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63掌 抉择
作者:御史大夫      更新:2015-08-31 10:38      字数:4941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bingdi.cc

    中州宾馆是中州市委市政府的官方接待酒店。有着官方接待酒店的共同特征,气势恢宏大气,风格简约,线条硬朗,给人一种很厚重的感觉。、

    夏小洛带着夏小洛信步走入大厅,葛俊峰已经在那里候着了,一看夏小洛过来,赶紧迎接了过来,弹出一支烟,要递给他。

    夏小洛一摆手,道:“算了。今儿不抽了!”

    他不愿意让顾阿姨和老妈发现自己抽烟,要不然又是不软不硬不厌其烦的一顿说教,能把人烦死。

    这个动作让刚才一直打量着长得挺帅气的中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几个女服务员差点跌破眼镜,目瞪口呆。她们这几个稍微有点花痴的女孩一直暗地里叫葛峻峰为“葛帅”,暗自钦慕。

    她们知道,葛峻峰是市委书记跟前的红人,正宗嫡系力量,来到这酒店,一般酒店总经理,市委接待办的李主任那是颠颠儿地跑过来迎接。

    除了市委书记市长几个市委常委级别的人物,哪见过葛局长这么敬重的?!

    再定睛一看那被葛峻峰奉若上宾的人物,她们不禁更为惊讶!按她们的设想,怎么着也得是常委级别的人物,一个个都是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而眼前的这个,竟然是一个十**岁的少年!

    她们心里不禁在暗暗揣测夏小洛的身份,葛峻峰一向性子刚硬,不畏权贵,平日里见到市委市政府,哪怕是省委省政府的那些权贵子弟,也从来都是爱理不理的。没办法,人家有能力啊。办了不少大案啊!可是,今天,他竟然对这个少年如此谦卑。

    官场上的人都注意细节,见面的时候,谁往前多走几步,站着的时候,谁在前谁在后都是学问。葛峻峰往前迎上了几步已经说明了很大的问题了!

    看来,这位少年,恐怕是京城太子党圈子里的那帮人吧!她们的目光不禁又亮了几分!不禁呆了。

    还是其中的一个机灵点,快步迎了上去,满脸堆欢地道:“葛局长,这位先生这位小姐,请这边请……”说着就在前面带路。

    她眼睛冒着小星星地看着夏小洛,哇,走近了才看清,这位公子哥这么帅气的,细长的眼睛,有几分沉郁,眼角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笑意;面部棱角分明,有几分同龄人没有的硬朗,再加上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充满了阳刚之气。

    咿,好像有点眼熟?!服务员呆了。好像那个什么少年作家……据说也是纪委夏书记的公子的夏……

    葛俊峰摆了摆手,充满威严,而又不容置疑地道:“你去吧,我知道包厢在哪儿……”

    服务员讪讪地退去。她的同事们相视一笑,心说,花痴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阶层的人物,再说了,人家旁边还有一个绝色美女的,足以让多少杂志封面的女明星黯然失色。你那姿色,也好意思往上贴?

    葛峻峰在前面带着路,不一会来到一个叫作“洛水阁”的包厢。夏小洛这才发现,这里的包厢都是以中原省的山河江川命名的。

    推开门,里面坐着何京生、夏近东、许小曼、顾英几人。何京生穿着西装,留着大背头,看上去很是霸气,高官的气度更是明显。夏近东儒雅非凡。许小曼和顾英都穿着看上去很低调,但其实价值不菲的名牌服饰。

    夏小洛不禁感叹,何京生和老爸,都是比较清廉勤政,刚直不阿的官员了,可是,坐到这个位置,这种清廉的官员,也能享受到世人难以想象的权利和便利。而且是合理合法的。这,就是华夏官场的特色吧。

    夏小洛一看就是家宴,没有外人。也随便了许多,拉开椅子,就让何诗韵坐下了。

    顾英却皱眉看着何诗韵道:“脚是怎么了?”

    “扭着了。”何诗韵坐下来道。

    “是三井俊那帮人干的吧?”顾英秀眉一皱,带着几分怒气地道。

    “这个真不是。”何诗韵吐了吐舌头,道:“我过去偷拍他们工厂生产的照片,翻墙进去的,扭到了的……”

    顾英将信将疑,心说,无论如何女儿是吃了苦的。看了一眼葛峻峰,一脸怒气地道:“小葛,你们天天干什么吃的啊?这种企业跟土匪黑社会有啥区别?在中州经营了三年,还没有打掉?”

