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入魔(下)
作者:枯木道姑      更新:2015-10-10 13:18      字数:8209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bingdi.cc

    乔月不喜欢商家,对商家的不喜欢其实还算不上恨,平阳公主的挑衅不算什么,最起码她表现得很真实。

    她其实不喜欢的是东枝皇后,一个自认为自己大权在握的女人,一个骄傲得到现在都没有在乔月面前出现过的女人,一个尽然敢偷人,又心眼很小的女人。

    她自己不出来,指使她的女儿来为难自己,呵呵,是觉得看我乔月一眼,都降低了你尊贵的身份吗?

    乔月心里冷笑,那么我乔月就要把你偷人的事情告诉得天下皆知,让你成为全天下的笑柄,看你还是不是一如既往的像现在这样高傲。

    乔月恨冯春,她恨他生了自己,而又对自己不管不顾,她恨他派她的养女来侮辱自己。

    她恨他就连请她去府里吃饭都要这么高高在上,她更恨他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尽然让十万手下隐居深山,而这些人到现在还对他忠心耿耿,他冯春凭什么…

    当然,她对冯春的恨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总之,这些年,有多么的期盼爹,现在就有多恨冯春。

    乔月很庆幸,当年的笔架山下遇见了那个怪人,他送了自己黑石头,所以,她有了可以反击的能力。

    那天的小木屋里,她看见王婶的那一刻,她哭了,但是她明白了很多事情,从那一刻起,她对自己说,她要变得自私,她要为自己,为身边的亲人活一回。

    对仇人,不能逃避,因为你的逃避并不能给仇人带来什么痛苦,因此,乔月发誓,她要让每一个她恨的人都感觉到痛苦。

    刘武德不是要对商家出手吗?

    所以,她送了破云弓,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是杀人的武器。不管谁胜,谁负,总是能多死一些人。

    张猛当年不是仗着自己是南域霸主,可以把自己玩弄在手掌之上吗?

    那好。这破云弓算不得什么,过些时日再送你更厉害的武器,我乔月就是要把你的翅膀养硬了,让你的心更野了,不造反都不行。

    呵呵。你冯春不是很厉害吗,你一句话,就让十万精锐遁入深山,北原五城,隔绝战事,我乔月就要生生的破了你的城池,我乔月在你眼里不是什么都不是吗?你不是要派冯玉兰来侮辱我吗?

    很好,冯玉兰,我乔月会让她死得很惨,你爱的人。我乔月都要让她死你面前,死在你怀里,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乔月其实从来都不是一个会主动反击的人,只不过不反击,别人总是会想法设法来算计你,与其被动,还不如主动一些。

    那些恨的人,那些爱的人,那些思念的人,那些毫无关系的人。这一刻在乔月心里无比的清晰起来。

    乔月无比清晰的知道她即将要做什么,应该做什么,这种感觉,那种对人生恨的感觉。其实并不陌生,就像当时执着的要杀掉刘文成的感觉是一样的。

    是一种不死不休的执念,更是一种入魔般的执着。

    夜幕还是渐渐来了,时间永远不会停止,夜风敲响了风窗,一个白色的影子流光一样的出现在了窗前。

    吱吱…

    白影轻鸣一声。火红的鸟喙啄响窗棂。

    乔月从火盆边走过来,伸手在白猫的头上轻轻的抚摸几下,动作显得很亲切。

    “辛苦了!”

    她说道,从怀里拿了一把炒黄的青豆摊在手里。

    白猫很配合,开始不停的啄乔月手里的豆子。

    吱吱…

    又是一声鸣叫,白猫的后面,又探出来了一只体型和白猫一样巨大的鹤鸟。

    乔月知道,这是白猫的夫君,早在宁州的时候就知道,白猫这种鹤,从来都成对的出现,他们就像是深爱的恋人,听姜鸿讲,这种鸟和钟情,如果有一只死掉了,另外一只也会跟着殉情。

