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有阴谋
作者:枯木道姑      更新:2015-10-10 13:18      字数:7663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bingdi.cc

    侯府的家将被打得满街道都是,此刻正七零八落的摆满了一地。

    事情的大概杨慧贞早已经了解清楚了,之所以会闹成这样,都是此刻还坐在街边对面食铺那里身穿小袄绿群的女子造成的。

    不去管满身都是血,咋咋乎乎跑过来的姜晟,杨慧贞冲到乔月面前就是一声咋喝:“你好大的胆子,不仅当街杀人,还无故殴打百姓,你眼里可有王法,可有皇上?

    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

    “就是,就是,大人英明,这种目无法纪的人就应该严惩,砍头,抄家,满门抄斩。”

    姜晟终于是找到了说话的机会,言语恶毒,丝毫没有一点读书人的风度。

    其实也怪不得姜晟,他出身平寒,十年寒窗,凭自己的能力博得了宁州第一才子的名头,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他想通过九明在朝中攀上关系,为以后的仕途铺平道路,也是人之常情。

    他之所以恨死了乔月,在他看来,乔月就是他青云路上的绊脚石,乔月先是杀了他好不容易攀上的九明,本来就凭他姜晟的才学和名头,还有他审时度势的本事,想要攀上京城的权贵并不是什么难事。

    本来都可以水到渠成的事情,只要一遇到乔月,总是会变得很不如意,比如冯玉兰,又比如平阳公主,本来都已经成功搭上了关系,却又都毁在了乔月手里。

    因此,姜晟此刻真的很希望乔月死掉。

    “哼…”乔月也在气头上,冷哼一声,怒目道,“京兆府的官员都是你这个样子?”

    “本官什么样子,需要你来评价吗?今日人证物证俱在,本官要是不严惩了你这个杀人凶手,怎么向天下百姓交代,怎么向皇上交代!”

    杨慧贞可是个难得的倔脾气,按理说要是别的官员看到这个情况。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乔月是有很大背景的人物,早就像韩文一样溜没影儿了,可是杨慧贞不一样,他认为。只要犯了事,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就是,就是,大人执法严明,不畏强权。乃我等读书人之楷模…”

    姜晟在这个时候还不忘拍一拍杨慧贞的马屁。

    “我楷模尼玛…”

    早就就在旁边揉搓着手的一个黑密卫飞起一脚就把话都还没说完的姜晟踢到了街边的臭水沟里,其实这个密卫已经在傍边盯了姜晟很久了,不是恨读书人,是恨读书人这么没骨气。

    “你…你还敢当着本官的面打人?”

    杨慧贞震怒,乔月为首的这些人实在是太嚣张了,不仅当街杀人,现在还当着他的面打人,完全是无视官府,无视朝廷。

    看见这个杨慧贞还有几分骨气的样子,乔月心里对京兆府官员的恨意稍稍减了几分。说道:“和我说法纪,我到要问问你们身为百姓父母官,堂堂皇城之下,为何还有这等街头恶霸欺负百姓的事情?

    你口口声声和我说法纪,我来问你,这些恶霸欺负百姓的时候你们在哪里?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法纪,这就是你们官府维护的皇权?”

    “牙尖嘴利!告诉你,不管这些人怎么样,都是官府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更轮不到你来评价,不管谁对谁错,都是律法说了算!”

    说来杨慧贞还是有些本事,面对乔月的凌厉的逼问。他的回答也算是滴水不露,全都推到律法上去。

    “哼…”

    听见杨慧贞的回答,乔月的脸色顿时就阴寒了下来,若是站在官府的立场,谁都要说杨慧贞这样回答很巧妙,可是站在百姓的立场就完全不一样了。

    同样的话。在乔月耳朵里,自然就成了杨慧贞这是在打官腔,明明就是含糊不清的回答,百姓最恨的就是这样的官员,说话含含糊糊,模棱两可。

    “给我拿下,我要亲自去一趟京兆府!”

    下达这个命令的是乔月,而不是杨慧贞。

    “你…你有什么资格抓本官!本官不会善罢甘休,今天的事情,即便是告到皇上哪里去,本官也要让你伏法,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这是藐视律法,本官是从五品的官衔,即便是皇上要捉拿本官,也要…”

    “要你娘的头,再啰嗦老子打烂你的脑袋!”

