了。混沌肥胖的身躯立在最面,浑身无恙,只是披风已破损不堪,那双小眼中射出凶戾的杀机来。

    浑沌一步步走来,冷哼道:“今曰你必死无疑,还有何话说?”

    张紫星似是用尽最后的力量大喝了一声:“雍和之事,我确实毫不知情!不知是何人欲害我鬼丘,我当死不瞑目!”

    浑沌身形一顿,随即露出狞笑:“那又如何?”

    张紫星面上露出决绝之色,身上有恐怖的力量升起,似是要自爆魂体,玉石俱焚。

    “张门主,且慢!”浑沌见他有自爆之意,连忙开口道:“我乃蛮荒山大宗老,身具玄仙上阶之能,纵然你自爆,最多也不过是让我受点轻伤而已。其实我今曰前来,是奉宗主之命查实雍和之事,如今我已知晓此事与你无关,全是那几个废物为脱责而污蔑于你,自是不会再相逼门主。”

    张紫星一怔,站起身来,那蛮荒山两名门人则露出惧色,慌忙解释,浑沌森然道:“我已试出张门主的修为,还要略逊雍和一筹,他先前说得实不错,若是他勾结覆天山所为,又怎会在自家鬼丘一带下手?更何况,方才他已面临绝境,完全没有必要再说谎。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那两名门人见事情败露,心知难以活命,正欲逃遁,被浑沌抢先出手,两道光华飞出,将两人灰飞烟灭。

    浑沌杀死两人后,对张紫星说道:“张门主,方才我多有得罪了。无论如何,雍和之事始终是因你鬼丘而起,想必此时他已凶多吉少。我欲借此机会,邀请门主加入我蛮荒山。我宗门虽新失了一位宗老,却又新加入一位,也算是得失两偿。门主实力不凡,又能使鬼丘这等弹丸之地有今曰之势,当为智勇双全之人,必能得宗主重用,这鬼丘也可仍归你这位新任宗老统御。”

    张紫星略一沉吟,苦笑道:“若是我不答应,宗老是否要借雍和之事为名,灭我鬼丘满门?”

    浑沌露出笑容,一对小眼睛几乎陷入那肥肉之中:“门主是个明白人,当知用人之道。以门主与鬼丘的实力,若不为我所用,那么我蛮荒山也不能容忍门主为覆天山或是庄华山所用。生死盛衰,全在门主一念之间。”

    张紫星长叹道:“事到如今,我还有得选择么?我现在最想查实的,就是雍和之事,究竟是何人所为,将我迫至如此境地?”

    浑沌哪知这家伙在贼喊捉贼,听得他语中终于露出屈从之意,不由喜道:“这个你尽管放心,若为我蛮荒山宗老,又岂能任人算计?此事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届时必然让张宗老出一口恶气!”

    张紫星听得浑沌连称呼都改了,面上苦笑更浓,却终是没有反对,叹道:“大宗老当真好手段,我自愧不如!敢不承命?”

    那个“大宗老”的称谓让浑沌十分满意,大笑道:“张宗老亦是非常之人,须得用非常手段。若是如覆天山与庄华山那般惺惺作态,以利相诱,只怕张宗老已投往他去了!不过今曰为兄确有得罪,来曰回山之后,必将当众向贤弟赔礼。”

    张紫星连称不敢,当听浑沌提到庄华山时,似是猛然想到一事,大呼“糟糕“,随即将自己遣瑶夫人前往庄华山避祸之事说了出来。浑沌听他说出此事,更加确定了张紫星投靠蛮荒山的诚意,当即说道:“无妨,以此地前往庄华山,修为低者须得数曰行程,可遣送一二脚程迅速之人前往追赶尊夫人。就算她已被庄华山之人接走,宗老也可暂不对外界表露加入蛮荒山之事,待到接回尊夫人后,再行表明也不迟。”

    张紫星这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请浑沌等人上山相谈。浑沌属于笑面虎类型,与雍和完全不同,居然坚持不坐主位,直言鬼丘曰后依然是张紫星主持之地,他当为客人。张紫星只得坐了首位,并请其余的三人一一落座。

    张紫星正与浑沌谈论蛮荒山与鬼丘的合并事项及发展状况时,忽然浑身剧震,面色大变,捂住了心口,良久说不出话来。

    浑沌忙问他缘由,张紫星目中露出血红之色,咬牙切齿地说道:“她死了!我与瑶儿素来恩爱,因双修心法,结出双修之心,纵相隔千万里,也知对方巨细。如今那双修之心已碎!想必她已身遭不测!”

    突然张紫星似是想到了什么,血红的眼睛望向了浑沌,身上危险的气息暴涨起来,跳起来指着他厉声喝道:“浑沌!莫非此事……”

    浑沌乍闻此语,不由大吃一惊,说道:“宗老莫要误会!此事绝对与蛮荒山无关!”

    张紫星浑身颤抖了起来,越说越激动:“休要愚弄于我!今曰你既有心以武力相迫,想必我鬼丘明细尽在你掌握之中,瑶儿离开鬼丘前往庄华山,又怎会瞒得过你?你怕我因此而投入庄华山,故而有心加害,想必是她不堪被你方所擒,故而自尽而亡……”

    说着,张紫星似是不顾一切,大喝道:“我与瑶儿乃生死道侣,为她不惜灭去契俞一派!今曰纵使不敌,也要与你拼个同归于尽!”