    李茂元说要送他的母亲去北胡,就一个人而已,对乔月来说算不得什么事,北原五城能阻断陆地,难倒,他还能阻断天空不成。

    所以乔月从姜鸿哪里要来了白猫,她知道李茂元说送他老娘去北胡和他爹相见只是一个幌子,其实他想得到的是一个让大批的人马通过北原五城,进入顺朝的方法。

    既然李茂元不坦诚,那么乔月也就只有装傻了,李茂元一片孝心,总不能让他失望不是,所以乔月就真的把她老娘送回北胡去了。

    说来很好笑,乔月不知道李茂元看见白猫托起他老娘飞往北胡的时候,会不会像之前听见乔月答应他要求的时候那么高兴。

    总之,这不是乔月关心的问题。

    既然是神仙嘛,能骑一骑鹤,算不上奇怪的事情,反正当日在宁州的时候,可是坐着一大群鹤鸟抬着轿子离开的。

    白猫在宫外转了一圈,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乔月吹灭了灯火,才施施然从殿里走出来。

    回头看一眼清冷而孤寂的宫殿,没有什么留念,这里没有留念的人,也没有留念的事,乔月从手里拿出一张纸条放在白猫身后的这只鹤鸟喙上,然后自己翻身骑在白猫身上。

    不知道躲在四周的皇宫高手会不会察觉,会不会一箭把自己从天上射下来。

    担心太多总是做不成事情,所以乔月拍了拍白猫的头,示意它直接起飞。

    白猫和他的夫君同时展开巨大的翅膀,可能是感觉到有危险,白猫的翅膀猛烈的扇了起来,园子里顿时狂风大作,搭上了乔月的白猫简直就是像是离弦的箭,嗖的一下就直接朝天上窜起了好几百米。

    乔月猜得没错,耳边的风吹的脸都生疼的时候,黑夜里,果然看见了紧追而来,泛着寒光的箭。

    不过总的来说只是虚惊一场,白猫起飞太快,振翅高飞,翅膀再猛的拍打几下,一瞬间便飞到了黑夜深处,哪些埋伏是四周的侍卫。反应还是满了一些,想来是因为睡着了的原因吧,紧追而来的箭支失了势头,转眼又向下方掉去。

    起飞的另外一只鹤鸟比白猫飞得还快。毕竟没有负重,起飞之后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京城的布局都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让另外的鹤鸟带着字条出去,自然是通知王婶她们可以离开的时间。

    乔月回头看一眼还闪着星星火光的皇宫,只见下面早已经炸开了锅。躲在四周的侍卫都在这一瞬间冒了出来。

    借助微弱的火光,可以看见,像蚂蚁一样跑出来的侍卫起码不下上百的数量。

    这些人,全都惊慌失措的在怡和宫里不停的转动,又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漆黑的夜空。

    刘武德的衣服都来不及穿,听见消息的时候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

    小珠挂着泪水颤抖的跪在门边,早已经吓成了受惊的兔子。

    刘武德在怡和宫里转了好几圈,最后在乔月的梳妆台上看见了乔月的字条。

    字不多,不过能表明乔月要离去的理由。

    字条上写着:“皇上,你太霸道了。你要什么,民女就给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可是今天你又说不准我离开皇宫,这便让民女有点难以接受了。

    不要总以为谁都稀罕那个皇后的位置,老挂在嘴边你累不累呀?即便你累,民女也听累了。

    对了,李大人的母亲我送到北胡去了,些许小事情,总是为皇上办事嘛,皇上就不用感谢我了!”

    短短几句话的字条。刘武德看了很久。

    他站累了,走到还没有熄尽的火盆旁边坐下,可能是害怕没有理解透乔月字里的含义,于是深夜又把丞相杜闵召了过来。

    和刘武德一样。杜闵也拿着字条看了很久,脸色很阴沉。

    他说道:“皇上,事到如今,咱们得赶紧动手了,两件事情,刻不容缓。杀了李茂元和北胡剩下的同党,不然等他们北胡的大军过来,里应外合,咱们腹背受敌。

    第二件事,求威武侯冯春出马,以微臣看来,这个乔月的道行不在冯春之下,如果她已经记恨上了陛下,恐怕终究是对陛下不利,当务之急是想办法除掉乔月,一面后患无穷。”

    是的,杜闵总是能看清楚字里行间的意思,更能揣摩出来乔月当时留下字条的心情。

    就是一句皇上不应该不让民女出宫这简单的一句话,他就断定了乔月已经和皇上是水火不容的境地。

    值夜的侍卫统领已经跪在了殿外很久,瑟瑟发抖的样子就等着刘武德的一声令下,就此终结他的一生。

    对于杜闵的觉得刘武德没有说什么,后悔白天的时候不应该说这样的气话吗?

