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星云祖师(二更)
作者:浪子刀      更新:2015-10-10 14:12      字数:5825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bingdi.cc

    从灵鲸岛返回星宿山的路上,孟天济掌院和秦玄交代了祖师洞的一些事项,但也只是道听途说之言,他自身并没有进过祖师洞。

    孟掌院说,每一名弟子在四祖之地都有机会得到一门祖师秘法,所以,他的观点是学到一个就迅速向下一个跑去。

    这番话差点误导秦玄。

    事实上,这些祖师秘法都是宗门绝学,只要地位够高,修为够强,最终都能学到。

    在祖师洞这方秘境里,最大的价值并不是这些绝学,而是追寻自身的根源,听祖师讲道,请祖师解答心中的疑惑。

    秦玄并没有继续追赶后面两座山,而是留在飞灵之地,同飞灵祖师交谈,将心中各种疑惑都询问一番,也问了很多上古之事,周天之事,擎天之事。

    飞灵祖师站在他面前,详细解答,知无不言,并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这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大修士,出身大宗,周天尊者的直系后裔,年少成名,云游天下五洲四海,几乎知闻天下诸事,连茅家先祖和阴阳尊者也知之颇深,还为秦玄鉴定了《阴阳神典》的真假。

    在第二天的黎明时分,聂麒满身是伤的跑过来,远远望见秦玄孤身坐在祖师洞,与那位看不见的飞灵祖师交谈甚欢,心中各种嫉妒恨。

    他在星辰道院何等风光,奈何和叶梵打了整整一天一夜,自知伤势深重,此番对秦玄真是无可奈何,只能匆匆跑向下一座山。

    叶梵守住第一座山,秦玄守住第二座山,他只能继续长途跋涉,向着第三座山飞奔而去。

    直到第三天的夜晚,飞灵祖师抬头仰望炫目磅礴的巨大星环,算了算时间,“你还是应该去见一见真正的星云,他这些年扼杀了不少周天之后的俊杰小修,但是面对你,他不至于那么无情,因为真正的灭世大劫即将到来,他需要一些胜算保住他苦心复兴的宗门,哪怕是一丁点的胜算,他都舍不得放弃。”

    “哦?”秦玄并不愿意去冒险,而且时间上也来不及。

    “去吧,多经历一些小灾小劫,你才有机会直面那最惨烈的大劫!”飞灵祖师抬手轻轻一堆,千里之地就化作百步距离,将秦玄送到第三座山前。

    秦玄无奈,抬头仰望这座孤峰,但见“星云之山”上部的山洞里空空无人,估计聂麒匆匆去了第四座山。

    事到如今。

    秦玄也没什么好害怕的,生与死,原本不过一线之差,他一步而上,百余步登入山洞,坐在洞中感应祖师神魂。

    和此前的飞灵之山不同,这一次,星云祖师的那缕神魂就在洞里,并非秦玄此前见过的那位青年道士,而是一位冷漠阴鸷的老年道士。

    “他让你来的?”老道士目光阴沉,身穿一袭银黑色的星辰道袍,双眸如电,眉心一道紫瞳流转不息。

    “回禀祖师,弟子正是应了飞灵祖师的差遣而来。”秦玄还是得给自己找一个盾牌挡着。

    “哼,我是说试炼塔里的那一位。”老道士冷笑一声,抬手在秦玄眉心一弹,露出一道隐匿极深的黑色法印,化作一道魂符落入他的手中。

    “原来是这样,一群蝼蚁也妄想逆改天命,可笑,可笑。”老道士从魂符里读到一些信息。

    秦玄稍作猜测,估测是试炼阵第七层的青年道士留下的魂符印记,里面藏了一些信息给老道士,这其实是一个人,又是两个人。

    青年道士是星云祖师年轻时的魂符分身,那时还是逍遥自在,宛若闲云野鹤的游走在天地之间。后面这位老道士则是星云祖师暮年的一缕神魂,位居高位,执掌宗门六百年,不知经历多少权谋坎坷。

    老道士目光阴寒的盯着秦玄,一声冷哼,“飞灵图谋暗救周天的伏笔隐藏六千年,本座和菩提老祖找了几十次都没有发现,居然被你所得,真是滑稽。他们两个不过是二流的法相老祖,一个宗门覆灭,失去名声权势,另一个被东海巨阀追杀,在中土和东海颠沛流离,混的不如意才跑到西海这种穷荒僻壤开辟宗门,靠着欺负一群三流老祖才能开辟基业。偏偏是两个心慈手软的老修士,留下一堆祸害事情荼毒宗门三千年,如今在这里还指望继续照顾门生后裔,可笑,滑稽。”

    秦玄沉默不语,没想到四位祖师之间,星云祖师对前面两位的评价这么低,虽说大致都是事实,说的这么难听,让他这个晚辈门生情何以堪。

    他暂时也不清楚,这个老道士对他到底了解多少,飞灵祖师的伏笔藏的太深太厉害,他估计对面这位不太可能猜出全部。

    譬如说涅磐遗木和凤凰血脉之事,对方肯定不知道,否则早就剁了擎天刮骨搜尸。

    飞灵洞天里藏有暗窟,里面有飞霞老祖的法相神魂和噬灵魔尊的残魂之事,对方显然也不清楚,否则早就将飞灵洞天藏匿,不准任何人进入。

    飞灵祖师已经弥补匿天神符的不足之处,法相境界的老祖们应该无法再看出灵参血脉的迹象。

    那么,老道士到底知道多少,了解多少,识破他多少根底?

