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姜鸿挨打
作者:枯木道姑      更新:2015-10-10 13:18      字数:8191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bingdi.cc

    对于这个极为原始的冷兵器年代,破云弓的出现,丝毫不亚于二十年前冯春手里层出不穷的远程攻击武器出现时引起的震惊和慌乱。

    不得不说冯春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时间都过去二十年了,他当年制造出来的武器尽然还没有被大规模投入到军队之中,确实是让人万分可惜的事情。

    可惜归可惜,不过任何一个人站在冯春的立场上,都不可能让这种保命的东西流传出去,因此,这都是大家预料之中的事情。

    和张猛拿到破云弓图纸时的疑惑一样,西川和东原的节度使也是同样的心情。

    破云弓这样的神物,乔月尽然就这么随手就送了人,而且还不要求任何回报,除了心里对乔月这样能够用天雷杀人的神人一阵羡慕嫉妒恨之外,短暂的时间之后,所有的人都面临了和商家同样的问题。

    大喜和大悲总是在一念之间。

    东西确实是很好的东西,可惜,造价实在是难以承受。

    千里奔袭的信鸽顶着风雪,落在几位封疆大吏的后院深处之后,压抑的气氛就在信鸽带来的小纸条被展开的时候,顿时就变成了浓浓的兴奋和喜悦。

    寒风阻挡不了急切的马车,四方的封疆大吏,都派出了自己的代表进京城。

    八十两银子一张的破云弓,乔月这里,只需要四十两银子,成本整整降低了一半。

    这让因为破云弓造价高昂而愁白了头发的各方大吏,那里还能坐得住,自然是第一时间派人出去,这个事情,可务必要占一个先字。

    战场上,一步先,步步先,因此,这个事情上面,谁也不希望落了后。

    百福街的王家小院。今日热闹了好一阵子。

    一个月前,接到乔月信件的时候,胖丫一刻都不停留,立刻就拉着蒲小渔到京城来了。什么都不管,什么也不问,人还是那些人,从宁州的时候去的三百家丁,这一次蒲小渔带来了一百五十人。

    大半年时间不见。胖丫没有原来那么胖了,只是那张脸,还是那么圆乎乎,白嫩嫩的,看见乔月的瞬间,小丫头就立刻扑在她怀里哭了好一阵子。

    “小姐,那伤口还疼吗?”

    胖丫在乔月身边转悠了好几大圈,两个眼睛可怜兮兮的挂着泪水就来摸乔月之前自己用匕首刺穿的胸膛位置。

    乔月一巴掌打在她手上:“没规矩,这儿也是能随便摸的地方吗?”

    胖丫的脸皮明显比以前厚了很多,也不知道这些时间。是不是和蒲小渔那厮行了那苟且之事。

    她嘿嘿的笑道:“这东西早晚还不都是给人摸的,小姐,我先帮未来的姑爷试试手感…”

    乔月一把拧住胖丫胖嘟嘟的脸:“死丫头,这才多久没见啊,就这么越发的没脸没臊的了,还敢奚落你家小姐了不是,回头我把蒲小渔焉了拉进宫去当贴身太监,看你还敢不敢这么没规矩…”

    胖丫疼得咿咿呀呀的叫唤,不过一听见乔月说要把蒲小渔拉去做太监,她一下就蔫了。春葱一样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小腹,可怜兮兮的说道:“我可怜的儿啊,你都还没出生,你爹就没了…”

    乔月吓了一跳。忙把胖丫松开,温柔的问道:“怀上了?”

    看见乔月关心的样子,胖丫憋着笑,含羞埋着头,也没正面回答乔月的问题。

    不料这个时候,旁边的柳杏也觉得胖丫这样很有趣。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走过来,一脸认真的说道:“姐姐,杏儿也要摸摸…”

    乔月:“…”

    “噗嗤…”

    胖丫实在是被柳杏的认真样子给逗乐了,猛的一下笑了出来。

    “好啊!你这死丫头,尽然敢戏耍起你家小姐来了,看我不揭你一层皮…”

    看见乔月发威,和胖丫打成了一堆,柳杏觉得好像摸肚子不会有好下场,于是,自己很知趣的就离乔月远远的,认真的观看中间两个人的厮打。

    也不知道闹了多久,胖丫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说道:“胖丫可还记得宁州的时候小姐给我说过的话,怎么可能现在就怀孕了,要真是这样,胖丫以后还要不要脸见人了…”

    乔月拍了拍手:“想要嫁妆?没门!”