    没有意义,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说这些又能有什么用。

    和杜闵一起被召见的还有程雍,毕竟这两位才是刘武德最依仗的肱骨之臣,一文一武,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能少了程雍。

    文靠杜闵,武靠程雍,两人一个都不能少。

    程雍是个急性子,从乔月这里拿到破云弓图纸的时候,他就连夜去了工部的军械制造司,那里有全顺朝最顶尖的工匠。

    烧火,打铁,淬火,加入矿石,再打铁,再淬火,几经折腾,硬是连一根符合条件的小弹簧都做不出来。

    其实也不是做不出来,只是达不到安装破云弓的要求而已,拿到破云弓的时候,工匠大师已经把设计出破云弓的人惊为了天人,即便他是机关术研究当之无愧的专家,依然还是震惊了好一半天。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就在程雍手在制造司到大半夜的时候,传旨的太监终于是把他找到了。

    程雍是个急性子,本来刘武德不召见他,他也早想来见刘武德了,乔月既然能随便就给了图纸,那就随便再让皇上去问乔月要一下这破云弓的制造方法,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也不管怡和宫里的气氛很压抑,也不管旁边还有他一直很不喜欢的杜闵。

    看见刘武德的时候他就满是埋怨的说道:“皇上,图纸是没错,老墨已经看过了,可是咱们根本就造不出来呀,要不皇上您再受受累,让乔娘子把制造的方法也告诉咱们呗?”

    刘武德抬头看他一眼,心情很不好:“说道,白天的时候朕见乔娘子的时候是不是脾气太大了些?”

    程雍道:“没注意,微臣当时拿了图纸,看图去了,都不知道皇上和乔娘子到底说了啥。”

    说到现在,他才注意到这里是乔月居住的怡和宫,他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睛,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见乔月的影子。

    他咦了一声,说道:“乔娘子呢?让她出来,既然皇上和她闹了些别扭,我老臣自己问她要便是。”

    武将有武将的特点,对于程雍这样粗狂的性格,刘武德和杜闵都早就习惯了。

    三人一直谈到了天亮。

    程雍一夜未睡,天亮的时候他出了皇宫,带了一大队士兵,就杀气腾腾的朝雪河城去了。

    至于那个待罪之身的侍卫统领,也领了命令,不是去追乔月,而是来了百福街这边的王家周围潜伏起来。

    这些时日他们都知道,乔月出宫,唯一来的地方就是这里。

    天已经亮了很久,早已经过了辰时,潜伏在王家四周的皇宫侍卫觉得很奇怪,这个时间点,街上的行人都多了起来,可是王家的大门依然还是紧紧的关闭着。

    一个侍卫扮成过路的百姓,走上前去咚咚咚的敲了好一阵大门,又喊了几声,可是依然不见有人回答。

    上前的侍卫顿时就急了,粗鲁的一脚就踹开了王家的大门,寒风吹起几片枯落的树叶晃动在空荡荡的院子里,这个院子安静得让人心凉,好像根本就没有人住过的样子。

    很奇怪,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也就是三个时辰的样子,而且是在半夜,京城的城门早就已经关了,据他们所知,这个院子里住着的人起码都有十来个,这么多人想在半夜城门关系的时候出城,而又不引起守门的士兵察觉,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侍卫统领在空荡荡的院子里楞了楞,想想顿时又是一阵脖子发凉,放走了乔月,现在又连这么多人的王家都好像是原地消失在了京城里,那他的脑袋可就真的保不住了。

    这个侍卫统领挥了挥手,一行人立刻又急忙往四周的城门而去,很快,昨天晚上守城门的士兵都被叫了过来。

    盘问:“昨夜天半夜可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士兵回答:“子时左右,起了风,还很大,刮得脸上都有些生疼。”

    皇宫得侍卫再问:“然后呢?”

    士兵回答:“没然后了,之后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都和平时差不多。”

    火速的询问完了所有守城的士兵,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昨晚,挂了一阵大风,刮得人脸上都有些生疼,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结果出奇的一致,就连昨天晚上打更的人都是这么回答。

    然后,这些人就这么平地消失了。

    比乔月的消失一样,他们也是感觉到了一阵暴虐的狂风,然后人就不见了。(未完待续。)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