    这是秦玄猜不透的地方,不说话就是最佳的选择。

    老道士一直盯着秦玄,见他由始至终都不开口,白眉紧锁,“他到底藏了什么留给你们这些周天后裔?”

    “弟子能否不说?”秦玄终于意识到,在星云祖师和菩提祖师的眼中,他永远都是不值得信任的周天后裔,这是飞灵祖师,也是试炼塔那位魂符祖师断定他日后会离开宗门的根本原因。

    “那你也休想离开此地,再过三个时辰,这座祖师洞就会飞上星环,远离天地,你认为你能活多久?”星云祖师阴森冷笑,复道:“他肯将你送过来,正是算定本座不敢动你,也愿意容忍他的那些伏手,说吧,给本座一个交代。”

    “周天凝气功的六层半法诀,完整无缺。”秦玄很镇定,估测飞灵祖师有救他之法。

    “哼,当初他和菩提、星辰交换功法,也只能拿出前五层,还说自己并不知道后面两层,若非如此,星辰转气功怎么会迟迟残缺,难以补足最后两层功法。”星云祖师愤怒至极,旋即追问秦玄,“为何是六层半,最后的灵神境功法是残缺的吗?”

    “周天尊者飞升时也只是灵神中期境界,并未能将自身开创的功法推演到极致完善,故而只有六层半的功法传世。”

    秦玄的神情愈发冷淡,眼帘低垂,对星云祖师的愤怒视而不见。

    “《周天神典》呢,你没有拿到吗?”星云祖师逼视秦玄,但他只是一缕纯粹的神魂,寄托在祖师洞的大阵法宝中,能够操控祖师洞的须弥大阵,却不能真正的出手抹杀。

    这一点和青年道士的那种魂符分身是截然不同。

    秦玄多少已经从飞灵祖师那里得到一些启示,祖师洞和星宿山之间无法直接联系,纵然想传递消息,也得靠弟子带话。

    秦玄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拿到《周天神典》。

    “飞灵的手段果然还是一招接着一招,你回去之后要想办法拿到神典交给菩提祖师。等到那时,你的所有修行所需都将由宗门出资,再加上你的功法完善,身具周天烙印,完全有机会成为本派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纯阳老祖,极寿一千四百年。”

    老道士抬手一戳,点在秦玄眉心,一道法源传入他的灵台,正是破法诀的第二层心法,“你既能提前得到破法诀传承,必然也是得自本座的伏手,不能算是纯粹的周天之后。日后等你突破到金丹和法相境界,学到破法诀的三四层,开启破法天目,再加上宗门神通传承和《周天神典》,你必能横扫西海,再兴宗门,他日列席祖师之位,与本座平起平坐,故而也不用怨恨本座的这些手段。”

    “多谢祖师点化之恩。”秦玄合掌拜谢,并无表情。

    “总有一日,你会明白本座的这番苦心,菩提那里,你也不用再去。”老道士神情依旧严峻的一番沉叹,不像起初那么阴狠,抬袖拂去。

    秦玄起初只察觉到星云之山在剧烈缩小,他正在被弹出祖师洞,但这种变化迅速波及到飞灵之山,随后是星辰之山,只有菩提之山似乎想要稳住。

    这显然是四祖在争夺秘境大阵的掌控,二对二。

    秦玄眼前不过一晃就被祖师洞弹出,回到星宿山巅的石柱门楼外,还未想清楚秘境中的情况,叶梵和聂麒也被弹了出来。

    祖师洞原本还有几个时辰才会关闭,三人突然都被送出必有诡异的状况,他们相互对视,各自都有敌意。

    秦玄此刻只能装作一无所知,冷视叶梵,轻声道:“你应该得到的最多吧?”

    叶梵微微一怔,也不辩解。

    聂麒终于又怒了,双手握拳,恨不得活活咬死秦玄和叶梵。

    他才是最悲壮的,三天时间有一天在和叶梵拼命厮杀,后面跑了一天半,前两洞被人占据,第三洞守了六个时辰都没反应,只好去第四洞。

    他都不知道第四洞还有什么祖师坐镇,刚坐了片刻听到几句话,一半是在问话,偶尔回答几句修行诀窍,还没有传授祖师秘法,他就惨遭秘境弹出。

    那名青年接引道士正在石柱门楼外等候,开口问道:“下山?”

    秦玄微微点头。

    对这里,他再无留念。

    青年道士一甩拂尘,腾云而起,托着秦玄、叶梵和聂麒一路飞向山下。

    刚才是四位祖师在斗法,明显是星辰、飞灵联手将他们三人全部送出,不给星云找人传话的机会,如此一来至少要等十年,星云祖师的那缕神魂才有机会将消息通报给星宿山上的菩提老妖。

    十年?

    秦玄心里冷笑,十年的时间足够他想办法招揽一两名亲信师弟冲进去杀人,还是不给对方机会。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