    胖丫哼道:“小姐,这可是你亲口说的,你可不能赖帐,不然胖丫嫁过去,可是要被婆家看不起的。”

    “拉到吧!”乔月对胖丫把柳杏都教得知道摸肚子的事情,还余恨未消:“离开宁州的时候,我写了送给刘项的本子,我不信蒲小渔会忍住没看?”

    胖丫不乐意了:“种蘑菇这个手段,可是您当时在宁州的时候就安排下来了的,俺们就只看了里面种蘑菇的技术,其他的什么都没看,看了也忘了。

    再说了,小姐你这样说,那就是侮辱人了,胖丫是你的丫鬟,学了你的东西,这挣的钱,自然都是小姐的,我和蒲小渔,可绝对没中饱私囊。

    诺…你看,胖丫还是穿的十个铜板的麻布破衣服,蜀棉苏锦可是连压箱底的都没有,唉…”

    乔月知道胖丫对自己忠心,当然,更多的是感恩,感谢她成全了她和蒲小渔有情人终成眷属。

    虽然胖丫说得很可怜,不过乔月看见她明显比以前更开朗了的性格,知道她和蒲小渔在一起过得很幸福,心里也是暖暖的。

    轻轻拍了拍胖丫的背,乔月认真的说道:“死丫头,亏了谁也不会亏了你,你家小姐我,马上就会成为全顺朝最有钱的人,到时候送你半个宁州城当嫁妆…”

    胖丫又激动地扑进乔月怀里,撒娇道:“小姐最好了,以后胖丫的儿子就是小姐的儿子…”

    乔月赶忙打断胖丫的话,又一把拧在她胖乎乎的脸上:“原来多好的姑娘啊,都给这蒲小渔给教成啥了,怎么变成这个撒泼赖皮的性子了…

    又来算计你家小姐,我要是答应了,你是不是下一句就应该说,既然也是小姐的儿子,是不是小姐应该把孩子的吃喝拉撒。讨媳妇啥的也全给包了吧?”

    “嘿嘿…”

    胖丫的小算盘被乔月说破,一个劲的嘿嘿傻笑。

    乔月这个气啊!以前多好的姑娘啊,这才半年时间,咋就变成这个滚刀肉的模样了。

    乔月越想越气。扯着嗓子喊道:“蒲小渔,给本小姐滚过来…”

    蒲小渔本来就躲在不远的门缝处偷看,听见乔月这一声喊,吓得腿一阵哆嗦,心里连叫愿望。心道,小姐啊,现在的胖丫才是真实的胖丫啊,以前都是装的,你被骗了。

    正好,这个时候,中门走过来随行的皇宫侍卫,走到离乔月还有几仗远的距离就躬身道:“乔娘子,外面有个手拿烟杆的人,喝了不少酒。正在发酒疯,嚷嚷着要见您,咱们的好多人都被他给打伤了…”

    乔月本来大好的心情,听见这个侍卫禀报,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拿烟杆的人,除了那个独臂姜鸿,还会有谁。

    想起那天的事情,乔月的心一直到现在都还在痛,她能算到所有的事情。可是她怎么也没算到,那天姜鸿尽然会阻止自己杀冯玉兰。

    乔月哼了一声,问道:“你们就不知道还手?

    一个头发都白了的老人。还是一个残疾独臂的废人,你们都打不过?

    来告诉我。难道是要我这个弱女子提着刀去给你们拼命吗?

    还大内侍卫,废物,打死活该…”

    被乔月这么一说,这个大内侍卫的脸面挂不住了,垂下的手下愤怒的握紧腰刀,说道:“小的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完。这个侍卫风一样的就飘了出去,看样子是憋了一股窝囊气,要去找姜鸿麻烦去了。

    乔月看着这个侍卫离去,心里暗暗有些后悔,是不是刺激过头了,这些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他可是喝醉了的呀,要是一不注意,要是真死了怎么办。

    乔月心里是恨姜鸿,不过并不希望他死,毕竟他之前可一直把自己当亲身女儿对待,甚至,他愿意用他的生命来保护自己。

    正当乔月心里暗暗担忧之时,这时候蒲小渔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小心道:“小姐…您叫我?”

    “哦…”乔月回头,“你快跟着出去看一看,可别真让那些个皇宫的恶狗伤了姜叔…”

    说到底乔月还是心软,对于这个一直待她比亲生女儿还好的姜鸿,她心里哪里又真的恨得起来,说到,只是对姜鸿太忠心于冯春埋怨罢了。

    蒲小渔赶忙应是,还好乔月没责问他怎么把胖丫带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事情。

    蒲小渔如蒙大赦,急忙也跟着跑了出去。

    乔月从院子中间的石凳上站起来,还是有些不放心,在院子的四周搜寻了一下,这才发现,原来听见姜鸿的消息,柳杏这丫头跑得比兔子还快,早已经赶在蒲小渔前面出去了。

    “他说的那个人是姜叔吗?”