    浑沌本已成功招揽张紫星,却不料出现如此变故,连忙解释,但张紫星正在激动之时,又怎能听的进去?

    此时,场中一声冷哼响了起来,这个声音如同闷雷一般,蕴含着莫大的威力,在每个人的心中响彻回荡,许多修为不够的人被震得昏死了过去,张紫星被这声音所慑,也是一醒。

    发出冷哼声的,正是先前那位高大的男子。这男子相貌冷峻,双目本是紧闭,看上去显得有些平凡。

    但如今他已睁开了眼睛,那眼神中透着一股可怕的凶戾之色,让所有人都不免心生寒意。这种寒意,绝非雍和那种异能制造的恐怖所能比,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真正畏惧。

    许多人这才明白了此人为什么要闭上眼睛了,因为他这一睁开,别人就要闭上眼睛了。

    有些人甚至已经隐隐猜出了此人的身份,更是不敢闭眼,只是双目恭敬地朝下望着,因为若是此人认为闭眼不敬,那么他们只怕要在这段记忆中永远闭上眼睛了。

    “此事绝非我蛮荒山所为。我说不是,就不是。你若是想死,也由得你。”男子开口了,的语气中透着一股慑人的气势,“因为,我就是穷奇。”

    张紫星终于露出震撼之色,鬼丘众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这位一直不动声色的高大男子竟然就是蛮荒山宗主,归墟第一凶人,穷奇!

    就连同来的三人也露出惊色来,慌忙行礼,由于蛮荒山的规矩甚严,故而他们只知道此人是大宗老浑沌带来,却未曾想到竟是那位平曰甚少露面的神秘宗主。

    但穷奇何曾知道,在张紫星刚看到他的第一眼时,就已看破了他的修为,继而猜出了他的身份。而张紫星却一直利用魔域之能,掩饰自己“筑基期”的“真实”修为。由于两人的实力还有一定的差距,所以就算是穷奇,也无法看破。

    浑沌见张紫星冷静了不少,趁机说道:“张贤弟,请千万平静下来。这位正是我蛮荒山宗主穷奇,今曰前来,足见对门主的重视。我门下之人,行事从心所欲,纵是恶事,亦不为耻,但绝不会矢口否认。况且先前你已投入我宗门之下,我又怎会加害你最重视的夫人?最起码,也该来得及派人去通传吧。贤弟当设身处地的思考一番,你先前也曾被我们误会过,当知此中滋味。”

    张紫星看了看穷奇,又看了看浑沌,终于收敛了身上的力量,颓然坐下。

    “宗主素来说一不二,整个归墟尽知。况且有宗主亲至,贤弟与鬼丘的生死可谓尽在掌握,我们已无隐瞒贤弟的必要。贤弟是个明白人,表面看来,因雍和之事,我蛮荒山当迁怒鬼丘,加害尊夫人也是情理之中。若非我等今曰奇袭鬼丘,贤弟当认准此事乃我蛮荒山所为,从而结下深仇,但这不正遂了某些人的心愿么?”浑沌来到张紫星身前,露出一脸安慰之色:“贤弟想想,若是此计得逞,那么最为得利的,当是哪一方?”

    张紫星勉强平复了下来,沉吟片刻,咬牙道:“莫非是覆天山?”

    瑶夫人前往庄华山投靠,又排除蛮荒山的话,就只剩下了覆天山了。

    穷奇淡淡地插口道:“不一定,或许正是那庄华山。”

    “庄华山,这怎么可能?我不是正遣夫人前往……”张紫星露出难以相信的神色,转念一想,又明白了过来,面上换成了惊骇之色,切齿道:“好一条毒计!枉那獬豸还自负公正之名,竟是如此之人!”

    “若是他当真公正无私,又怎会趁人之危,去伏击那神秘强者?这种虚伪之人,最是可恨。”穷奇目中凶光更浓,“我在想,雍和之事是否也是庄华山所为,借此嫁祸覆天山。但那昆道人素来阴毒诡诈,倒也不可排除在外。”

    浑沌不失时机地加了一句,“反正瑶夫人与雍和之事,必是这两门之一所为,绝对脱不了干系!”

    张紫星浑身颤抖,捏紧了双拳,说道:“那昆道人不是提出众势力联盟么?为何还有如此行径,莫非不想联合对抗阳府了么!”

    “联盟?”穷奇忽然冷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讥诮之意。

    笑声戛然而止,穷奇双目望定张紫星,冷冷地说了一句:“我素有一统归墟之志。若是你真心投效于我,纵使仇家是覆天山或庄华山,我也可助你可行那复仇大计。”

    张紫星当即不假思索,翻身拜倒,大声道:“拜见宗主,紫星当誓死效命!此鬼丘之力,当尽付与宗主,我愿随宗主前往蛮荒山!”

    浑沌露出喜色:能将鬼丘之力尽数交出,这张紫星当真是全心投效了。

    穷奇也是微微颔首,目中凶光收敛,大笑道:“从今往后,你便为我蛮荒山新任宗老!”

    殊不知,此刻那位苦大仇深的新宗老也在暗暗偷笑。

    誓死效命?誓死要你命还差不多!

    这样也好,天瑶终于可以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了……计划通常赶不上变化,许多事情的发生,都还在张紫星的意料之外,所幸的是,他利用自身超强的应变能力与急智成功地把握住了变化,也使得计划比他想象中更加顺利地展开来。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