    扑上来的密卫粗鲁的一拳就把嚎叫中的杨慧贞拍晕了过去,两个人像拖死猪一样就拖着他朝城东方向走。

    这时候杨慧贞带过来的几十个衙役才大大的出了一口气,暗叫侥幸,因为杨慧贞的死脑筋,这些衙役可没少吃苦头。

    京城里混,讲究的就是个眼力劲,当官也一样,一味地蛮干,完全就是吃力不讨好,就像杨慧贞这样,功没少立,可是得罪的人也不少,所以他身为武德三年的一甲进士,混了这么多年,才只是一个京兆府的推官而已。

    场面很默契,四面围过来的人除了隐藏的暗处的密卫之外,剩下的就是卫征和邢用带过来的禁军。

    乔月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要尽快救出王翼,根本没理会他们,因此,卫征和邢用也是很识趣的立刻吩咐队伍离开。

    “卫大人留步!”

    看见卫征正要离去,乔月喊道。

    “乔娘子还有什么吩咐?”

    卫征回头朝乔月这边走过来,满脸的疑惑。

    “听说户部尚书司徒大人是你的学生?”

    司徒信?怎么会想起他?卫征再次疑惑,这个时候被乔月叫出他的名字,肯定不会是好事情。

    他想了想道:“司徒大人可有得罪了乔娘子的地方?”

    乔月摇头:“没什么,就是问一问!”

    说完,乔月便没有再管卫征,让旁边的护卫牵过来了之前的那辆黄布小马车,小心的把王三扶上车,她微笑道:“王叔,咱们这就去接王翼哥出来。”

    顺便又把柳杏也塞进了马车里,没有再管还楞在食铺旁边的姜鸿,一行人便开始往东城那边的京兆府而去。

    一时间,整条街。除了满街道还在嚎叫的侯府家将,就只剩下姜晟一个人孤零零的从臭水沟了爬出来。

    望着远去的马车和人群,姜晟在心里含恨的咒骂:“如此迂腐无用之人,尽然都能当官。老天爷,你不公啊!我姜晟寒窗苦读十余载,我要求个仕途有错吗?有错吗?凭什么杨慧贞那种蠢货都能当官,而我姜晟,论学识。论聪慧,哪样不在这些人之上,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待我…”

    马车走了几条街道,坐在车辕上的乔月这个时候才对旁边一袭白衣的李茂元说道:“说吧,你找小女子有什么事情?”

    李茂元看了看四周的皇宫护卫,好像在说他要说的事情不方便让这些人听见一样。

    乔月停了马车,让四周的护卫都离开视野之后,她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不料,满身文气的李茂元此刻尽然刷的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小声道:“请乔娘子帮我…”

    乔月大惊,什么事情能让李茂元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人物跪地相求,问道:“李大人文武双全,到底是什么事情?尽然要我一个小女子相助?”

    李茂元道:“李某一家都是胡族,二十年前威武侯挥师北进,我北胡国大片国土尽数落入刘家之手,我胡族也被赶到了长年冰封气候恶劣之地,近年来,家母身体每况愈下,思及家父一个人长年生活在北原。家母常常念叨,垂暮之年,唯一的念想就是再和家父见上一面,然而。我这个当儿子的,尽然连母亲唯一的念想都完成不了,真是无用至极…”

    李茂元说着,简直泣不成声,以泪洗面,看得乔月都为之感动。为人之道,孝字当先,这李茂元果然是不同于姜晟这样的读书人。

    乔月道:“你要去,那便去就是了,你要求的人,应该是皇上才是,何故又找到我这里来?念你一片孝心,想来皇上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李茂元垂泪道:“乔娘子有所不知,威武侯当年在墨石河建了北原五城,这五座城池扼守关隘,生生把胡国和顺朝隔绝开了,咱们不能北上,他们也不能南下,北原五城就好像是矗立在顺朝和北胡国中间的一个国家,即便皇上说了话也不管用,过不去!”

