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盟友
作者:枯木道姑      更新:2015-10-10 13:18      字数:7890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bingdi.cc

    赵齐把那条丝巾死死的捏在手里,已经在天绣宫里站了很久,不过依然还是犹豫不决。

    这是她送给我的东西,我怎么能卖掉,如果月儿知道了,应该会很伤心吧。

    店里的伙计的见赵齐在这里站了很久,不像是要买东西,走过来问道:“这位客官,可有需要小的帮忙的地方?”

    赵齐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没,没,我就是看看,都说天绣宫里卖的是全天下最好的绣品,小生就是来开开眼界。”

    听见有人这样夸奖自家的东西,伙计自然是心里高兴,说道:“那你就随便看看吧,反正也看不坏,有什么需要就直接喊我就是了,我就在这里。”

    “好,好…”

    赵齐点头,回过身来,正好看见天绣宫的外面有一大群人经过,虽然是一大群人,不过他还是在人群中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时常出现在他梦里的身影,那个和他约定了他要骑着高头大马去娶她的女子。

    可是现在,她已经嫁做了他人妇,他也有了娘子,当初约定,只剩下了记忆里的甜蜜,和暗藏在心里的叹息。

    这一瞬间,他的心里猛的一热。

    “月儿,是你吗?”

    他呼喊一声,急忙朝天绣宫的门外跑去。

    不过由于跑得太急的原因,他的一只脚挂在了天绣宫大门的门槛上,整个人就这么直直的摔倒了下去。

    走在前面的人群里,乔月听见赵齐的喊声,回头,左右张望了一下,不见有人,她皱了皱眉,向旁边的人问道:“婶儿,刚才好像有人在喊我,你听见了吗?”

    王婶咋咋呼呼的正和柳杏聊得开心。根本就没有听见赵齐的声音,随口说道:“没,没听见。”

    乔月皱眉,许是叫的别人吧!

    回过头来。看见走在前面的商平已经走到了雅客居的门口停了下来,乔月笑了笑:“走吧,可能是听错了。”

    商平到是礼数周到,即便已经走到了大门前面,还不忘给乔月说了一声请。站在门口,当起了迎客的童子。

    赵齐这一跤摔得不轻,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忙着又朝街道上追了几步,可惜,早已经没有了乔月的影子。

    赵齐失落,耷拉着脑袋往回走,手里的丝绢捏得更紧了,他心里说道:“不卖,说什么也不能卖。如果把它卖了,我和她就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有它在,最起码我还可以想起她的笑,想起和她那个雪地里的约定,不是吗?”

    街上的菜馆里散发出香喷喷的味道,赵齐紧了紧肚子,看一看慢慢暗下来的天气,原来他真的在天绣宫里站了很久,这都已经快要到了做晚饭的时间。

    娘子身子不便。得早些回去了。

    他想着,加紧脚步,钻一个巷子里,顷刻间就消失在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雅客居这边。落座之后应接不暇的美味佳肴立刻就轮番上了桌子,乔月到也不客气,直接招呼王翼他们一家人开吃。

    回过头来,她这才认真的对旁边的商平说道:“说吧,虽然你今天先是从帮我救人,然后又送了宅子。现在又请我吃饭,不过我丝毫不怀疑你们商家想要我死的决心。”

    商平没想到乔月尽然这么直接,连客气几句都没有,脸色僵硬的笑了笑:“乔娘子哪里话,咱们无仇无怨,我干嘛要想你死,我想说的是,其实咱们可以成为朋友。”

    “朋友?”乔月也跟着笑了笑,拿起桌上的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酒:“太子刘文成是我杀的,这个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商平的表情再次僵硬,乔月的话简直凌厉无比,其实这个事情,只要乔月不承认,谁也找不到证据,毕竟刘文成是真真正正的死在天雷之下,无数双眼睛亲眼所见,乔月说得这么直接,商平一时间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他总不能说刘文成该死,乔月杀得好吧。

    他也抓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想了好久才说道:“猜到了!”

    “恩…”乔月点头,“难倒商家不想报仇?皇后不想报仇?”