    葛峻峰也不辩解,只是点头,一脸肃然地道:“大嫂,您放心,以后我一定盯紧他们。让消防、卫生、工商税务,一天去查一次!”

    顾英哼了一声,也不说话。

    何京生瞪了顾英一眼,意思是不要扫了大家兴。道:“先吃饭,先吃饭。”

    一顿饭倒也吃的平和欢快,何京生和夏近东都喝了一点白酒,自然是茅台了。

    席间,许小曼对何诗韵办的杂志倒是很感兴趣,问东问西的。

    顾英嗔怪道:“小曼,你怎么老把她往邪路上引啊?还没看明白么?这当记者多危险啊?这还实习呢,就出事了!以后干一辈子,不定结果怎么着呢!”

    许小曼歉意地一笑,也没多说。

    顾英严肃地看着何诗韵道:“早就不让你学新闻专业,你非要学!记者有什么好?!还是学中文好,以后到市政府当个秘书,再到基层锻炼几年,就提拔了!多好!你现在学新闻也可以。以后不准去报社!要去政府!”

    何诗韵咬着筷子道:“好好,我听您的。老妈,您英明!”

    回过头对夏小洛悄悄地道:“更年期,我们都得哄着她。”

    顾英耳尖,明显听到了,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夏小洛只能装糊涂,表示自己没看见。

    吃晚饭,市委派了一辆车把许小曼、顾英、何诗韵送回家,何京生夏近东葛峻峰则都没有走,留了下来,进行一下男人之间的谈话。

    服务员把桌上的杯盏撤去,迅速地擦赶紧桌子,端上了几杯沁人心脾的清茶,无声退去。

    包厢内,只能听见空调发出的细微的嗡嗡声,氛围一时凝重起来,葛峻峰默不作声地拿出一包中华,一人扔了一只,夏小洛也没有隔过去。

    大家点起烟,默默地抽着。

    还是何京生先开了口,他皱着浓重的眉毛,一脸凝重地道:“诗韵跟我说过kk化妆品的这个企业的情况,还把一些采访的资料给我看了。这家企业,的确是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他们的产品经过检验,是含有重金属的!贻害无穷啊!但是,这家企业的利税也很惊人啊!前两年是免税的。但是,仅仅是去年,就纳税将近5000万人民币啊!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可以说是中州的利税大户啊!”

    顿了一下,他转过头,看着夏近东道:“老夏,这件事,你怎么看?”

    夏近东眉毛也是皱在一处,也是有几分为难。

    他设身处地地为何京生着想,他刚刚到中州市主政,当然需要政绩。

    要知道,何京生和夏近东一路高升,主打就是经济牌。他们是以改革标兵的形象竖起来的,擅长运作国企改革,擅长发展民营经济。何夏集团主政新阳市的短短两三年,让新阳市一年一个大变样,经济发展一日千里。

    甚至,国务院政策研究室把他们作为重点地区调研,他们提出了一个很学术的命题“中部崛起,为何能赶超东部率先开放的地区?”

    所以,何京生来到中州,也必须发展区域经济,若是一来这里就出了这个事情,经济再下滑的话,那可是很让人失望的一件事情啊。

    他皱了皱眉头,道:“我的建议是,整改,不要砍掉。毕竟这么一个日资企业,每年贡献的利税,吸纳的就业人口,也是很可观的……”

    葛峻峰听了他们两人的对话,不禁很是敬佩。而且是发至内心的敬佩。此前,他一直在想着,何诗韵被三井集团绑架,何京生一定会大怒,给三井集团一些苦头吃!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何书记还是从中州市的整体利益出发,丝毫没有考虑个人恩怨。

    何京生摩挲着手里的茶杯,良久,他叹了一口气,道:“可是,这种企业的危害……唉。”

    夏近东没有说话,在他看来,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实在是让人难以抉择啊。

    一时间,沉默和烟雾一起笼罩了整个包厢。房间内,只有吧嗒吧嗒的抽烟声,甚至,能听见烟草燃烧的声音,气氛沉闷无比。

    夏小洛忽然哧地一笑,不无调侃地道:“爸爸,以您和何叔叔的观点来推断,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何京生和夏近东都抬起头看着他。

    夏小洛淡淡地道:“诗韵辛辛苦苦,冒着生命危险,挖掘出来的新闻,是不能发表的了?”

    看書网小说首发本書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