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64章 晓之以理
作者:御史大夫      更新:2015-08-31 10:38      字数:4561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bingdi.cc

    何京生就是一愣,在他的潜意识里,一直把何诗韵办杂志的事情,当成是一件小事,没有放在心上吧,在他考虑三井财团旗下kk化妆品的问题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把这个问题给无视了。

    现在,夏小洛提出来,他颇有几分猝不及防。

    尤其是,夏小洛说的那句拿生命换来的新闻,在他听来,却是分外的刺耳了。

    夏近东瞪了夏小洛一眼,小声但是不无怒意地道:“怎么和你何伯伯说话呢?没大没小?要是你以后到社会上,还用这种语气和长者说话,人家不会给你面子,不会给你好脸看的……”

    何京生一摆手,很大度地道:“近东,自家孩子,你这么上纲上线干嘛?”

    夏小洛的话,反倒是在某种程度上的点拨了他,他好像处于思维的黑暗中,这时候看见一股若有若无的光芒。

    何京生对着夏小洛脸色凝重地道:“小洛,不妨说说你的意见。”

    夏小洛撇了撇嘴巴,耸了耸肩膀,道:“那我就班门弄斧了。”

    何京生点了点头,道:“你直管说。”

    夏小洛道:“您得给我言者无罪的权利的。首先从公事的角度来说,我说句难听的,可能让老爸和何伯伯您二位有点不顺耳了。你们支持三井财团旗下的kk化妆品发展,是为了中州乃至中原省的经济呢,为了民众就业、财政税收呢,还是为了个人政绩呢?”

    这第一句话问得颇有点咄咄逼人,葛峻峰一口水好悬没有喷出来,使劲地憋着,却是呛着了,端着杯子不住地咳嗽,脸憋得通红。

    再看何京生和夏近东,倒都没有动怒,却是神色淡然地看着夏小洛,葛峻峰这才舒了一口气,却是咳嗽得更凶了。

    夏小洛轻描淡写地喝了一口茶水,吧嗒吧嗒嘴巴,好像在品味那茶水的味道,道:“你们不必给我答案。你们可以说是为了地域经济发展,可以说为国为名。但是根本的动力,还是你们的位置,你们的帽子!如果你们要真是为了民众福利,就根本不会有这么两难的选择?”

    这句话却是有点重了,何京生还受得住,夏近东却是觉得儿子太大逆不道了,老何和自己家关系好这不假,但毕竟还是有上下级关系的不是?这话不是摸老虎屁股,找拍么?

    他茶杯往桌子上一顿,骂道:“兔崽子你怎么说话呢?”就要发作。

    何京生微笑着摆了摆手,劝说夏近东道:“你别急。你觉得小洛说的不对么?”

    怔怔地沉思片刻,叹了一口气,有继续道:“我倒觉得小洛说得挺有道理,华夏的选官制度是自上而下的,所以,我们必须上行下效。大多干部,都是只唯上,不唯实的。上级领导让我们怎么着,我们就怎么着,甚至,我们没有怎么着,还要涂脂抹粉,搞面子工程,搞政治秀,装作我们怎么着了。”

    他顿了一顿,语气凝重地道:“小洛的话,提醒了我。华夏官员的很多执政行为,大公无私,大义凛然,这些表面上的大,其实,所有的大背后,都藏着一个私心的小来!都说是为了区域经济建设,表面上是为国为民,其实,哪里不是为了面上光啊?”

    何京生无奈地一笑,道:“只不过,这是我们永远无法改变的现实。党指挥枪,地方服从中央嘛!……”

    他沉默了一会,道:“好了,不说这个事儿,小洛,你也别绕了,说你的看法。”

    夏小洛笑道:“这道理要说明白,必须得绕!说实话,要是你们真的大公无私,为了华夏国民的整体利益,那么,是不是做掉kk就完全不是一个问题了!做掉三井有三个好处!第一,从微观上来说,kk是个坏公司,不要笑,葛大哥,公司人格化,是现在很多学者研究的问题。公司是分为好公司和坏公司来说的。一方面是对于股东来说的,另外一方面是对于外部也就是社会公众来说的。这家公司违法违规,是大大的坏公司啊!所以,砍掉他,有益无害。”

    “第二,从中观上来说,也就是化妆品行业、日化行业来说,现在国外的化妆品长驱直入,国内的化妆品节节败退,很多我们原来耳熟能详的品牌,未来都要倒下。打掉kk,甚至把有质量问题的国外日化产品都曝光了。国内日化产品或许存在一线生机,当然,只是一线生机。我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如果没有对外国化妆品的反击,那么,则完全地崩溃!”