    看见乔月心神不宁的样子,胖丫小心的问了一句。

    乔月轻嗯一声,不过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中间的中门进来的通道。

    果然,不多时,柳杏纤瘦的身子红着眼睛就跑了进来:“小姐,他们在打姜伯伯,你快去看一看吧,要是他们把姜伯伯打死了,以后就没人教杏儿武功了…”

    乔月也是心里一紧,急忙往前面走了几步,疑惑道:“他怎么会连那几个人恶狗都打不过?”

    柳杏拖着乔月就急忙朝外面走,担忧的说道:“不是打不过,是姜伯伯压根就没有还手…”

    “不还手?”乔月的脚步顿了一下,“刚才不是还说是他在打人吗?怎么现在又不还手了?”

    柳杏焦急:“姜伯伯说这个人来向你通报了,现在是代表了你去打他,所以他死也不还手!”

    “笨蛋!”

    乔月愤怒的骂了一声,跟着柳杏的脚步向大门口走去。

    果然,刚刚走到门口,耳边就传来一阵砰砰砰的声音,看样子,这些个皇宫里的恶狗,下手很重。

    跨出门槛,乔月顿时就怒了,抓起靠在大门旁边的一把树丫扫帚就朝那几个正在团团围着殴打姜鸿的侍卫打了过去。

    殴打姜鸿的侍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这一下后背生风,顿时就有好几个反应了过来,挨得近的一个侍卫顺势身子一矮,避过乔月的树丫扫帚,也没看后面的人,完全就是本能反应,他手起成抓,回身就是一个黑虎掏心,向乔月的胸前袭来。

    “反了…”

    乔月多少还是练过几年,看见这个侍卫反击,她先是一怒,随即,手里的扫帚转劈成撩,狂刀十八式里的撩天式,力劈华山刀断流被她瞬间使了出来。

    虽说乔月的狂刀十八式和乔山的没法比,不过这套乔家刀法,本来就是大开大合,刚猛无比,乔月虽然只得其形,不过这一招被她使出来,还是顿时有种狂风四起的错觉。

    还手的侍卫不是避不开乔月这一撩,而是听见了乔月的这一声咋喝和那张比仙子还美丽的脸给吓的。

    他一招黑虎掏心的爪子伸到距离乔月的胸部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险之又险的停了下来。

    就在这一短暂的停顿,刷的一声,乔月的扫帚落下,顿时鲜血四溅,还手的侍卫,被乔月的树丫扫帚给撩了个大花脸,每一根树丫上,都沾满了这个侍卫的鲜血。

    殴打姜鸿的侍卫全都停了下来,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刚才明明是她下了命令殴打这个老头,怎么现在又变得这么愤怒。

    乔月可不管他们,看见蜷缩在地上的姜鸿,简直是怒气冲天,怒不可遏,操起扫帚对着这群侍卫就是一阵猛打。

    直到手里的扫帚都打碎完了,这才停了下来。

    一个个大花脸的侍卫委屈的蹲在地上,全都愤怒的瞪着刚才进去禀报的那个侍卫。

    没办法啊,眼前这个女子在皇宫里连皇后都对她礼敬三分,现在乔月要打他们,他们自然时只有站着挨打的分,谁要是敢还手,那可就不是脸被画花的事情了,说不定还要被满门抄斩。

    所以,这些侍卫也只能打碎了牙齿豁血吞了。

    “哼…”乔月喘了几口大气,怒气未消,指着早已经被柳杏扶起来的姜鸿,说道:“本小姐都舍不得打,他可是你们能打的?

    呸,不对,本小姐可以打,但是你们碰一个指头都不行…”

    七八个侍卫苦着脸,低头挨训,没办法,谁让他们没摸清楚这个老头和乔月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只能自认倒霉了。

    也不知道训了多久,乔月转身,正好和姜鸿对视一眼。

    姜鸿激动的说道:“大小姐,您原谅我了?”

    “哼…”乔月白他一眼,“和我没关系,是杏儿求我出来的,天底下还有比你更笨的吗?被人打了还不知道还手?活该打死你…”

    说完,在那个刚才在院子里听见乔月说和现在同样话的侍卫无比委屈的目光中,乔月气愤的又走进了院子里,消失不见。(未完待续。)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