    商平努力的压制着心里的愤怒,乔月当着商平这么说,其实真的很过分,即便是商平这样城府很深的人,都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说道:“想,自然是想的!”

    “恩…”乔月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商统领今天还这样接近小女子,是不是太有些不合时宜了,你觉得这样的大仇之下,咱们还有成为朋友的可能吗?”

    商平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不过刚才一闪而过得愤怒早已经消失不见,他说道:“和商家的生死存亡比起来,我觉得这个商家可以对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

    “哼…商家既往不咎?”

    乔月一声冷哼,吓得正在狼吞虎咽的王婶一家人都忙着停下了筷子,不过柳杏还在镇定的吃着东西,好像没事的人一样。

    她指着正在吃东西的柳杏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刘文成吗?

    因为他杀了我妹妹的爷爷奶奶,杀了我的救命恩人!

    你商家现在高傲的和我说既往不咎?商家好大的气度!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商家现在已经是四面楚歌,皇上早就已经想拿你们开刀了…”

    商平脸色铁青,他怎么也没想到,乔月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不仅嫉恶如仇,即便面对她说的是商家这个庞然大物,说到皇后这个后宫里权力第一的女人的时候,都没有哪怕一点点的惧怕。

    相反,从她的眼神里尽然还看了浓浓的不屑,她的语气之间,更透露出一种她随手就能灭掉商家的底气。

    只是,商平不明白,乔月这样的底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难倒就因为她有神仙一样的手段,可以把上万斤的火油送上黑崖山,可以用天雷杀死刘文成。她就可以随手决定任何人的生死吗?

    面对乔月凌然的气势,商平尽然有些害怕了。

    是的,是害怕,因为乔月这个小姑娘。到现在,他依然看不透,他看不透的是乔月依仗的到底是什么手段,按理说她今天伤了冯玉兰,和冯春撕破了脸。她已经没有了最有力的筹码,现在他商平来和乔月结盟,他应该才是占据主动的一方才是。

    不过很快商平想明白了,乔月当时还是一个平凡的叶家的填房夫人的时候就能杀掉刘文成这个无数人保护的太子,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了的。

    商平再次沉思片刻,说道:“商某收回刚才的话,要说既往不咎,那也应该是乔娘子既往不咎才是…”

    乔月阴冷的脸稍稍缓和了一点,从她现在处境来说,即便商平这会儿不来找乔月。乔月早晚也要找上门去,毕竟,乔月没有商家这么厚的底子,想要摆脱刘武德的控制,想要站在冯春面前说我乔月不需要巴结你威武侯,一样可以要风得风,那么现在只有和商家合作才是最好的选择。

    之所以一开始就把她杀了刘文成这个事情摆到明面上来,乔月的目的就是要在这一场谈判中占据主动,大家都明白,这只是一个相互利用的合作。因此,没必要侮辱朋友这样的词汇。

    乔月又轻轻的抿了一口酒,说道:“小女子心里还有几个疑惑,咱们再谈论合作之前。最好还是先说清楚。”

    商平道:“乔娘子请讲,只要是我商平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乔月微微点头,“从柳叶城开始,派人跟踪我,把我从上京城这一路不断造大声势。成功的引起皇上注意背后的人,是不是你们商家?”

    是的,这个事情一直困扰着乔月,虽然当时乔月看破了这个布局之人的用心,但是却没有猜到这个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因此,乔月必须要问。

    商平坚定的摇头:“乔娘子误会了,这个事情说来,商家确实有最大的嫌疑,毕竟把乔娘子进京造起这么大的势,然后在京城杀掉,这样引起威武侯这皇上的冲突,最终得利最大的是商家,不过我商平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这个事情和商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可能是九家,九家没有这么大的势力。”

    “哦?”

    乔月皱眉,能有这么大的手笔,除了商家,乔月实在是猜不出来还会有谁,毕竟这动不动就能发动几万人出城相迎,绝不是一般人可以办到的侍寝。

    乔月说道:“那商统领猜一猜会是谁,毕竟这天下间的事情,商统领要比我这一个小女子清楚得多。”

    商平回答:“据我们商家了解,策划这个事情的人应该是以北胡国的余孽为主…”

    “为主?”