    “哦?”乔月皱眉,若真如李茂元所说的这样,李茂元想要让他老娘回北胡,还真不是好办的事情。

    乔月想了想,好像明白了李茂元为什么要来求她,不过她此刻很不想提起冯春这个威武侯。

    乔月的脸色阴了下来:“那你也应该去求冯春,而不是来找我,城是他建的,想来那里的城主会听他的命令。”

    李茂元摇头:“规矩是侯爷当年定下的,李某早已经求过侯爷很多次了,哎…”

    “哦?”李茂元这么一说,乔月心里升起了一丝疑惑,“既然这样,那北原五城的人怎么生活?难倒他们没有通商,你可以假扮商队混进去呀!”

    李茂元道:“咱们的货物只能在南城门下交易,据说北胡的牛马,只能在北城门下交易,都是不能进城的…”

    “啊!”乔月更加不解,“你们傻啊?那岂不是好处都让他们给赚了,顺朝的货物他们转一下手,中间赚差价卖到北胡国去,北胡国的东西,他们又转一下手卖到顺朝,这世界上没有这么傻的商人吧,既然他们不放行,大家也可以断绝与他们的通商就是了,他一个处在中间的小国家,难道还能难得住偌大的顺朝?”

    李茂元叹息:“乔娘子讲的不无道理,当年最开始的时候都如您说的那样,大家都是互不通商,可是后来才发现,那个北原五城很不简单,深处复地,不仅能自给自足,无论是手工,丝锦,冶炼技术,农工之术,都不是咱们顺朝和北胡能比的,咱们的宝刀在他们那里,简直就是一堆废铁,咱们的布染,人家跟本看都不看一眼…”

    李茂元说了很久,不过乔月大概是听明白了,那个北原五城大概就和藏药村差不多,只是那里的人多,从冯春哪里得到的先进技术更多,所谓的通商,五城里的人都只是从中间换得一些原材料罢了,并没有赚取暴利。

    而且更难得的是,那个地方生产的东西不会卖到外面来,无论外面的人出多高昂的价格,他们都不会卖,而且哪里的人非常骄傲,说白了,就是他们好像很有优越感,自觉比胡国和顺朝的人都要高一些。

    “嗯,好,这个事情我记下了,你且先回去等我的消息吧,等我想到了办法,自然会派人去通知你!”

    乔月皱着眉头打发李茂元离开。

    之所以是皱着眉头,实在是听这个李茂元说了这么多,乔月总感觉这个人很不简单,好像这是一个天大的阴谋一样。

    为什么会这么说,那是因为李茂元好像早已经想好了乔月要问的所有问题,不管乔月问什么,他总能对答如流,条条是道,而且前后没有半点漏洞,每一句话,前后逻辑严谨。

    看着李茂元笔直的身躯远远的消失在巷子的转角处之后,这种有阴谋的感觉在乔月心里简直是越发的浓烈。

    不是已经想明白了李茂元所谓的孝字背后隐藏了什么样的阴谋,而是一种女人潜在的第六感。

    北原五城,好像在这之前在哪里听说过?

    乔月没有挥动马鞭,而是就这么静静的坐在车辕上苦思起来,四周离开了的护卫又重新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车里的王三虽然很急切想见到王翼,不过这时候他依然很安静。

    他要去胡国,想过北原五城,怎么就找上我了呢?难道是因为他知道我是冯春的女儿,所以希望我去向冯春求情?

    四周的人虽然散开了,但是我和他的对话肯定都被这些人听了去,而且之前就听小珠说过他在皇上面前说要求见我的事情,那就是说他根本就不怕皇上知道,或者说他早已经开诚布公的和皇上说过他的心思。

    不对,所有的一切,在这个孝字背后都太理所当然,太无懈可击了。

    忽然,乔月猛的拍了一下额头,眉头舒展,她终于想起来了什么时候听说过北原五城。

    那是她几个月前在昏迷的时候模模糊糊的听说过戴德和姜鸿的对话。

    姜鸿说:“是不是知道了之后你就能让北漠国越过北原五城,直达京城?”

    戴德回答:“前辈果然不愧曾经是威武侯账下的八大金刚,总是能一语道破其中的关键,因为她,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交易!”

    姜鸿疑惑:“那个和你交易的人是谁?”

    戴德回答:“不可说!”

    (PS:看官朋友们,如果觉得还行,请帮忙向您的朋友推荐一下呗!没有推荐的日子,就只能靠你们了~谢谢各位!)(未完待续。)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