    “第三,从区域经济上来说。”夏小洛的脸上显出狡猾的神色,道:“把kk曝光,其品牌价值完全地贬值,但是,他们的固定资产,也就是工厂设备,则不会贬值,但是,如果曝光,kk明显无法在国内立足了,他们的生产设备闲置的话,只有烂掉一条路了!那么,他们一定想出售,这时候,让瑞辉控股下面的日化企业接受,而且,kk的生产设备很是庞大,没有厂家能吃得下,只有瑞辉化妆品能吃得下,这个时候却是买方市场了……价格就由不得他们了……”

    夏小洛忽然顿住了,他发现何京生、夏近动、葛峻峰这三只老狐狸,都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夏小洛忽然觉得自己说得有点多了,摸了一下嘴角,道:“你们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么?”

    何京生狡黠地一笑,道:“瑞辉原来的总经理……苏绛唇,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夏小洛讪讪地一笑,咳嗽了一下,道:“这个……这个……她是我原来的老师。”

    “哦……想起来了,是这么样。”何京生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看着夏小洛道:“你这个办法说来,对祖国民族有利,对瑞辉控股有利,但是,对中州市,可没什么好处啊……”

    夏小洛暗骂一声,这老狐狸。笑嘻嘻地道:“这么说吧,不敢说对中州有好处,但是,中州至少不吃亏。你想,瑞辉日化虽然没有kk化妆品的利税大,但是,等他们吃下kk等于再造了一个kk啊!产能的扩大,销售又顺畅,必然会是利税的增长啊!”

    何京生点了点头,笑道:“算你说的有理。还有什么么?”

    夏小洛脸色凛然了几分,一脸严肃,带着几分悲壮地道:“从私事的角度来说,何诗韵即使不是您的女儿,就是一个普通的华夏公民。她也有言论自由权,有基本的人身权利受到保护的权利!作为一个消费者,她也有知情权!凭什么,kk化妆品就能这么对她?难道就是因为他们是利税大户?是利税大户,他们就能肆意践踏我们华夏人的权利么?一个公司的经营,遵纪守法,正常竞争,不侵害消费者权益,不损害消费者身体健康!这是最基本的要求!这已经不是经济的问题!而是法律的问题!”

    夏小洛这句话端的说得是义正言辞,振聋发聩。

    夏小洛攥紧了拳头,咬着牙道:“华夏人民并不卑贱,借用一句大话来说,华夏人民在49年已经站起来了!可是,我们让外国资本家肆意剥削我们的劳动力,这还罢了。毕竟我们要融入世界,就必须走资本主义的道路!可是,我们的人民的人身权利就能被他们肆意践踏么?!如果,一个华夏的守法公民,他的权利被外国人践踏,我们不去保护他?!那么,人民真的站起来了么?”

    他目光闪动着道:“或许,这个国家的人民已经站起了,可是,政府站起来了么?是不是依然还在跪着!?”

    夏小洛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激动,一是这事儿事关何诗韵的安危,另外,他不能不着急,二是这也是他思考很久的话题。他很想找一个体制内的官员和他们谈谈,看看这帮人的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今儿正好何夏二人和他谈这件事,他就把思考很久的问题脱口而出了。夏近东这次真的是坐不住了。

    夏小洛的问题太尖锐了,让他听起来心里怦怦直跳,他之前一直坚守的信念,就如同一座丰碑一样,立在心田。夏小洛的这几句话就如同地震一样,把他心中的信念的丰碑都给动摇了……价值观要崩塌啊……何京生的耐力更好一点,他一直捏着杯子,冷静地看着夏小洛,可是,骨节也是微微发白,夏小洛的话,也给了他不小的触动!

    可是,夏小洛的话还没完。他道:“一个国家的政府不能守护他们的人民,甚至,和外来势力一起,欺压他的人民,那么总有一天,到那些他不珍视的人民有选择权利的一天,这些人民就会弃之不顾。这,就是弃国!”

    他笑吟吟地喝了一口水,吞了下去,眼神变得很是冷冽,看着何京生,几乎是一字一顿地道:“五十年前,是谁靠人民赢得了胜利,而现在,又是谁,与外人站在一起,与人民为敌!?”

    【夏小洛愤青么?其实,他只不过是没有麻木而已。为什么我的眼泪常含泪水,是因为,我爱这土地爱得深沉】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