    这确实是乔月没有想到的方面,毕竟她听说北胡这个国家还是今天中午的时候李茂元和她说过,没想到这么快就听见了第二次。

    乔月道:“那还有呢?”

    商平回答:“商某猜测,剩下的就应该是威武侯冯春的人。”

    “哦?”

    商平的回答再次让乔月震惊,威武侯的人为什么要挑起矛盾。

    她说道:“为什么,他们这么做可是通敌卖国?”

    商平道:“威武侯当年横空出世,为刘家开疆扩土,后来受到刘武德算计,他最心爱的女子被他亲手所杀,从此心灰意冷。

    后来他手下百万军队尽归刘武德所有,不过还有十万亲信并没有归顺刘武德,而是选择了告老还乡,隐于山林。

    商某猜测,这次造势的人,一部分就是这些人。

    他们不甘心,他们这做,就是希望把冯春唤醒,只要你死掉,冯春再次恢复过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找刘武德报仇,那么,他自然是要召回这么亲信部队,至于通敌不通敌的,一点都不重要,只要冯春回来了,通敌又算得了什么。”

    乔月暗暗点头,看来这商家能成为刘武德所忌惮的对象,确实是有些本事,就连她都想不明白的事情,商家都早已经调查清楚了,于情于理,乔月都不能否认,商平的回答很合理。

    北胡国的余党造势,然后杀掉自己,目的是希望刘武德和冯春火并,让顺朝大乱。

    而冯春那边的人参与,希望的是让那个好战的冯春再次回来,带他们走出山林,剑指天下。

    “可惜!”商平叹息。

    “可惜他们还是失算了,算错了我在冯春心里的地位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高!即便是我死掉,冯春也并没有要为我报仇的打算,呵呵…”

    乔月自嘲的说着,笑声很冷。

    商平不知道怎么接乔月的这句话,因此,他没有说话,场面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柳杏很懂事,知道乔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情很不好,她伸过来满是油腻的手,帮乔月把面前的酒杯满上,说道:“姐姐,你放心,以后要是谁敢欺负你,杏儿就是拼了命也要宰了他!”

    “呵呵…”乔月面露温柔,柳杏一句话,确实让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她接着说道:“李茂元要我帮他渡过北原五城,说是让他老母亲和他爹在有生之年团聚,商统领,你来说一说,这个事情,是真的吗?”

    “李茂元?”商平沉思,“可是腰挂流光剑的那个李茂元?”

    乔月点头:“雪河城县令,李茂元!”

    “恩!”商平的面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此人很不简单,一身武艺出神入化,并不在剑神姜鸿之下,如果要说敌手,恐怕只有乔娘子的养父乔云天才能与之匹敌。

    更难得的是此人懂得隐忍,胸有宏图大略,就连刘武德都要高看几分,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胡人出身,恐怕现在早已经是杜闵之流,说到底刘武德还是对他心存猜忌,始终不肯重用此人!”

    胡族,胡国余党,雪河城县令,进京途中的这一场阴谋正好在雪河城爆发,为什么,为什么会是雪河城,不是我提前发现了这场阴谋,而是有人故意让我发现,为什么会在雪河城的时候故意让我发现?

    乔月心里几轮辗转,眼睛变得清明了起来,最后的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李茂元故意安排的,让这个事情在雪河城爆发,对他李茂元来说,有三大好处。

    第一,雪河城已经距离京城很近了,影响不了他们的最终布局。

    第二,他李茂元是胡族,在他的地盘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刘武德不会怀疑到他身上,可以进一步增加他在刘武德心里的信任。

    那么,这就说明,戴德口中的先生并不是关苍子,而是这个李茂元!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合理了起来。

    “哈哈…”乔月爽朗的笑了起来,说道,“多谢商统领知无不言的解答,我想,咱们以后就是合作关系了,作为盟友,商统领现在可以说现在需要我乔月帮你们做什么?”(未完待续。)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